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32章 神秘的信鸽

  两年后,断渊崖,冬

  “噗噗噗”一只红嘴白鸽从天空飞过,“啪!!”的一声响,鸽子直线落了下去。

  “哈!中了!中了!”一身穿锦绣棉褂子的小人儿拍着掌欢快的叫着。

  “哇!公主真是太厉害了!!小七马上去给您去捡回来!!”

  望着小七抢在头前奔跑过去,聂子娴甩着手里的弹弓洋洋得意的乐呵:“哼哼,沈大叔这回给我逮到了吧,小七,快瞧瞧,本公主一定没猜错,是信鸽吧?”

  站在原地等了会,聂子娴见小七没回来,急忙收了弓寻了上去:“你怎么那么慢啊,找到了吗?我倒要看看,沈毅背地里飞鸽传书给哪个小情人了!”

  “咦?公主,好像……不是信鸽了?”小七迷糊的捧着鸽子迎上寻来的公主。

  “怎么会,给我看看!”聂子娴两手接过,360度旋转审视了一遍,果真没找到小信匣,这大冬天也往断渊崖飞的小东西居然不是信鸽?

  聂子娴不信邪,又往鸽子的羽毛下翻找了一遍,甚至捡了地上的小木棍打算去捅捅鸽屁股,小七一看,尴尬的劝道:“那个,公主,您这样未免太残忍了吧,谁会把信件藏在那个污秽的地方啊?”

  “你是没看过沈变态拿小老鼠试药的情形,我就偷看过,比这残忍多了!”

  聂子娴就怕小七不信,边说边做出一副夸张的神态,然而小棍子在鸽子屁股后面跃跃欲试的比划了几下,看小七都别过了头不敢看,想想,最后还是作罢。

  不过这鸽子的脚……

  “哎,算了,应该不会藏在这,嗯……莫不是掉下来的时候给弄丢了?”

  聂子娴不死心,转着圈圈围着鸽子掉下来的地面又找了一遍,仍旧一无所获。

  “真是奇怪了!这不是信鸽那是什么?”

  “也许只是只喜欢来断渊崖玩的鸽子了,公主还是放了它吧,让沈叔知道就不好了”

  “本公主又怎么会怕他!不放,烤了来吃,好久没吃烤乳鸽了呢!”聂子娴舔舔嘴唇,盯得手里的白鸽一阵阵直哆嗦,不等小七再劝,聂子娴忽然大笑起来:“哈哈,乖乖,还听得懂人话了,吓唬你的啦,就你这二两肉还不够我塞牙缝了!走吧”

  “噗噗噗”白鸽逃出魔掌,很快就飞走了。

  “公主真是太善良了”

  小七充满崇拜的小眼神看得聂子娴起一身鸡皮疙瘩,她也是看这瘦弱的鸽子那么冷还飞过来,觉得有些可怜,要放在平时,她才不会轻易放走了,怎么也得玩腻了再说。

  望着公主走远,小七才松了口气,缓缓展开右手,刚才偷偷紧握的信匣都在手心印出了痕迹,还好她跑在公主前头把信匣藏起来,晚些时候再送去给主子吧

  傍晚,沈毅特意做了一桌子的好菜,小七也帮着摆好了碗筷。

  不一会,玄叶走了进来。

  “嘿,一到时间吃饭你就出现了,师傅我洗菜烧火的时候怎就找不到你人影了!”沈毅望着若无其事的玄叶,心中不爽。

  玄叶却不理会师傅的抱怨,而是四处张望了一下,奇怪的问起小七:“你家公主了?怎不见她?”

  “公主……哎?您没看到她在前院修剪杂草吗?”

  “恩?我刚从前院过来的,没看到她啊!”

  “这就奇怪了,公主从厨房拿了把镰刀说去前院除草,还交代我饭做好了去叫她了”

  “也许是无聊,跑别处玩去了,小七,你再去找找,我们等你们回来一起吃饭。”沈毅说完,小七点头跑出去寻人。

  半炷香时间过去了,小七满头大汗的回来,说是找遍了断渊崖也没找到人,沈毅想到了什么,立刻跑向自己的房间,一进门,就看到翻箱倒柜一片残局,子娴趁他们做饭的时候不仅来翻他的东西,连那只放窗台笼里的白鸽也偷走了!

  “会是子娴做的?那她现在去哪了?”玄叶紧张的看着师傅。

  沈毅眉头深锁,边急步外走边说着:“所有信件都被我烧了,连灰都没留下,她应该发现不了什么,但,她若跟着那只信鸽……定是已经下山了,我们速去山下的茅屋看看!!”

  山下的茅屋就是送信鸽的地点,聂子娴早已经过一番威逼恐吓,从那看守人问出了点信息,不过,这人就只知道每月这个时候会有人从外面带信件过来,然后他负责绑在信鸽脚上放飞出去,其它的他什么都不知道。

  送信过来是中午的事,若去追,肯定还追得上,聂子娴跨上茅屋旁的一匹马,向通往唯一的小镇的那条路追去。

  到底是什么人在往断渊崖送信?明明那就是只信鸽,脚上绑信匣的痕迹那么鲜明,为什么小七会帮着沈毅瞒她?沈毅房间居然连信件的灰都找不到!

  聂子娴的直觉告诉她,这信一定与她有关,她一定要追上那个送信的人问清楚!

