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章 碎了的玉棋盘

  对着梳妆台,聂子娴认真的打量着自己现在的模样,头发散乱就算了,睡一觉起来,连眼睛都是有些肿的,光凭这一点,自己都输给那个太子了!

“小七,你快把那些个戴粉,胭脂,口脂,花钿,都统统给我用上!本公主要美起来!”

平时几乎碰狼牙棒比碰化妆还要多的公主,今天是要颠覆形象了?

“公主~你没事吧?”小七担忧的要去试探公主的额头,却被她一手打开。

“我好得很,你不是一直夸赞自己的化妆技术一流嘛,本公主今天就要验收一下,你快点!”聂子娴急切的摆弄起桌子上那些她都不太认识的东西。

小七心想,女为悦己者容,公主嫁了人,也开始开窍了,看来太子殿下的魅力公主也阻挡不了啊~

这聂子娴今天不仅化了个美妆,连带着衣服都特意穿了平时宴会才穿的,以小七对公主的了解,在聂国时,也只是有新进了妃嫔,公主才会打扮得花枝招展去挑衅惹事,而今纵观东宫也没有其他人跟公主比美啊~

聂子娴整装待发,迈着轻巧的步子就走出了房间,随便抓了一个奴才就问:“太子现在在哪?”

“太子。。。。。。太子去御书院看书去了。。。。。。”小太监剧烈的抖着双腿,屁股的疼痛似乎又加重了几分,上午才刚被打,现在这傲娇公主又要做什么?

御书院?这个家伙是故意在躲她吧~

“说,平时你们太子喜欢做什么事?”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聂子娴继续逼问小太监。

小七在一旁看得也是云里雾里,公主这举动怎么看都值得怀疑~

“太子平日喜欢在书房下棋看书~”小太监如实回答。

聂子娴拍了拍手,一脚踹了那太监的腰:“走,带路,去太子的书房!”

小太监一听,有些犯了难:“这不太好,平日里太子是不许别人进入他书房的啊!”

“我是太子妃,别人能跟我比嘛,再啰嗦,就让小七咬你!”

还是威胁有用,小太监二话不说,在前热心的开始领路。

夏国的太子东宫看起来也只比她的沁阳宫大了一点点,不过布景还算雅致,很有特点的就是院子里那棵桂花树,看起来有些年头了,树下还有一张石桌子,一定是那太子经常晒太阳看书的地方。

兜兜转转来到这所谓的书房,一进门,就闻到一股淡淡的龙延香,细闻还能闻到杂合的书香味,和那太子身上的味道反而不太相同。

想太多,聂子娴甩开杂绪,她来可不是闻味道的,跨进去,首先就朝那些整整齐齐的书乱抓乱翻一翻,

看得一旁的小太监胆战心惊的直哆嗦,这下可惹大祸了,太子要知道这人是他领进来的,那可就糟了!

刚开始这太子妃还只是翻阅,不一会改翻就成扔了,左一本右一本漫天飞舞,小太监随在后面捡都捡不过来:“太子妃,求您别这样啊,这些书都是殿下亲自分的类放好的,弄乱弄脏了可怎么办哟~”

“公主~他说得对,您这样,太子再宽容都忍不了啊!”小七也跟着劝说。

聂子娴回头点了点小七的鼻头,笑得花儿一般灿烂:“我就是要惹他生气,看他还在我面前装大方,假好人!”

“为什么啊?两夫妻不该举案齐眉,浓情惬意嘛~”小七想象着自家公主与那美美太子花前月下的场景,而她也能沾着光,在一旁打打扇子,递递水果什么的,至于那丑八怪除非,就一边凉快去数脚毛吧!

聂子娴起了一身鸡皮,放眼望去,那洁白如玉发着光的是什么好东西?

抱着一堆书的小太监一看这太子妃瞧上的东西,慌忙扔了所有的书,冲上去护着:“太子妃,这个可不能动,这是太子殿下最宝贝的东西了!平时就是擦洗都是亲自动手的!”

“呵呵,这太子亲自动手的东西可真多啊,那还要你们这群奴才做什么!”聂子娴一把拉开碍事的小太监,细细打量起面前的宝贝--玉棋盘!

对于玉,聂子娴还是颇有了解,从这玉棋盘的成色质地来看,是块完整优质的软白玉,居然有那么大一块,还被雕刻成了棋盘,夏国太子好品味啊~

“公主,您看看得了,我们还是快回去吧,您早点还没吃呢!”小七看出公主眼里冒着的白光,一般这种光出现,准不会发生什么好事。

果然,聂子娴纤纤细手缓缓伸向了那玉棋盘,小太监紧张的又扑了上去,一把护住棋盘:“太子妃,这真是太子殿下的宝贝,不能乱碰啊!”

“我就摸摸,你瞎紧张什么啊?”聂子娴淡定的说着,又把小太监甩拉到一边。

魔爪再次伸出,太子的心爱之物。。。。。。。

从御书房回到东宫,夏卿侯依然迈着轻松的脚步,刚踏进去,就听到一声可怕的尖叫声,他的脚步再次停住,挪到刚进门的地方,抬首看了看,这是他的东宫啊?

