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章 教训恶奴

  日上三竿,聂子娴睡得有些疲倦的从床上爬起来,那打地铺的太子爷早不知去向。

打了个哈欠,挤出两滴热泪,门外的小七才闻着声端着洗漱的温水跑进来:“公主,您可醒了,这次打破记录睡那么久啊~”

聂子娴在小七的服侍下穿衣,小嘴却歪到一边,这小丫头一定在臆想她的新婚之夜,笑容别提有多泛滥了,有谁会知道,她聂子娴为了防着那太子,可是睡睡醒醒多少次呢!

“那个夏国太子去哪了?”

“公主您可知这太子有多体贴,大早本来是要带您去朝见皇上和皇后的,见你劳累没睡醒,便吩咐不要吵你,自个过去了。”小七这个只看颜值的花痴,才到这多久,心就向着那个微笑达人了。

聂子娴咕噜噜漱了口水,心中憋着一股闷气,小七倒是没发觉,还在一个劲的夸赞那太子有多好,对下人有多温柔,笑起来有多阳光。

直到梳头时,还停不下来。聂子娴刚要发火,忽然看到小七扬起袖子的手臂有道红红的伤痕,便一把拉住那只手抬头质问:“谁干的?”

小七挣脱了公主的手,唯唯诺诺的低头:“没事,不小心磕到了。”

“磕到?你现在就给我往这地上磕下去,我看这伤痕是不是这样的!”聂子娴头发也顾不得扎了,紧紧锁着眉头:“你伴我一起长大,何时受过这样的伤,就算是到了夏国,我聂子娴的婢女也轮不到别人欺负!”

“公主,算了~一点小伤,我们才到这东宫,不能惹事。”小七仍旧劝说着,眼泪却在眼眶里打转,这公主平日里虽然傲娇不好伺候,但对她实际上是很好的。

聂子娴可不顾那么多:“你不说,我也有法子!”说着起身跑到从聂国带来的几个大箱子,翻找着,瞬间抽出她的狼牙棒,吓得小七忙去阻拦。

“公主大大,您别这样,这不是聂国,您没有免死金牌~”

“狼牙棒在手,可比免死金牌好使多了,让开!”聂子娴披头散发,一把推开粘人的小七,举着狼牙棒就冲了出去。

一开始遇上的东宫婢女吓得跌坐在地,几乎就是爬着去找东宫的太监主管。而在东宫主管赶到大厅时,那些个婢女太监跪了一地,正在被怒气逼人的聂子娴挥着狼牙棒教训。

“太子妃千岁~”

其中一婢女见是罗公公来,慌张爬起来躲到他身后:“公公,您可要给我们做主啊,这太子妃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要打我们,就是太子殿下在,也不会让她那么干啊!”

聂子娴挺直了腰杆,太监总管怎么了,就是皇宫的禁卫军她都不会怕:“小七~是不是就是那个婢女打的你,我看她一副找靠山的模样,定是心虚了~”

“公主~算了好不好。不要因为。。。。。。”小七在一旁还想劝说,却被聂子娴抓起桌上一个橘子堵住了嘴。

罗公公也是见过世面的,这新来的聂国公主可是以傲娇出了名,可是到了这东宫就该有东宫的礼数约束,太子向来诸事都让他来做主,从来不过问,怎么说这受器重的也是他才对。

“太子妃这是为何要处置全东宫的奴才啊?”罗公公僵尸般凹陷的老脸,说起话来,像地狱来的鬼差。

一个东宫太监,难道还比父皇身旁的老屁股厉害不成,聂子娴狼牙棒抗在肩上,一指指向他身后的婢女:“那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欺负我家小七,你把她交给我,我就饶了这群废物。”

被聂子娴气势吓得腿软的婢女忙跪在地上辩解:“罗公公,秋儿冤枉,冤枉啊~那婢女小七初来咋到,竟敢偷喝为太子殿下准备的药膳,奴婢也是为了小惩才用戒尺轻打了她一下,并无私心,罗公公要给我做主啊!”

“一碗药膳而已,你们东宫就那么小气,动不动就要打人!”聂子娴举着狼牙棒直直冲到罗公公面前,批头数落:“今天我也要给你个小惩,你给我过来!”

罗公公在前面挡着,想保持威严制止,却发现对这太子妃根本没有用,她一心要抓身后的秋儿,手中的狼牙棒都杵到他鼻子上了。

“够了够了!快来人啊,把太子妃拉开,拉开!”罗公公邹巴巴的脸上所涂白粉都掉了好几层。

那些跪着的奴才们听了命令,竟真的过来抓聂子娴,可是她聂子娴在聂国横着走时,可不仅仅是靠自己的张扬性格,还有她的一身奇葩武功了!

冲上来抓她的奴才们,还没碰到她一根头发,就被手中挥舞的狼牙棒打得鼻青脸肿,就那下令的罗公公也不能幸免,被无情的狼牙棒一“吻”,硬生生“吻”走了两颗大门牙!

最后轮到那秋儿了,聂子娴邪性的笑着,一把抓住躺地上发抖的秋儿的脚踝:“小七,给本公主凳子伺候起来!”

小七见木已成舟,劝也没用了,干脆同流合污,得了令忙活着去屋里拿凳子。

就在东宫太子迈着摇曳的步子,缓缓走进东宫大门时,他的平静世界变了。。。。。。

宫内传来一阵阵嘈杂的尖叫声,夏卿侯停住步子后退了两步,仰头细看了看,这横匾写着的是他的东宫啊?

