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29章 是我不要你

   待聂子娴屁颠屁颠的从婉央宫跑出来,暗处的玄叶才用小石子解了门口护卫的睡穴,短短半柱香的时间,仿佛他们只是不小心打了个盹。

  笑看着聂子娴乐滋滋的模样,玄叶忍不了好奇问:“你做什么好事了?莫不是把她衣服全剪破了?”

  “剪衣服才小儿科了,呵呵,听过鬼剃头没有?”聂子娴得意的将手中剪刀随手扔进了池塘,“扑通”一声毁尸灭迹。

  “你是那个鬼啊!”玄叶指着聂子娴说笑。

  “你该关心被剃的那个头才是吧!”

  “嗯我还是更关心那个鬼”玄叶畅然说着,忽见聂子娴神色顿滞,了然询问:“接下来想去哪?”

  聂子娴抬头看了看玄叶:“明知故问了,谁跟本公主过意不去,我就找谁!”

  “那走吧,去哪我都陪你。”

  没顾玄叶话中它意,聂子娴昂步向另一处宫殿走去。

  本来直走向的是东宫的西厢房,可是在那却没有找到那个女人,聂子娴心中燥闷,却是被玄叶泼来一瓢冷水:“怎样,要去捉奸在床吗?你下不了手,我来也行啊,打残打废你说了算!”

  “谁说我下不了手,你在旁看着好了!”

  激将法对她就是好使,聂子娴袖子撩撩再次大步朝前走去。

  可是对她来说每走一步,每离他更近一步,那被伤透的心就更加酸痛难忍,然而既然都到了这,没理由往回走了。

  夏卿侯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在这最后一次看到不想看到的东西

  伸手触及到门,鼓起勇气要去推开,忽然一只手出现抓住了她伸出的手:“太子妃”

  “除非。哼,太子的贴身护卫还真是尽忠职守啊,这么晚还没睡啊”

  “您是怎么逃出冷宫的,来这是想找殿下吗?还是。”撇去以往的熟络,除非有几分警惕的望着她。

  可惜,他该防范的并不是聂子娴,冷风浮动,身后突然出现一黑影扼住了除非的喉咙,冰冷的声音在耳后响起:“把你的脏手拿开!”

  除非听过这个声音,是那次出现想要刺杀太子的男人,他打不过他,白少庄主称他为玄叶,是逍遥门掌门,原来,他和太子妃是一伙的,他怎么现在才发觉!

  可就算如此,除非也不愿意放手,然聂子娴却将他的手缓缓从自己右手上拿开。

  “你放心,我不会伤他的,我要找的不过是那个女人。”聂子娴惨淡的笑笑,又向玄叶使了个眼神:“放倒就好。”

  “太。”除非想要劝说,但玄叶可没耐心慢慢听,一挥手,猛的敲在他颈脖之上将其打晕了过去。

  踢了踢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除非,玄叶优雅的打了回旋的手势弯腰直指着大门:“公主请”

  亏他还能开得出玩笑,聂子娴虽笑着,眉间的愁云却始终散不开。

  带着沉重的心情,她还是推开了那扇门,走进去,第一眼还不敢往床上看,却是正好看到了床边另一张小床。。

  这个素萧萧对夏卿侯还真是贴心的好,竟是寸步不离的守在床边了!

  可,就算这样,她聂子娴也不会心软!

  抽出玄叶给的匕首,聂子娴走上前慢慢扣在了素萧萧的脖子上,伸手轻拍了拍那娇嫩的脸蛋:“喂,醒醒,走水了”

  素萧萧蒙蒙胧被这话一吓,突然醒来,想要起身却是被聂子娴的匕首扣着又压了回去。

  等到看清面前的人,素萧萧有的只剩惊恐:“是你。你怎么。”

  “又要问我怎么逃出冷宫的?除非刚已经问过了,拜托,能不能问点有新意的,比如说,这把匕首哪买的?够不够锋利啊之类的,呵呵”

  “聂子娴!”惊恐被愤怒代替,素萧萧紧咬着牙恨恨的念着她的名字。

  “在这了,才多久啊,就不认识了”聂子娴继续调凯的说笑着。

  “你到底想怎样,要杀就杀,我一点也不怕你!”

  素萧萧这样说着,声音故意大了一些,眼角余光却在偷偷往床上瞟,呵,是想把夏卿侯叫醒来救她?

  冷冷笑着,聂子娴也看了一眼床帘遮掩下的床,似乎床上的人睡得很熟,根本没听到外面的动静,大概大家都忘了,夏卿侯是一睡就难被唤醒的人

  “我杀你干嘛,有那么大仇吗?”聂子娴嘴上轻描淡写,手却是狠狠揪住了她颈前的衣服,匕首开始往脸上移动:“我要划花你这张如花似玉的脸,看你还怎么见人!”

  “不不,不要不要啊”

  看来女人果然是在乎自己的脸比命还重要了

  “啧啧啧,你说,我是左右各划一下好呢,还是胡乱随便划几下算了?嗯要不然,在你脸上画个乌龟好不好?哈哈”

  “聂子娴!!你敢!!太子哥哥不会原谅你的!!”素萧萧又由刚才的愤怒转为一脸悲壮。

  调笑的脸也瞬间变得冷酷:“你以为我还会在乎他的谅解吗!素萧萧,你抢了我喜欢的人,还几次三番陷害我,这仇不报,可不是本公主的作风,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

  “不,太子哥哥!太子哥哥救我!!来人啊”

  “嘘嘘嘘你这么大声干嘛,我这是偷偷来的,你把人叫来了,我还怎么动手啊”

  聂子娴不急不慢的捂住她的嘴,反正就算是千军万马也有玄叶在外面挡着,能看到素萧萧这副窘态,已是一件乐事了

  默默然,守在门口的玄叶关上了门,摇着头一脸无奈,这女人动起手来就是麻烦,一刀能解决的问题偏偏要用匕首慢慢划

  “聂唔。我唔唔。。不。。你。。”

  “啊?你说什么?”聂子娴假意听不到的侧首听了听,被捂住嘴的素萧萧气得眼圈都开始犯红,伸手要反抗,却又被脖间深一寸的匕首吓退了回去。

  “你最好不要再喊了,否则,我先割了你的舌头,待你喊不出来了,再一刀刀划你的脸!”

