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34章 下雪了,夏卿侯

  “公主!你醒了?”守在床边的小七高兴的唤了一声。

坐在桌前玄叶和沈毅立刻起身走过来围在床边。

“子娴!以后你不能再这样私自乱跑了,我一个晚上都没睡,很担心你了!”沈毅忧心匆匆的说着,这时小七站到了一边,转而沈毅弯腰坐在了床边。

玄叶看聂子娴眉头锁了锁,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也不好说,便笑了笑:“你倒睡得够沉,我们却是守了你一上午!”

“已经过午时了?”聂子娴被扶着坐了起来,头却晕痛得厉害,只因睡梦中都是他的影子在追问自己,为什么不原谅他,为什么不回去见他最后一面!

抬头望着关心自己的三个人,他们会因为太关心她而欺骗她吗?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是不是肚子饿了?”

沈毅关切的询问,小七立刻热络的往外走:“我这就去给公主做几个小菜!!”

“不用了,我不饿。”聂子娴低声说着,垂着头。

空气在此刻凝结,其实他们都在等,等子娴问出那个问题,然后用他们编好的谎言来安抚她。

玄叶邪气的眸子反挂着些许哀愁,他不敢去想象,如果这个谎言被子娴发现,她会是什么反应。

可奇怪的是她却并没有开口问,而是慢慢又躺了下去,背对着他们枕着手睡着:“你们都回去休息吧,我觉得好累,想再躺会儿。”

对于这样的反应,沈毅不解的回头看向玄叶。

既然不问,那就不提罢,玄叶想着深沉的摇摇头,沈毅便拉着被子为她盖好:“那我们出去了,你好好睡吧……”

出了房间,三人互相看了一眼,无话可说,便各自散去。

而房内睡着的聂子娴却翻身起来了,她顾不及穿鞋,仅仅穿着薄薄的里衣就奔跑到了书桌前,翻找起那个装壁画的花瓶:“不是,不是,都不是!!放哪去了?小七放在哪?”

卷筒的壁画被丢了一地,聂子娴无助的站在原地,忽然,她想起了她的箱子,小七把她的玩具都放在那个箱子里,如此,聂子娴又跪在地上把箱子里的东西全扔了出来!

“不在这,为什么也不在这!!”

聂子娴失望的默念着,拼命回忆,当年夏湍生将那个油纸筒交给了小七保管,小七一直背在行李里,她还曾假装嫌累赘让小七扔掉,当时小七没有扔的,然后就来到了断渊崖……难道放在小七房间了?

打开门,外面寒风凛冽,已是午时,却阴沉沉的天,聂子娴匆忙跑向不远处小七的房间。

这个时候,小七正在药房帮沈毅捡药,苦闷的玄叶在厨房为她煲汤,他们都不没想到聂子娴会是假装睡觉。

小七的房间几乎没有什么东西,聂子娴一开始就看准了小七的衣柜,一番翻找过后,却是在最底层找到一样奇怪的东西?

一个刻着“洵梁”二字的小小木牌子?

“洵梁?”聂子娴觉得耳熟,细细回忆:“是那个说书人说的洵梁国吗?小七和一个已经幻灭的洵梁国会有什么关系?”

迷惑?不解?害怕?

聂子娴一步步后退,直觉告诉她,她不知道的事情太多太多了,多到揭开后她根本无法承受!!

小七骗了她?玄叶骗了她?沈毅也在骗她?身边的所有人都在骗她?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后退的身子撞上床檐,床一阵摇晃,聂子娴余光正好看到床顶突兀出一个盒子角,她忙摆上凳子踩上去将盒子拿了下来。

激动的心“嘭嘭”作响,聂子娴知道她找到了!

