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26章 女二要发威

  一番梳洗过后,望着镜子中的自己,聂子娴挤出一丝笑容,可是那笑容真比哭还丑,脸上的淤青未退,这断不能让夏卿侯看到,他会难过的吧。

聂子娴略画了点淡妆,穿了件浅色的裙子,忐忑的心让她也有些怯步了,可是想看夏卿侯安然无恙的又心是那样迫切,就算,他不想见自己,她想见他,这就是唯一让她厚着脸皮过去的理由了。

出门口时,已在外面踱着步等了好一会的夏湍生迎了上来。

相比以前的风风火火,横冲直撞,现在的聂子娴……似乎清冷了些许。

“走吧,去看夏卿侯。”聂子娴面无表情的说着,就朝前走,几乎都没看他一眼。

夏湍生也没多说,跟在其后。

这时,皇上和皇后已经回去了,但聂子娴要进去,还是被门外的小凉给拦下:“太子妃,之前朴公公不是说过太子不想见您吗?您还是回去吧,太子他有我家侧妃娘娘照顾了……”

聂子娴二话不说,抬手就要挥下,小凉吓得捂脸直哆嗦,可可怕的巴掌并没有落下,聂子娴只是做做动作吓吓她,见她闪躲开了便冷哼一声推门进了房间。

小凉醒悟过来再要去拦,却被聂子娴身后的夏湍生以眼神威吓了下去,她一个丫鬟,挡不住就算了,反正里面还有小姐在了,聂子娴是斗不过她家小姐的!

“太子哥哥……”素萧萧伸手将药勺递到夏卿侯嘴边,夏卿侯十分听话的喝着,聂子娴一进门便是看到这一幕。

“卿侯……”夏湍生知此时的聂子娴开不了口,于是主动先走了上前关切的询问:“你好些了吗?还有什么不舒服吗?”

夏卿侯虚弱的摇摇头,劫后余生似乎都成家常便饭了:“已无碍。”

“那就好,那就好。”

虽然不知道卿侯为什么会突然醒来,但只要他没事,什么都好。

越过夏湍生,夏卿侯看到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聂子娴,她的脸虽画上了淡妆却掩盖不了点点淤青,又是因为他受伤了吗?不过,本以为再也见不到了,至少,至少还能看到她了。

聂子娴自然看到了夏卿侯注视的目光,心中的委屈竟又让眼眶开始泛酸,本该激动的冲过去抱住他,大声欢呼,庆幸他还活着的,可是,朴胥的话还在耳边,他一醒来,传与她的话便是不想见她了!

这样热烈的对视,素萧萧看着很不高兴:“太子哥哥,太子哥哥……”

夏卿侯柔柔收回目光,浅笑着伸手逗了逗素萧萧的小脸:“怎么了?”

如此亲昵的动作,刹时让素萧萧羞红了脸,夏湍生看着聂子娴脸色越来越差,忙开口打破僵局:“卿侯,你是不知道,你昏迷期间,我与太子妃他们险些就被诬陷成谋害你的逆臣了呢!”

“醒来时,父皇予我说了,卿侯真是对不住你们了,是我自己身体不好,还害你们也被连累。”

“太子哥哥你不要太自责了,你也不想的,世子和太子妃也一定不会放在心上的。”素萧萧温柔的安慰,夏卿侯顺应的点点头。

夏湍生再回头看聂子娴,她竟能那么安静的站着,从进门到现在一句话也不争辩,太反常了。

“这次皇后是太过分了,而且太子妃因为担心你的安危,想进来看看你,他们都不许,还动手打人,太子妃现在身上都有伤了!”

夏湍生尽量把话题扯到聂子娴身上,也希望她能为自己说上几句话,让卿侯知道她曾为了他做了什么。

可是,话后,聂子娴还是站在那不出声,只是定定地望着夏卿侯,沉默了一会,夏卿侯才缓缓开口:“害子娴受伤,卿侯在这赔不是了。”

看聂子娴还是不作反应,夏湍生干脆走到她身侧,推了推她:“你怎么了,不是要死要活都要见卿侯一面吗?怎么见着了,反而不说话了!”

这轻轻一推,竟是让聂子娴眼眶里打转的泪珠滑落了下来,夏湍生看了手忙脚乱一顿解释:“喂,你怎么了……哭了吗?这卿侯不是没事了吗?还是我刚才弄疼你了?”

聂子娴伸手一擦,大声吸了吸鼻涕,反倒咧嘴一笑:“呵呵……谁说我哭了,你眼睛瞎啊,我是吹多了夜风着凉流鼻涕了,你看错了!”

