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章 天下皇后一般黑

  大婚第一天,聂子娴赖床,太子便以太子妃长途奔波劳累为由,没让她去给皇帝皇后请安,这第二天,是必须得去的。

夏国皇帝事务繁忙,去请个安,赏赐了些东西,因故留下了太子议事,聂子娴就只能自己先去皇后的婉央宫了。

临走之前,那温吞太子还拉着她的小手温柔提醒:“母后素来严厉,你凡事点头赞同即可,万不可出言顶撞。”

而聂子娴歪着小脑袋望着房梁仿若未闻。

在小七的陪同下来到婉央宫,听了传招一进去,赶巧了,竟遇上所有后宫妃嫔前来请安的时辰。

在众多打量的目光下,聂子娴遵了礼数下跪行礼:“皇后娘娘吉祥~”

座上之人,一身火红的纹凤华服,内穿碧蓝色的内衫,头戴耀眼的九尾凤簪以祥云修饰着,惊鸿一瞥,那威严媚态的丹凤眼射出一道白光,丹红色的嘴唇溢出冷僻的的几个字:“现已过辰时,太子妃来的晚了些吧~”

所有打扮得花枝展昭的妃嫔们,皆在一旁暗自思量,这聂国的公主传闻傲娇蛮横,可是遇上她们的素来刁钻闻名的皇后娘娘,怕是有场好戏可看了。

聂子娴吸气欲言,反被小七轻拉了拉罗裙的后摆,只能暂时隐忍着低声回道:“娘娘教训得是!”

看来公主还是很听太子爷的话,能不顶撞就好~小七松了口气。

“恩~给太子妃赐座,各位妹妹也坐。”皇后长袖一拂,将每个人都留了下来,这平时请安就一过场,今却留下所有人,看来皇后娘娘不让婉央宫热闹一下,是不会放人走了。

“太子妃初来我夏国,不知可还对我夏国的食物吃得顺心?”

“还好。”

皇后和颜悦色的温馨问候,却得了聂子娴两个字的简单回应,瞧着这丫头一副桀骜不驯的模样,还真不把她这后宫之主放在眼里了。

“来人啊,上齐国进贡来的水果--奇异果,让太子妃和各位妹妹都尝尝这异国的果实!”

宫女们低头俯身接连送上果盘,至各位妃嫔的桌旁,而皇后的丹凤眼时不时轻瞟着聂子娴的反应。

齐国的水果,这毛茸茸暗灰色的东西,还真没见过!聂子娴拿起来细细打量了下,看了看周围,那些个妃嫔似乎也是没见过的,窃窃私语着在那商量,聂子娴不知趣的放回盘子里。

这时有宫女执了小刀过来,为各位主子将那椭圆形的奇异果切开来,里面绿绿的,看起来十分多汁。

“不用拘礼,尝尝吧~”皇后娘娘拱拱手,催促她们品尝。

其中有一圆润型的妃子笑着就道:“皇后娘娘赏的水果自然是上品~”话毕,一口就咬了下去,那表情五颜六色的,看得周围准备下口的众人跟着一阵酸~

“荣妃,味道如何啊?”皇后明知故问的笑着追问。

这皇后整人,也不是第一次,心思单纯的荣妃哪次不是首当其冲,但也敢怒不敢言,只能憋着满心的酸楚挤出笑容:“恩!好吃!太好吃了!”

“呵呵,荣妃喜欢,那就多吃几个吧,我宫里还有好两筐,这以后你每次来请安我都赏你吃几个!”皇后顺势推舟,直接硬塞了后话。

看着荣妃苦瓜般的脸,皇后捂着嘴暗暗偷笑,转而向所有人道:“别光看着荣妃吃啊,你们也吃,快吃吧!”

所有妃嫔都白了脸,纷纷咬牙开吃那盘中的水果,皇后满意的看着,却发现唯独那太子妃聂子娴一脸嫌弃的无视桌上的水果,低头自顾玩着自己的衣边。

皇后嘴角抽了抽:“太子妃~太子妃~太子妃!!”

几声轻轻呼唤渐渐变为大声呼喊,这才将聂子娴从自己的世界拉了回来:“啊?叫我做什么?”

“你为何不吃啊,这可是齐国进贡的上品,众妃都觉得味道鲜美了!”

小七见皇后脸色稍变,立刻委身拿起水果就往公主嘴里塞:“皇后娘娘莫怪,我们公主可喜欢吃水果了,她现在就吃!”

聂子娴嘴里突然被塞了那绿油油的东西,古怪的味道刺激着味蕾,直接起身就一口吐出来:“呸呸呸!什么鬼东西!酸得掉渣了!”

“大胆~娘娘赏的东西你也敢吐!”站在皇后身边的贴身嬷嬷惜嬷嬷,顺时站出来大声指责聂子娴。

跟了皇后大半辈子,自是知道什么话可以说什么腔可以喊,这正合了皇后的意,一双尖锐的眼睛直视着还在拼命吐口水的太子妃。

聂子娴乌黑的眼睛瞪得铜铃一般大小,不服气的直言道:“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本公主不喜欢吃这酸不溜秋的东西,你也不能逼我啊!”

“公主~”小七惊慌的忙去拉扯她家公主,小声提醒:“太子爷说过,不可顶撞皇后啊!”

聂子娴牛鼻子一挺:“哼,他说什么我又没答应。”

惜嬷嬷见这太子妃竟然无视她的指责,还在和自家丫鬟私语,走下台去直接拉扯了小七的耳朵就甩在地上:“好不知礼的奴才,主子们说话,哪里轮得到你来插嘴!”