  聂子娴一副凶相的对着素萧萧,匕首又开始游走,思忖着该从哪下手,被如此恐吓的素萧萧满头大汗,已经说不出话来。

  “。。子娴玩够了就走吧”

  刹那间,聂子娴被这声音震得不能动弹,而素萧萧立刻趁机往后爬,直爬到了床边寻求保护:“太子哥哥,你醒了,她,她要杀我”

  帘后的身影坐了起来并缓缓掀开床帘,那薄弱的身子,犹如一片叶子一般,才半月未见,竟瘦成这样了,聂子娴不得不承认心里的担心,可现在早已说不出关心的话来了。

  怔怔的望着,他却始终没有回过头来看自己,反而伸出一只枯瘦的手安抚的摸着素萧萧的头,柔声安慰:“别怕,子娴只是跟你开玩笑了”

  “我不是开玩笑!”聂子娴忍无可忍的吼了起来:“我就是来杀她的!”

  “何必了”夏卿侯叹息的说着。

  “哼!你不要假惺惺了,明日不是就会有圣旨下来,要废除我这个太子妃,新立她为太子妃吗!这太子妃的位子本公主早就不稀罕了,但是,我就见不得别人抢我的东西,今日,就算饶了她的性命,我也要在她脸上留下点纪念!”

  聂子娴的匕首泛着寒光,伪装着强硬,眼神却是离不开那张脸,当涣散无光的眸子转而正视她时,她的心更加抽痛,忍不住上前一步:“夏卿侯,你。。”

  自己现在的模样,应该挺可怖吧,看子娴的反应就知道了,原以为不会有机会被她看到这个样子的,难掩的苦涩梗在喉间。

  “子娴放心,我很好,就是胃口差点,萧萧为了我,最近在研究膳食了”

  “谁问你这些了!!”聂子娴气结,一甩手别过头去,她是来报仇的,有必要听他废话吗!

  素萧萧看着形势,暗自气恼,这个时候,那些护卫跑哪去了!这宫里怎由着她聂子娴自由来去!

  吐了几口气,聂子娴重新握紧匕首,上前就去拉扯素萧萧:“你给我过来,躲在个病人后面算什么本事!”

  “太子哥哥”素萧萧可怜兮兮的拉着夏卿侯的手哭喊。

  可聂子娴不管不顾就要把素萧萧扯出来,可这大力的拉扯,竟最后把床上的夏卿侯一起拉摔到了地上。

  “子娴放了萧萧吧一切都是我的错!”

  夏卿侯跌坐在床边,扶着床栏苦心劝说,聂子娴拉扯的手用力一甩将素萧萧甩到了一边,上去就压坐在了素萧萧的肚子上,素萧萧双手反抗挥打,却也敌不过聂子娴最后还是被匕首抵住了喉咙:“再乱动试试!!”

  “够了!子娴!!”

  第一次,第一次听到夏卿侯愤怒的嘶吼,他生气了,原来温吞的夏国太子也是会生气的。

  过去无论使什么法子,闯什么祸,他都没有这样生气吼过她,为了素萧萧,都是为了素萧萧。

  “明日的圣旨不仅是废立太子妃,还有就是。。父皇已经与聂国皇帝书信协商,赦免你的死罪,遣返你回聂国。”夏卿侯缓缓说着:“子娴不是本来就要走了吗,夏国敞开大门送你走,你也不用麻烦再想其他办法。”

  这样的答案竟让聂子娴无言以对,她等啊等,等到的却是这样的结果,遣返回国?一个犯了死罪的太子妃,最后能够回自己的国家,她应该对他感恩戴德了,哼,还要谢谢素萧萧的成全了!

  “是我夏卿侯负你,萧萧是无辜的,你放过她吧”

  事情发展到这里,怎么显得是她聂子娴在棒打鸳鸯,自己不该是受害者的吗?

  一心报复的心渐渐淡了,素萧萧看到一丝生机露出松了口气的神情,却在这时被聂子娴突如其来的一个耳光打得耳鸣不断!

  打蒙了素萧萧,聂子娴站了起来,收了匕首,一步步走向夏卿侯,居高俯视着他,平静的脸已没有太多难过:“夏卿侯,别再说是你负我,难听是我聂子娴不要你的,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我怎么可能喜欢你这么个病秧子!”

  刺耳的话语被夏卿侯一阵暖笑代过,枯涩的双眼泛起一点星光:“如此,甚好。”

  夏卿侯好哇,你真好聂子娴注视着他,眼圈还是泛酸的朦胧了

  素萧萧捂着肿痛的脸站了起来,面前两人久久无声的对视竟还是让她心生醋意,这个聂子娴怎么就怎么也整不死了!

  望着子娴绝然的转身,这一次,她不会再回来了

  “太子哥哥”素萧萧见聂子娴出去了,急忙过来扶夏卿侯回床上。

  门外,玄叶见聂子娴走了出来,热心的追问:“怎样?”

  “不怎样,明日夏国会送我出宫回聂国,你在路上等我。”

  聂子娴冷冷的说完,就朝前走,玄叶回头看了看里面,两人都还好好的,顿了顿,自己要不要进去补几刀??想想还是算了,让白瓷知道不会放过自己了

第129章 是我不要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