她是有很多很多话想跟夏卿侯说,想大哭着挤在他怀里告诉他自己是有多么的担心再也见不到他,可是,看着他和素萧萧那么般配的坐在一块,无论如何,她也迈不开步子过去。

夏湍生一头雾水,却又无力反驳,聂子娴这借口说得也太牵强了。

“既然你没事了,这也没我什么事了,啊……一夜没睡了,困死了……”聂子娴张了圆了嘴,打了大哈欠,逼自己转身就走,夏湍生料想不及,再回头看夏卿侯,他也没有开口留聂子娴,同样只是目送着人走出去。

看来,自己这个旁观者终究只能旁观,他们的世界就算是一句话也不说,他也插足不了。

夏湍生苦笑着摇摇头,叹了口气,向卿侯拱手:“你好好养病,我改日再来看望你了。”

看着夏湍生也走了,素萧萧将碗里的药再勺了一勺递过去,可夏卿侯伸手轻轻推开:“我喝不下了。”

刚才还挺有精神的,人一走,他竟又虚弱起来,就如同之前,明明病怏怏的都不出房门了,一听聂子娴要回来,他竟能突然跑出来邀她一起在院前作画,还在她面前演得与她情谊浓浓!

难道只有在聂子娴面前,太子哥哥眼里才会有他素萧萧的身影吗?她一直以为太子哥哥喜欢的是自己,原来不过他在逢场作戏吗?

“太子哥哥,你这样,就不怕伤了萧萧的心吗?”

端起的碗垂到了膝盖前,素萧萧哀怨的控诉让夏卿侯微微一愣,渐渐又回过神来:“萧萧这是哪里话,这药我确实是喝不下了,晚会再喝,可好?”

“太子哥哥!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素萧萧放大了声音唤了一声,红了眼圈,韵韵婉转的深情注视着他:“你告诉我,你是一直在利用我演戏给聂子娴看,对吗?”

“……”夏卿侯说不出欺骗的话,只能沉默以对。

他竟是默认了,呵,原来她都是一直在自己骗自己,从始至终,自己都是个配角!

“萧萧那么爱你,你就不能也真正的爱我一回吗!她聂子娴到底有什么好,明明是我先认识你的,太子妃的位子也应该是我的,你应该爱我才对啊!!”

夏卿侯轻锁着眉,侧过头去:“萧萧,从你答应皇后要嫁给我那天,我就告诉过你,我已是一只脚踏进鬼门关的人,我没办法给子娴什么,同样,我也给不了你什么了。”

“我不求你给我什么,我只想陪在你身边,我只要你眼里有我,而不只是在聂子娴面前假装与你恩爱的棋子,我要的,是你真的爱我!!”

“……对不起,萧萧,我已是没有权利去说爱的人了。”

夏卿侯默然说着,温润的眼里难掩忧伤,他无法爱任何人,就算是子娴,他也只能默默注视,无法触及,何况是一直当做妹妹的萧萧了。

“不,我就要你爱我,我会让你好起来的,你不会死的!”

“子娴一走,我就封你做太子妃,相信以后,父皇和母后都不会亏待你的。”

“在你眼中,我就是这样贪图荣华权贵的人吗?”素萧萧突然起身将手中的药碗猛摔在地上,脆响下残片飞溅了一地,门外听到声响的小凉慌忙跑了进来:“怎么了?太子?侧妃娘娘?”

“滚出去!!”素萧萧大骂着,气得发抖的手指着门外,吓得小凉赶紧又退了出去,关上了门。

本是一腔怒火,转瞬间又化作苦苦柔情,素萧萧坐回床边抓住夏卿侯的手:“太子哥哥,你一点也不知道萧萧为了能跟你在一起,牺牲了些什么,萧萧一点也不在乎太子妃之位,我在乎的只有你,她聂子娴能为你做的,我萧萧也能做到,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

“萧萧,子娴会离开的,你不需要拿自己跟她比较。”

夏卿侯拍了拍萧萧的手,安抚的轻声说着,俊逸的脸庞波澜不惊,似乎根本没有被素萧萧深情的表白触动,这淡然不迫的笑容,曾几何时,是那样蛊惑着素萧萧的心,可是而今再看,她才发现,太子哥哥的这种笑,根本是没有一丝感情的伪装。

他这样对皇后笑,这样对宁王笑,这样对世人笑,同样也这样在对着她笑,可是,对聂子娴的时候了,她素萧萧是见过的,流光在太子哥哥眼里是那样夺目,那才是他真正的笑容,聂子娴!是聂子娴抢走了太子哥哥的笑容!!

幡然醒悟的素萧萧甩开了夏卿侯轻抚的手站了起来,矗立着以背相对:“太子哥哥,你好冷的心啊,直到最后你最在乎的也只是让聂子娴全身而退,是吗?”

“萧萧,你……”夏卿侯望着她,莫名的有些担忧起来。

“太子哥哥在担心什么?”素萧萧转过头来,无害的反问了一句。

夏卿侯没有回答,素萧萧蹲下身捡起地上的碎片:“是萧萧手滑不小心摔了太子哥哥的药,我这就吩咐奴才重新煎一碗过来。”

也许在以前,素萧萧只要聂子娴离开,让她一人能守在太子哥哥身边,便什么都无所谓了,可是现在,她不能满足于此,她嫉妒她,她恨她,她绝不会让聂子娴毫发无损的全身而退!

第126章 女二要发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