紧紧抱着盒子,她警惕的四周看了看,眼神如受伤的兔子一般:“他们都骗我,我不要呆在这里……”

最后,聂子娴将油纸筒从盒子里取出来抱着跑了出去。

跌跌荡荡,脚下的布袜摩擦得脚生疼,却因为寒冷渐渐失去了知觉,聂子娴顺应自己的内心在风里奔跑。

穿过枯草遍地的平原,走过溪水都已干涸的独木桥,曾经黄灿灿的芦苇丛已然一片死寂,东倒西歪的憔悴在泥巴里,渐渐的,唯独那震耳的声音仿佛没有改变……

她在断渊崖两年都未曾再回到这个地方,因为这是当初她心中默许只属于她和夏卿侯的地方,夏卿侯不要她了,她也不要夏卿侯了,那么这个地方已失去它的意义,她便没有再来。

可是,现在她又回来了,她带着夏卿侯送她的东西一起回来了!

盘腿坐下,露出的脚掌已然有些淤紫,双手也冷得不自主在发抖,可聂子娴没有在意,她举头望着面前的大瀑布,只有它还是老样子,霸气得让人难止震撼!

聂子娴迫不及待要打开那个油纸筒,夏卿侯到底送她的是什么?既然是一副画卷,那会是一副她的肖像画?还是写满了让她看后感动的字?

会是真相吗?其实他爱着自己,是不得已才逼她离开的!一定是这样!

画卷打开了,聂子娴本激动得挺直的腰却瞬间颓废了下来:“什么也没有……怎么可能了……”

拿画的手垂到了一边,滚落的却是因为保管不好而有些泛黄的白纸……

夏卿侯在她离开之前送她的居然是一张白纸!好大的笑话!!她聂子娴在他眼里就是一个笑话啊!!

“哈哈……哈哈……”

聂子娴悲哀凄凉的大笑声回荡在山谷里,渐渐的,天空竟开始飘起了雪花,一个个白色的小精灵自由的落在地面上,最后融化成一滴滴的水印。

也有雪花飘落在聂子娴的额头,脸颊,嘴边,她伸出舌头舔了舔,只有嘴里似乎还有些知觉:“好苦……夏卿侯,原来雪是苦的啊……”

呆呆的人儿就坐那儿,雪越下越大,渐渐铺白了整个大地,她已经不再发抖了……

然而,手中搁置的画卷却开始有了变化,那些融化在白纸上的雪浸透到了深处,如墨上开花般显现出了潜藏的秘密。

呆住的聂子娴无神的目光扫过画卷,瞳孔瞬间紧缩,有东西!!画上有东西了!!

也许在两年前的某个时候,夏卿侯思念着她,执笔回忆着他们的过去,便画下了这一幅画,青山绿水,就在这片瀑布前,她扎拉着裤腿在水里摸鱼的背影,那时阳光甚好,暖意洋洋……

夏卿侯画的栩栩如生,一笔一划都清晰可见,就连她的发丝都画得如同数过一般细腻。

画的右上角还有字:吾妻-子娴

泪水滑落,聂子娴颤抖着乌紫的嘴唇默默念着:“吾妻……”

僵硬而抖动的手指艰难的把画卷重新拿到了眼前,遇水才能看到的画啊……夏卿侯,你到底什么意思?就不怕我没有扔进水里,反而扔进火里吗?

还用油纸筒来装,你到底是想让我看到,还是不想让我看到啊……诺,你的心思我永远都猜不透了……

望着无际的天空纷纷撒落的雪花儿,聂子娴嘴角扯出微笑,泪水却依旧止不住的流淌:“夏卿侯,下雪了……说好有机会一起去纤羽台看雪的,你又食言了呢……”

因为玄叶曾经跟踪聂子娴和夏卿侯去过瀑布,所以这次,他们才能找到又跑出去的聂子娴。

可当他们真的找到她时,雪停了,她却是穿着单薄的里衣躺在雪地里,全身都被冻得发紫,只剩下一口气了,余留那被风吹干依旧泛黄的画卷仍紧紧拽在指尖……

第134章 下雪了,夏卿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