  快马加鞭,等她来到最近的小镇时,天已经黑了,聂子娴一路走一路问,就问有没有见到也是赶路的陌生人路过。

  问到最后,口干舌燥,肚子又饿的,聂子娴干脆在一个小饭馆坐了下来,填饱肚子再说吧,然而,就在她坐下点菜的时候,饭馆旁的茶铺子有一牵马的配刀男人吃过了东西整装离开。

  在聂子娴无意的回头看时,正好错过……

  “还是吃饭最重要!”聂子娴拍着手看着一桌美食,疲惫一扫而光,拿起筷子“吧啦吧啦”先来一口米饭,吃得正欢时,外面传来一阵敲打的竹板声“啪啪啪啪啪啪啪”

  “大家总所周知,咱们儿地界曾出了个大喜事儿,山里的盗匪被朝廷收了降,从此一路太平,传言,盗匪头子的妹妹还进宫做了妃子……”

  “切说书的,你讲点有新意的呀!那绝色女强盗和夏国皇帝的情史,我们都听了几百遍了,你要编也编点别的啦!!”

  “对啊!对啊!搞什么嘛,别费老子时间,讲别的!!”

  聂子娴被这些声音吸引,端着碗夹一堆菜也跑出来看热闹。

  只见那说书人一身薄布长大褂,手持两块竹板,站在临时搭的小台子上,虽瘦不拉几却一脸神气。

  “嘿,想听别的,有哇本万事通就是知晓万物事,上到天庭下到地府,哼,没有不敢说的,只有你们不敢听的!”

  “吹牛,就是些编的野史,谁听不出来啊!”

  台下嘘声一片,聂子娴敲着碗也跟着起哄。

  说书人脸都气紫了,手中的竹板再次打了起来:“好勒,今万事通就给你们讲个听了都得掉脑袋的宫廷密史——龙晁事变!”

  “话说现在的夏国皇帝是谁啊?老百姓都知道可大家心里都好奇啊,为啥一场十年一度在龙晁举办的举国庆典后,这宫廷变故那么巨大,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我们现在的皇上坐了他的宝座?”

  问题抛出来,台下却鸦雀无声,连吃饭的聂子娴都停止的咀嚼,是关于夏国宫廷的故事?会提到他吗?

  两年了,她待在断渊崖两年了,就算内心渴望知道他的消息,她也无从获得,现而今再听到,心底那份隐藏的激动仿佛都要从嘴里跳出来了!!他怎么样了?两年前的举国庆典发生什么?

  “举国庆典就发生在两年前的冬天,而就在那天,风云巨变,当时庆典进行到一半,突然从禁卫军中杀出几十个黑衣刺客,目标直指当时的皇上,他们便是洵梁国的后裔,前来报仇复国的!”

  “洵梁国?你瞎编的吧,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国家啊,哪来的?”

  “嘿,你这后生,洵梁国在的时候你娘都没出生了,坐着,别老打断我,不然我不说了!!”

  台下哄笑了一片,说书人待安静下来才继续诉说:“大内高手也不是吃素的,就那皇帝身边的大太监,以一也能敌十,楞是没让刺客伤到皇帝老儿分毫。但是,你们说,奇不奇怪,刺客动手,那些禁卫军居然纹丝不动?哼哼,那是因为宁王要造反啊,禁卫军和刺客都是他操控的,眼看刺杀不成,宁王露出真面目,逼宫,就在这危机时刻,只有英勇的睿亲王世子站了出来!”

  说书人举起桌上的一个砚台,惟妙惟肖的瞪圆了眼:“只见他举起一黑玉虎符,顿时数百禁卫军被数千突然冒出来的士兵围了起来,顿时失了刚才的气势!话说,无兵无权的睿亲王府哪来那么多士兵?嘿嘿,这全靠皇太后她老人家的后招了,具体的还牵涉到关于先逝的睿亲王爷的故事,这个可做下回分解。”

  “反正,最后宁王失败了,而曾叱咤风云的宁王怎么会甘心了,就在侍卫捉拿他时,他突然暴起挥剑刺向毫无反击之力的太子,然而也就是这一动作,让当时还是世子的皇上动了杀念,一刀宁王呜呼”

  ……

  “你刚才说什么?还是世子的皇上?现在的皇帝不是夏卿侯吗!!!”聂子娴扔了碗筷,冲上去一把抓住说书人的脖子:“夏卿侯……太子,太子被宁王……”

  聂子娴不敢去想象,使命摇晃着说书人,却害怕从他口中说出的答案!

  “咳咳放先放开我”说书人被抓住脖子已透不过气来:“太子没……没被宁王……”

  “没有?”聂子娴松开了手,说书人摸着脖子后退了几步,好好喘息了一阵。

  看到这情形,台下的人的议论纷纷,这哪蹦出来的女人竟然敢直呼前太子和现今皇上的名讳!!

  “你说,夏卿侯他后来呢?你说!!”聂子娴指着说书人,那霸气凶狠的模样,让说书人忙逃下了台,躲到了台下群众的身后。

  “嘶你这姑娘怎么这么蛮横,人家就一说书的,你欺负他……”

  有人出来想教训聂子娴,可聂子娴甩腿给了那人一脚,直接踹到了墙角,这下所有人都害怕了,争相逃离,说书人也要跑,却被聂子娴一把揪住了发尾。

  “夏湍生做了皇帝,那夏卿侯去哪了?你今天不说清楚,我饶不了你!!”

  说书人吓得跪在了地上讨命求饶:“别别别,姑奶奶,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第132章 神秘的信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