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0章 不莫名的失落

  仓恬焦心的在地上画着圈圈,另一边聂子娴牟足了劲吹得头混眼花,最后却是无力的趴在了桌子上。

“不行了,不行了,师傅~我没力气吹了,让我休息一会吧?”

见仓恬抬头看自己,聂子娴忙翻着白眼,歪着嘴作可怜模样。

见她这般,仓恬暗暗合计着,便柔和的笑道:“太子妃刚才不是令小七去厨房煮好吃的吗?也练习挺久了,不若休息两个时辰,你去吃点东西吧!”

“好啊,好啊!”如此大赦,聂子娴求之不得,欢快的应着忙揣着埙到衣兜里,就要跑出去,可到了门口又停下脚步,笑着问道:“师傅,你有什么想吃的吗?我可以让厨房给你做了,等下送过来!”

这个太子妃还真把自己当师傅孝敬了?仓恬私下冷笑,回头却平静的摇头:“太子妃有心了,我不饿,您不用给我带了。”

“哦~那你等着,本公主马上就回来!”聂子娴说着,一蹦一跳的冲去厨房了。

远见人已走远,仓恬早就坐不住了,起身左右看了看,最后眼光落在了水壶上,拿起摇了摇,便是走到外面,将里面的热茶水全倒进了一边的水池里。

平时这个时候与哥哥来东宫,太子应该是在书房看书了,想来,仓恬脸上露出笑容,提着空水壶,向书房走去。

到门口时,正好听到里头除非除护卫在说话:“哎,太子妃好像没吹了,耳朵终于可以清净一会了!太子,您也不用塞着这个了,怪难受的吧~”

“嗯。”

“谁!谁在门外偷听!!”除护卫的声音忽然拉近,仓恬吓得转身欲走,后领就被什么拖住,直接拉飞了回去。

一双怒眼转而静下:“仓姑娘,怎么是你,一声不吭的,我还以为是刺客了!!”

“我,我,我迷路了,刚发现是太子书房,想走就被除大人您给抓住了。”仓恬埋头解释。

除非得意的笑笑:“身为太子贴身护卫,任何风吹草动,我都得注意不是。”

“除大人机谨,仓恬冒犯了~”

房内,夏卿侯见除非迟迟未回来,有几分好奇便问:“除非,外面是谁啊?”

除非光顾着说话,一听太子传问,立刻拉着仓恬往里面走:“殿下,是教太子妃吹埙的仓姑娘,迷路才走到这了~”

仓恬有些扭捏的来到书房内,抬头暼见太子投来的目光,忙低着头跪下行礼:“太子千岁~”

“原来是仓姑娘,快起来吧。”夏卿侯看着她手边的水壶,疑惑道:“你怎么迷路了,太子妃呢?”

“太子妃学习十分刻苦,今天也练习一上午了,我便让她休息两个时辰,后来说是饿了去厨房找吃的,留我一人在房间。坐久了口渴,水壶又没水,想找人问问的,可一出房间就迷路了。而今没想到打扰到太子,真是抱歉~”仓恬将准备好的说辞,顺溜的说了一遍,再抬头,那太子果然没有太在意。

“没事的。除非,不然你带仓姑娘去打壶水吧~”夏卿侯欣然说着,仓恬却有些急了,这好不容易见他一面,怎能这么容易就走。

“民女斗胆,听闻殿下对音律颇有研究,有几个问题想向您请教~”话出口,仓恬脸上略显红晕。

夏卿侯顿了顿,便扬手道:“可说。”

“太子,这什么音律的我也不懂,不如我先去给仓姑娘打水,你们聊。”除非正想出去转悠下,提议道。

“也好。”

“那有劳除大人了~”仓恬递过水壶,心里虽高兴,外表却平静如水。

除非提着水壶出去后,夏卿侯见仓恬有些紧张的站在原地,有些疑惑:“仓姑娘,不是说有问题请教吗?”