见小七被欺负,这聂子娴当然忍不了:“竟敢打本公主的小七,你这狗奴才!”怒骂着,伸出一脚对着那惜嬷嬷的大屁股就是一怼,惜嬷嬷一声尖锐刺耳的惨叫,被踹得直接趴在了皇后的脚下。

踢完人,聂子娴就蹲下去查看小七的小耳朵,那样硬扯,直接都拉扯出血来了,好狠毒的嬷嬷!

“哼!太子妃脾气不小啊!竟敢当着本宫的面如此放肆!”皇后一拍凤座,扬眉眴目的站了起来,吓得一旁本看戏的所有嫔妃齐齐全跪了下来。

“皇后娘娘息怒~”

只有她聂子娴仍旧屹立在她面前,一副威武不屈的神态:“你哼,我还会哼呢,哼哼哼!逼本公主吃那么难吃的东西,还打我的小七,你还敢凶我!”

小七红了眼强憋着泪,死力去拉劝她的公主,却又不敢再说什么,怕再次被骂多嘴。

做了那么多年皇后,还真是第一次遇到有人敢在她面前如此嚣张:“好个聂国傲娇长公主,真是名不虚传啊!来人!将太子妃给本宫绑起来,我要好好教教她这夏国的礼数!”

一声怒喝,婉央宫里的宫女们,腰大膀粗齐齐向聂子娴走去。

“要打架,本公主奉陪到底!”聂子娴衣袖一挽,罗裙飘飘,就要动手!

皇后怒发冲冠横眉冷指,众嫔妃连滚带爬僻之唯恐不及,一场聂国公主与婉央宫宫女的大战一触即发。

“太子驾到~”

宫门外传来一阵半尖半粗的传叫声打破了这僵局,除非那一嗓子喊得喉咙发痒,憋着气咳嗽了几声,情况紧急,他只能假装传唤的太监喊那么一声了!

太子来了?小七知道是救星到了,忙拉着公主的裙摆小声惊喜道:“公主,太子爷来了!”

“来就来!”聂子娴摆着作战姿势,向那愣神的皇后翘了翘下巴:“喂,到底还打不打啊!”

“你。。。。。。”皇后气得脸色发青:“以为太子来就能保得了你,愣着做什么,还不把太子妃绑起来!”

众多宫女就要动手,只听一声悦耳穿扬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母后,且慢!”

夏国温吞太子一直以来都是说话问声细语,就连打喷嚏都格外雅人,这次的大声呼喊,却叫这这满宫的人都露出惊异好奇之色,但他也没让大家失望,依旧是缓缓踱着步子款款走来。

可能唯一不能容忍这慢吞吞太子的就只有聂子娴了,她嘟囔而起的小嘴巴都能翘上天了:“你能不能走快一点啊!”

“夫人莫急,夫人莫急,本太子这就过来了!”夏卿侯嘴里虽那么说着,动作却没有加速。

惜嬷嬷忙上前整理了皇后的凤服,伺候她坐了下来,这母仪天下的凤态还是得保持的。

“儿臣自知来迟了,还请母后责罚!”太子终于来到聂子娴身旁,屈伸下跪就是一拜。

“候儿不比行如此大礼,快快起来!”

一听这刁钻皇后居然唤太子候儿,聂子娴就忍不住想笑,候儿,猴儿?这温吞太子哪里像一只猴子了?

“你看看你看看,你这太子妃居然顶撞母后不说,还在一旁偷笑,聂国的礼仪真是让人不忍直视!”皇后瞧着那聂子娴居然在一旁憋笑,心中更是不快。

“笑也不许,你这是什么地方啊,比监牢还可怕了!”聂子娴依旧一言顶一言,光图个自己痛快了。

皇后气得双手发抖,一旁的惜嬷嬷立刻上前去给她揉起了太阳穴。

夏卿侯起身理了理衣边,拱手道:“太子妃是初次来到婉央宫,这夏国宫里的礼数自然还是与聂国大有不同。”

“也不是母后故意刁难,实在这太子妃太过骄横~”皇后推开惜嬷嬷,也是为难的说着。

聂子娴欲说话,却被一旁的除非一指点住了穴位,此时,这个闹腾的公主还是闭嘴比较好。

太子收回拱了半天的手,直起了腰,微笑拂面:“父皇刚还在御书房与儿臣议事后,说起母后治理后宫严谨有序,让儿臣好生看着这初来的太子妃,万不能触了母后的底线,不想才离了她一会,就惹了母后不快,实在是儿臣的不是!母后要怪,就尽管怪儿臣吧~”

这一推二就的,竟都被揽到太子自个身上了,皇后一时哑言,真要责怪了这太子,皇帝追溯起源头来,就因为几个奇异果,实在不好交代。

被点了哑穴的聂子娴说不出话来,焦急的要挥动她的双手,反被小七一把抱住:“公主,你就先消停一下吧,让太子去解决嘛!”

皇后闭着眼沉思了片刻,自己揉着太阳穴露出一脸倦容:“也罢,今日本宫有些乏了,你们都退下去吧~”

“谢母后宽宏大度,儿臣携太子妃拜别母后,改日再来请安。”太子夏卿侯再次行了一礼,带着这神色各异的几个人退了出去,余下的嫔妃也纷纷叩拜告退。

人一走,皇后又恢复了怒容:“哼,可恨,真是可恨!惜嬷嬷,派人去传了二皇子朗儿过来~”

“是~”

第6章 天下皇后一般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