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章 抱黑猫的家伙

  明月高挂,反衬着墨黑色的夜,静默了一片片桂花树叶忽然在横生的夜风中簌簌摇曳。

“喵~喵~”

睡得迷迷糊糊的聂子娴忽然听到一阵悦耳的猫叫声,难道是做梦吗?东宫何时有人养猫?

想起养猫的家伙,记忆里就只有那个整天喜欢冷着面跟她讲冷笑话的笨蛋了!

一个灵动的小黑影从窗台跃了进来,不带一丁点声音,迅速窜到了聂子娴的床上,然后习以为常的开始抓挠一旁的床柱子。

“嘶嘶~~嘶嘶~~嘶嘶~~”

聂子娴被那闹心的声音烦醒,一睁眼就看到两个发着绿光的眼睛正瞪着她。

“呀!怎么是你这小东西!”聂子娴一阵惊喜,接着就是不客气一把捞过那黑乎乎的一团揉抱在怀里;:“臭布布,你怎么才来找你亲娘我啊!”

聂子娴口中的臭布布正是一只黑色的小猫,它十分不情愿的四肢乱抓乱爬着试图逃出她的热情拥抱。

“快放开它吧,昨晚偷吃的鱼都要被你挤出来了!”一声比夜水还凉的声音从窗口传来。

聂子娴气鼓着脸,不高兴的望去,还真是那个冷面家伙,怀里的小猫趁她稍微的分神,挤着可收缩的小肚子瞬间挣脱了她的怀抱。

落地后,小猫伸展了下身子,快步跑向自己的主人,坐在窗台上怡然自得的玄叶。

“你怎么来了?”聂子娴坐到了床边,也不是很惊讶。

“天下之大,何处我玄叶去不得~”玄叶细长幽暗的眼睛邪魅的看着她,怀里的布布乖巧的匍匐在他怀里,任由他轻挑着小耳朵。

感觉一丝寒意的聂子娴披了件外衣,边走向边说道:“你是可以来,本公主也能赶你走!”

“别那么凉薄嘛,半年没见了,午夜梦回,你就不曾想念我吗?”那细如柳叶的眉微蹙着,仿若有些哀伤。

可是聂子娴可看不出来:“本公主做噩梦倒是梦见过你!”

“呵呵。。。”玄叶畅然笑着,抱着猫儿从窗台下来。

本是很潇洒的一跃,却不想聂子娴不给面子的踢来一根凳子,他的飘散落地,变成了双脚落凳,摇摇晃晃使了些内力才定住了身子。

“哈哈。。。叫你在我面前耍酷!笨蛋!有话快说,来干嘛了!”

见如此能逗她一笑,玄叶也不生气:“我来,是要带你离开这儿,跟我走吧!”

细看了看这抱猫的家伙,十年前微服出访,也就是偷溜出宫,初见他时,他还是个瘦骨粼峋、满脸泥巴被人拐卖的小可怜,现在却越长越高大,越长越俊冷。

当时一时兴起想当大侠,出言阻止人贩子对他的打骂,却惹祸上身,拉着他被人追打着满大街跑,还好适时出现一身怀绝技的游僧出手相救。

这小子在做叶公公和叶大师之间选择了后者,不想一年年过去,他大师也没做成,反做了武林高手!

一直行走江湖,专做保人保物的生意,只要出价合适,他乐意就能让他做事。不过短短五年,他就自己创立了逍遥门,做了个门主,真是让她意想不到!

从那以后,他也没忘她的救命之恩,每每潜入聂国皇宫给她带些新鲜玩意,和亲到夏国,他居然也找来了,可是他刚才说什么,带她离开?

“本公主现在是夏国太子妃,为什么要跟你走?”聂子娴坐到桌旁,有些口渴,便为自己倒了杯水。

玄叶从凳子下走下来,立在了她的面前,有些不解:“以你的脾气,怎么可能愿意和亲嫁给一个面都没见过的男人!”

聂子娴喝了口水,漫不经心的回答:“我已经嫁了。”

“你是在怪我来迟了?”玄叶有些纠结的夺过她的杯子,怀里的布布都被主子突来的戾气吓得跳了下来,站在一旁舔着小脚掌。

前段时间,逍遥门里出了点事,他便没留意聂国发生的事,不想等他闲下来才打听到聂国长公主被和亲到夏国去了,他一连跑死了五匹马来到夏国,却已经来不及阻止。。。。。。

聂子娴觉得他莫名其妙,裹了裹衣服:“玄叶,你脑子想什么呢,把我当成困在城堡等你解救的公主啊,民间故事听多了吧!”

“你莫不是你喜欢那夏国太子?”玄叶手中的杯子握紧,本就冷俊的脸平添了一层薄霜。

聂子娴的脸瞬间就红了,抓起桌上的水壶连连喝了好几口才缓过气来嗔道:“你瞎说说什么,怎么就扯上喜欢的问题了!”

“不喜欢你干嘛还留下?”也许最了解她的应该是他才对,被自己这么一说就掩藏不了的傻女人,又有什么借口来解释?

他守护了她十年,而只来了夏国几天时间的她就情窦初开喜欢上别人了。。。。。。造化弄人!

聂子娴嘟囔着,躲开他省视的目光:“本公主还没玩够呢,那个夏国太子温温吞吞的好没味道,等我气得他跳脚抓狂了,没意思了,想走还不用你来操心!”

“是吗?”

“是啊!”

玄叶收了目光,放下手中已生裂缝的杯子,转过身背对着她:“既然这样。。。。。。夏国可没你的聂国好混,你没有免死金牌,又不可能收敛性子,我会在暗处保护你的,你自己多加小心!”

聂子娴转身本想臭他,哪知原处还留有余

音,人却没了影子。

布布也还没反应过来主子的匆匆离去,一见聂子娴眨巴着乌黑的眼睛伸手欲扑过来,忙撒了四只猫腿就跑。

“布布~”

在窗台一声柔情的呼唤,却换来另一声回应:“夫人,你怎么了?”

太子夏卿侯夜起小解,不远处闻了太子妃房间有响动,若不是他步履缓慢,可能就能碰上从窗口飞出的猫影。

聂子娴被吓了一跳,忙直接就关了窗户,刚还说起他,他居然就出现了,可叫她一阵紧张。

“我没事,刚刚。。。。。。刚刚赶走了两只耗子,太子你快回去睡你的吧!”

“耗子?”夏卿侯默念着,转身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夫人放心,明日我就让除非来抓耗子,他可会抓了。”

夏卿侯说完等了等,见房内的聂子娴没有出声,便也不叨扰她,缓缓走去他的客房休息去了。

聂子娴闻着脚步声渐行渐远,松了一大口气,还好她机灵,不然被这温吞太子发现她夜里私会男人。。。。。。

哼!她聂子娴怕什么,就是被当面撞见她也不怕!

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真是想太多,还是睡觉重要,不然明天就不能美美的挑衅太子了!

第7章 抱黑猫的家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