一日之内,还能出现两次暴力事件?

“除非,你听到了?”

一旁回过神的除非立刻上前:“要不,属下先进去看看。”

夏卿侯从容的笑了笑,摆了摆手:“罢,还是一起进去吧!”

声音是从他的书房传来的,二人直接绕过大厅,除非陪着太子再次慢悠悠的走向书房,这时那惊慌失措的小太监从不远处跑了过来,一见太子殿下,冲来就是一个五体投地的大拜:“太子殿下,饶命啊!”

夏卿侯不解的看着他:“发生何事让你如此惊慌?”

小太监打着哆嗦,眼神四下游离,支支吾吾竟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哎呀,有话快说!”除非等得不耐烦,也不顾太子有没有心思等,出口就催促道。

“您。。。。。。还是自己去书房看吧~”小太监趴在地上,直接将脸都埋地上了。

除非大叹了口气,几个大步就跑向书房,徒留太子还在摇着头继续自己散步形式的步伐。

一进书房,首先入眼就是一地的书,不敢踩踏的他走了几步进去,就看到地上碎了一地的白玉!这不是太子的宝贝,玉棋盘吗?谁干的好事!

除非浓眉大眼,凶神恶煞的朝前一瞪,映入眼帘的竟是泰然坐在檀木椅上吃苹果的太子妃!

“你。。。。。。这是你干的?”除非生气的质问。

身旁的小七,害怕的站出来低声解释:“我家公主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谁信!”除非颤抖着手,想去捡地上的块块碎玉,又不知从何入手,那罪魁祸首居然还事不关己的吃着水果,等太子来了,一定要好好教训这个女人!

对了,太子呢?

除非转身望去,他家温吞的太子还刚到门口,正弯腰捡着其中最近的一本书,太子殿下,现在不是捡书的时候呢~

聂子娴也注意到了迟来的太子,他竟然还有心思捡书?败给他了!

“太子!别捡了,您快看看您的宝贝玉棋盘吧~”除非越过满地的书海,拉着他家太子去看。

夏卿侯抱着书本,默然望去。。。。。。

聂子娴扔了吃剩的苹果核,站起来坦言道:“你的玉棋盘是我砸碎的,要我赔的话,我只能把我的狼牙棒给你了。”

“你那破铜烂铁做的东西,我家太子才不稀罕呢~”除非气不过的大声争执,眼泪都要挤出来了。

“东西不分贵贱,公主的狼牙棒也是公主的宝贝,你说话注意点!”小七护主心切,看着太子也有惋惜难过的样子,忙上前去安慰:“殿下,您别难过,我家公主真的不是故意的!您不要怪她呀~”

聂子娴上前去,拉开小七正视着太子:“别磨磨唧唧的,要怎么惩罚我,骂我尽管来吧!”

夏卿侯确实是十分心疼那跟了他多年的玉棋盘,黯然神伤的表情看得聂子娴都有些动了恻隐之心~

仿佛六月飘起了雪花,空气都冷了半截。。。。。。

“不属于我的东西强求也是得不来的,夫人,你也别太自责,为夫原谅你了。”夏卿侯动人说着,那温润的话语,让聂子娴像听情话一般胸口的小鼓打得咚咚直响。

“你真的不生气吗?”聂子娴埋着头烧红了脸,开始那作祟的虚荣心现在变成了满心的歉意。

夏卿侯露出微笑,摇摇头:“午时都快过了,夫人为了向我请罪还未用午膳吧,来,我们去吃点东西。”

不怪她,还带她去吃东西?聂子娴像中了魔咒一般,十分听话的任由太子拉着往外走。

眼看着他的太子就要和那可恶的傲娇公主去吃东西,除非又不甘心的指着满地狼藉:“殿下!这还没处理呢!”

夏卿侯回过头来,挥了挥衣袖:“那劳烦除非你在这帮我先整理一下吧。”

话毕,牵着聂子娴的手离开了书房,小七激动的追在后面,真是个圆满大团圆结局,哈哈,丑八怪除非被一个人留下打扫了!

安静的与太子用过午膳,聂子娴被小七服侍着回到房间。

一直没沉默的聂子娴忽然一拍大腿,恼恨的摇着头:“可恶可恶,居然中了美人计,差点就被他给蛊惑了!”

小七对她家公主的多疑性格逼得头疼:“公主~太子爷是真心对您好,您怎么就是不相信了!”

“你这个白开水!说了多少遍,他是在先礼后兵,我得小心提防,小七,把衣橱里的被褥都扔到客房去,跟那温吞太子说,我不舒服,让他睡客房!”

“。。。。。。是。”

我聂子娴岂会那么容易上当,他一个东宫太子,没理由一点脾气都没有,一定是在装!

对着镜子左右照照:小七给化的美美妆似乎没有什么效果啊~

第5章 碎了的玉棋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