“除非,你听到了吗?”

护卫除非点点头,紧握着腰间的剑挡在殿下跟前,神情凝重:“殿下,且让除非先进去看看。”

“好,注意安全。”夏卿侯很是不解,这东宫怎么会传出这种阵阵的嘶喊声,听得小心脏都一颤一颤的。

除非事先冲了进去,不消片刻又冲了回来,一脸焦急的禀告:“殿下,您快进去看看吧!是太子妃她。。。。。。”

“太子妃?”夏卿侯淡雅的脸闪过一丝惊异:“谁敢在东宫这么对太子妃!”

除非听着吞了吞口水,长形的方块脸都有些褶皱到:“不是谁欺负太子妃,是太子妃。。。。。。”

“太子妃欺负别人?”夏卿侯恍然大悟,也是,以他家夫人的个性,谁敢欺负她,一时还真忘了这点。

除非随着太子踱着步子进去,似乎这谁欺负谁,太子都不会怎么在意,就凭他这温吞缓慢的步子,再急的事都难免被耽搁。

等真正走进大厅时,那尖叫声已经停止了,几十张凳子上横七竖八躺着东宫所有的奴才,他们呻吟着,个个摸着自己的屁股。

而最中央打屁股都打累的聂子娴正在小七的服侍下,啜着热茶,擦着馒头大汗。

明眼的罗公公终于看到救星回来了,一个翻身从凳子上跌到地上,竟是爬着向太子求救:“殿下~殿下要给奴才们做主啊~殿下~”

夏卿侯微微后退了一步,伸手推了除非上去:“还不去把罗公公扶起来。”

除非向来是太子不愿做的事他包了,几个大步上前,就将地上的罗公公拧了起来,这罗公公也够惨的,两颗跟随多年的门牙被敲掉了不说,还被打了屁股。

罪魁祸首也看到了来人,眼见着所有刚还喊哇哇的奴才们看到主子都爬着要诉苦喊冤,心中嘀咕着,来得正好:“你们喊什么喊!狼牙棒教训得还不够吗!”

众人齐齐“挺尸”在原地,不敢动弹。

只有罗公公仗着自己离太子近,又有除非在身旁,说话漏着气的嘴巴仍旧在告状:“太子您快看啊,这太子妃将奴才们打得有多惨啊~”

夏卿侯伸手招着聂子娴过去,聂子娴本想拿着狼牙棒,却被小七一把抱住,摇着头不希望公主伤害那美美太子。

聂子娴叹了口气,也无惧色,大摇大摆着越过众人,走近太子:“本公主是不会认错的,你想怎样就说吧!”

小七一个小箭步追上来为公主解释:“是奴才不对,太子殿下千万不要责怪公主。”

除非一马在前,厚大的嘴唇向着小人儿小七道:“你家公主打人,有目共睹,你想揽这事也揽不平啊!”

小七别过头不理他,真是格外讨厌这个长着马脸的侍卫,太子颜值那么高,咋就跟了那么个丑护卫。

聂子娴一把推开小七,乌黑的双眼显着不可一世的霸气:“本公主就是看不顺眼你满宫的恶奴!”

静静站了好一会的太子,那似笑非笑的脸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聂子娴,忽然拱手竟然弯腰鞠了一躬:“谢夫人为我整顿东宫的纪律,平日里,本太子闲散惯了,也疏于对奴才们的管教,今日劳夫人亲力亲为,真是惭愧。。。。。。”

全场一片肃静,连聂子娴都没反应过来,这惹事反而变成功德一件了?这个太子脑袋有问题吧!

“你不生气?也不处置我?”被惯性责怪的聂子娴头一次收到表扬,心中百般滋味不知怎么表达。

太子温柔的笑着:“夫人又没做错事,我为何要生气处置你呢?”安抚完,便转而向呆若木鸡的罗公公道:“今后这东宫的大小事务都交由太子妃管理,罗总管,明白了吗?”

“是,奴才愚钝,奴才该死,今后一定辅佐太子妃整顿好东宫的纪律!”罗公公终于醒悟,这东宫怎么也是主子们的天下,他一个奴才有什么资格与刚来的太子妃争,人家夫妻才是一家人了。

“如此,夫人可满意?”夏卿侯处理完,还不忘回问聂子娴的想法。

有些消化不来的聂子娴竟然是沉浸在那淡然的笑容里,默默的点头。

小七更是流着哈巴子,小鼻子小眼睛追着太子的身影,目送这暖人的玉人离开。

“小七,小七~”聂子娴呆呆的唤了两声,见没回应,立刻回头伸出两手紧压着小七的小脸挤弄起来:“你给我回过神,不要被迷惑了!”

“啊~好痛啊,公主~人家太子那么宽容大方,连东宫都交到你手上了,您还不满意啊?”

“你这个白开水!懂什么,他这是先给点恩惠,以后定还有后招埋伏着的呢!”聂子娴叉着腰,忽然发现自己乌黑的秀发还流淌在双肩,天啊!她忙活一早上,连头发都忘记梳了,刚才那太子看着她那么久,居然什么也没说,可恶可恶啊~

恩?可恶什么?恶心的是别人,她又看不到,难道她是在乎自己在那家伙面前的形象?

想到这里,聂子娴更加恼怒:“小七!还不快给本公主梳洗打扮,我今天的祸还没惹够了!”

第4章 教训恶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