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30章 谁来相送

  诏:夏国太子妃聂子娴,因行巫蛊之术谋害太子,被废,本应行处以极刑,念其聂国长公主身份,特赦,由护卫护送遣返回聂国,永不得再踏入夏国国土。

来时风尘仆仆一袭红妆砰然心动,走时萧风簌簌一身素妆漠然心死。

从冷宫出来,天正下着毛毛细雨,小七撑着纸伞护着公主一路向外走,身边并排两组护卫冒雨紧跟在旁,押送犯人尚不会这般架势,这遣返的是聂国公主,只要不出夏国都不能有所闪失了。

徒步走到宫门城口,禁卫军长宁琼已等候多时,洋洋笑意毫不掩饰,上前还故意摸着络腮胡子讽刺:“太子妃~哦,瞧我,都忘了您已被废,只能尊称聂国公主了~”

“你!!”小七气愤的要上前说话,却被聂子娴伸手拦了下来。

披着白色风衣的聂子娴挑眼看了他一眼:“嘁~既然知道是公主还如此无礼,夏国的礼数本公主算是见识够了!”

嘿,居然还傲得起来!宁琼舔了舔唇,佝着背点了点头,反正她能不能安全回到她的聂国都还是未知数了。

“还不送公主上马!来人啊,开城门!!”宁琼懒得费口舌,摇晃着手招呼手下。

马车从后面绕上前来,帘布掀开,小七扶着公主准备上马,这时,传来一阵呼唤:“公主留步!!”

回头,竟然是除非从远处跑来,聂子娴虽然看到了却并没有停留,仍是顺着小七的手上了马车,小七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撑着伞等待。

“小七~”除非憨憨的笑着,很高兴小七还等着自己,可是笑容接触到小七阴郁的脸无奈又收敛回去。

“你来做什么?”小七没声好气的瞪着除非。

“我……”除非欲言,可是激荡在胸口的话还是没勇气说出口,这一别也许就是永远见不到了,对小七来说,说与不说差别都不大吧。

小七就见不得除非拖拖拉拉的样子,跟那夏国太子的温吞样子一样讨厌!

“若只是来送别,那就送到这吧,我和公主还要赶路了!”小七沉了口气,便要收伞,这时除非却又抓住了她的手:“不,我还有话要说的!”

小七瞅着被除非抓紧的手,抬头看他急促的样子,这家伙不会是要趁这个时候说什么让人羞羞的话吧~虽然马脸除非长得不理想,可是挥舞起刀剑来,还是挺潇洒的……

“我想要说的是……公主她上马车了?”憋了半天,结果还是问出这么个无味的问题,小七提起的小紧张瞬间碎成一片沙。

白眼翻翻:“除非,除大人!你不是看着她上的吗?你到底想说什么,快点说,我没时间跟你耗!”

除非难过的耸着肩,将怀里护着的东西递了过去:“这个,是太子让给公主的,作为最后的礼物,希望公主能收下~”

小七望着除非手中的东西,一时不知该不该接下。这时,马车里的聂子娴发话了:“拿回去,本公主不接受!”

“可是,公主,您都没看了,怎么就不收了!”除非激动的冲到了马车边上,掀开了车帘递上前去,这是太子的一片真心,卑微的一点心意,无论如何,他一定要让公主拿着!

马车来,聂子娴正襟危坐,冷淡如冰的眸子俯视着车外的除非,视线落在那递上来的东西,由长长的油纸筒装着,她无心去猜里面是什么,既然情份已尽,他的东西她都不想留着。

“告诉夏卿侯,他那些哄小女孩的礼物都留给他的素萧萧吧,本公主不稀罕,更不想带这种负担上路!”

好绝情的话,这话竟是让除非紧握的手都觉得刺辣,太子啊太子,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见除非不为所动,聂子娴显得不耐烦的一拍椅子:”小七!还愣在外面干什么,上马!!”

被公主这一吼,小七吓得一愣,赶紧收了纸伞上了马车,但是除非依旧不死心,冲上马车跪在了她们面前,低头拱手将油纸筒举起:“恳请公主殿下收下!”

“胡搅蛮缠!小七,踹他下去!”

聂子娴脸别过一边,狠心下令,听了命令的小七无奈之下只能提了踢裙摆,伸脚踹了过去,那脚尖的轻轻一踹下,除非竟纹丝不动的再次道:“恳请公主殿下收下!”