仓恬有几分拘谨的点点头,从袖中拿出一卷锦布:“这是民女偶然得到的一首曲谱,自觉不太懂其中的意思,还请太子赐教。”

“仓姑娘乐艺名满京城,赐教可不敢说,予我瞧瞧吧~”夏卿侯腼腆的笑笑,明眉间点点柔光,看得仓恬心里蕴蕴然。

厨房内,除非一晃悠到门口,就听到一阵啜汤的“簌簌”声,摇头扬言笑道:“太子妃喝汤也太不讲究了,要到了席桌之上,可会把我们太子的脸都丢尽了~”

“噗~”聂子娴一口汤直喷到了小七脸上:“呀!!”小七尖叫一声,两主仆脸色灰暗!

倚靠在门口除非笑得前俯后仰,还真是没来错,一来就能看到这二人搞笑了:“哈哈哈~”

“除非,你个混球!”小七抓起一锅铲子就扔了过去,可除非往门后一躲,没砸到,刚要露脸得意的说话,却是让聂子娴一手汤泼了过去,嘴里硬是接了满满一口。

看着除非傻住了的样子,主仆二人反大笑起来。

“除非,你个笨蛋!!还太子身边第一护卫了,居然连本公主随便一招都躲不过,太可笑了,哈哈~”聂子娴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对啊,对啊!”小七边擦着脸边解恨的大笑。

除非吐了口中的残汤,板着臭脸提着水壶进来:“本护卫是一时大意,何况你们这是暗算,躲不过也是人之常情!”

“呵呵,你就嘴硬吧你,不在太子身边伺候,跑厨房干什么来了?”小七扔了一抹布过去,让其擦脸,又有几分奇怪问道。

除非扬着手中的水壶:“看不到吗,打水啊~”

“我看你,打水是假,偷懒是真吧~打水这种事,怎轮得到除大护卫动手了!”小七追在其后酸溜溜的追问。

“我可是在帮你家公主的师傅打水呢!”除非高调的回应。

小七有些惊讶看了一眼聂子娴,回头又问:“那个仓姑娘不是在公主房间吗?”

“还好意思问,你们也真是的,自己跑来吃喝,把人家一人撩在房间,还把水喝光了,害人家找水迷了路,闯到太子书房去了!”除非边倒着热水边说着。

小七眉头一皱,忙拉着自家公主小声道:“公主,那热茶奴婢不是刚给您沏了一壶吗?”

“可能是师傅太渴了,喝完了吧~”聂子娴想也没想就回道,一心拿着碗就要去掏罐子里的热汤,却是被小七拉扯着劝道:“哎呀,公主,别喝了!依奴婢看,这仓姑娘很是值得提防了,怎么打水,偏偏能跑太子书房去了,您想想啊~”

“小七,你这可就小肚鸡肠了啊,人家仓姑娘秀外慧中,精通音律,你这是嫉妒生疑吧!”除非打好了热水,拉长了脖子听后讽刺。

小七横瞪了除非一眼:“你懂什么,一边去!”

被小七这么一说,聂子娴有些呆愣的想了想:“可能。。。。。。师傅是路痴吧!”

“就是了。”除非不甘心被骂又插一嘴。

小七捂着额头,有些瞎着急的跺跺脚:“哪有那么多可能啊,我们还是快去书房看看去吧!走啦,公主~”

“可是我的汤还没。。。。。。”聂子娴还有些依依不舍的望着罐子。

小七可不管,拉着硬要往外走:“等下给您拿过去,先去太子那啦!!”

三人刚好走到离书房不远时,就听到一阵琴声合着埙声悠扬传来,除非有些愣住:“。。。。。。太子,已经很久没有摸过那把琴了~”

这让小七一听越发激动起来,拉着公主就要往里跑,聂子娴却像入了定般,任小七使劲都拉不动了。

“公主,您怎么拉?我们快进去看看啊!”小七焦急的催促着。

倒是除非看出了些原由,扯嘴笑道:“怕是太子妃听了这合声,自愧不如,不好意思进去了吧~”

聂子娴眼角微动,看了一眼除非,还真被这个家伙看出来了,自己学埙怎么都学不好,瞧人家仓恬多厉害,和夏卿侯一起演奏着应该正开心吧,她这样闯进去,像兴师问罪般,又有什么意思了~

“小七,我们回去吧~”聂子娴挣脱开小七的手,转身有些失落的就走。

小七急忙又追上去,除非远远瞧着,又想了一想,太子应该不会喜欢上这个仓恬吧?不过看到傲娇的聂国公主有些傲不起来的样子,还真有些不习惯了~

第40章 不莫名的失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