“公主~”外面的雨开始下得大了些,小七看着被淋得湿漉漉的除非,那忠心不二的模样很是可怜,忍不住开口求情。

“我让你踹,你怎么踹的!”聂子娴气愤的伸手给了小七额头一个栗子,继而起身上前去毫不留余地的猛的一脚踹了过去,除非被踹得险些跌到马车下,小七忙上前拉住公主劝说:“不要了,公主,除非也是奉命行事,您不要难为他了~”

不依不饶的除非却是又爬了起来跪在聂子娴面前,坚毅的脸有着不改的决心,拱手:“请公主殿下收下吧!!”

“除非!你阻挠本公主回国,本公主完全可以治你的罪,别不识好歹!来人啊,把他给我拖下去,耽误本公主出宫,你们也一样吃不了兜着走!!”

聂子娴大声发话,这时,本看戏的宁琼立刻改变了态度,下令让护卫们上前拖人。

“公主~公主~~这是太子最后的心意了,您就收下吧,收下吧,除非求求你了~公主~~”

看着除非被杀猪般架着下了马车,聂子娴心里却嘲笑不起来,说什么最后一次,说得多悲情似的,他夏卿侯如果真那么舍不得她,为什么还要让她离开,为什么不自己出来挽回她,送什么破礼物,她不需要他安慰的礼物,不需要!!

“且慢!”一声清脆的呼喝响起,聂子娴有刹那的错觉,难道夏卿侯真的来了?

出了马车探头望去,声音却不是从宫里头传来的,而是在宫外,骏马之上,一身蓑衣的不是夏卿侯,而是夏湍生。

他一跃下马,快步走上前来:“公主~我来送你了~”

宁琼见是世子,忙带着护卫们齐齐下跪行礼,除非因此也被放开了。

聂子娴只能为刚才的幻想鄙视自己,还在期待了,都到这个时候了~

雨并没有变小,这一路奔驰而来,夏湍生全身都已经湿透了,可总算还是赶上了:“公主,此次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望珍重~”

看着夏湍生这么呆板正式的模样,聂子娴不禁笑出了声:“呵呵~你冒雨赶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句话吗?”

自己再不济,好歹还是有那么个朋友真心来送别的,聂子娴心情转好了些,看夏湍生也是一脸欢喜。

“自然不是只为说这句话。”夏湍生绽开一笑,爽朗明媚,却是让聂子娴瞬间回想起夏卿侯枯瘦如柴的身影,唔,胸口还是那么堵得慌。

夏湍生望着马车上的女人,虽无倾国倾城之容,却也玲珑可爱,而且独一无二的性格总让人喜忧参半,不得不承认心中那份可望不可即的存在,她不是卿侯的太子妃了,却仍旧不可能与他有什么交集,而今他能做的,只是送她离开~

“难不成你也有要送我的礼物不成?”聂子娴打笑的说着,再次轻瞥了一眼除非手中的油纸筒。

夏湍生也看了一眼可怜兮兮仍跪在地上举着油纸筒的除非,心中了然,便是单手将那油纸筒拿了过去走近马车,越过面前的聂子娴,伸手递上了里面的小七:“替你家公主好好收着,指不定她哪天反悔了要打开来看看了~”

“可笑!怎么可能!”聂子娴蹲下身子拦住了夏湍生的手,想将东西扔出去,可是眼睛触及到他坚定的目光,深沉的眸子恰而恍然有些他的影子,手竟没在强制拦下,而让小七试探着接了过去。

“小七就先替公主收着。”

阻拦的手本要收回,却反被夏湍生紧紧握住,聂子娴有些惊讶,再看他,却是另一种味道含在其中,是不舍,是真真的不舍之情。

片刻,缓缓松手,夏湍生撩了撩湿哒哒贴在脸颊的发髻,不失俊俏的脸白皙朗朗:“公主,路途遥远,一定要保重好身体,若是有机会,希望还有机会见到你!”

“好哇,你来聂国玩啊~”聂子娴拍了拍手,俏皮勾着自己下巴思考了下:“恩~不过,也许我不一定一直在聂国哦,你找不找得到我都不一定了,哈哈~”

“我会努力找的!一直~一直~一直~努力找你~”夏湍生炯炯有神的仰视着她,轻声说着,那话中它意聂子娴好似听懂了一些,摇摇头,傻笑代过。

随着“哒哒”的马蹄声与车轱辘的滚动声,那人儿真的离开了~

夏湍生站在雨中久久回不过神来,就这样放她走,是对的吗?他不知道,多年以后,他对自己曾经的这个决定有多后悔,只因,他真的找不到她了~

“世子,您全身都淋湿了,不若,先回东宫换身衣服吧,太子殿下也想您了~”

身后,除非低声说着,夏湍生点点头。

第130章 谁来相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