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1章 泛舟遇刺

  “太子殿下都不会游泳,是不会同意去泛什么舟的!”除非冷言冷语着,看得小七更觉得这人长得丑毙了。

“哼,那就要看是谁邀他去罗!”

望着高傲的小七,转身就走的背影,除非真有些懊恼,其实他也只是想告诉她事实,可对着这丫头就是难以摆出个好脸~聂国的女人啊~

小七提议让聂子娴和太子去宫内的荷花湖泛舟一事,聂子娴本来是拒绝的,可是一想起那晚他那句:“只因你是我夫人”,内心就有些荡漾起来,不看那令人恼火的温吞性子,这夏卿候绝伦的“姿色”还是可以摆在台面上让人赏心悦目的~

可小气这丫头又使坏了,居然怂恿着她去主动邀请,去就去吧,有什么事能难得到她聂子娴!

但是,不过一溜烟的功夫,聂子娴就大摇大摆的回到小七身边,小七好奇的一问,才知道她的公主大大真是高调,直接站在太子的书房门口大声吆喝着:“夏卿候,今晚去荷花湖泛舟去罗!!不准迟到哦~”

然后根本连回复都没等,就雄赳赳的回来复命了!公主大大太自信了!

直到夜里,吹着湖边凉飕飕的风,小七都在怀疑,这太子殿下到底会不会来呀~

聂子娴倒是心情极好,自个动着手,将一样样她喜欢吃的点心搬上小舟,又好奇的拿着舟桨在湖边打着水漂,一点也不担心人家会不领情不来的样子。

“小七,我今天穿的这个粉色罗裙好看不好看?”正沉浸在喜悦中的聂子娴扯着裙角,可爱天真的小模样都让人一时忘了那个傲娇跋扈的聂国公主是什么样子。

小七有些灰心的点点头:“公主~你都问了我八百遍了啦,要是太子殿下不来,你待会可别撕裙子泄愤哦~”

“他敢不来!”聂子娴举着舟桨挥舞着,忽然远瞧见那银白色的身影,以独特的步伐行来,便立刻收了桨扯着罗裙斯斯文文坐下来:“哎,来了,来了。”

见公主变得那般自觉,小七心里也喜开了花,大概等了一刻钟,太子殿下才行至舟前。

聂子娴本是等得不耐烦想要开口数落,却被太子今夜的行装吸走了所有的怒火,这人长得好看,就是穿什么都好看,银白色的蟒纹袍,更衬得夏卿候如夜里的星星,光彩夺目。

“太子千岁!”小七看得痴了,边行礼边不住的打量太子。

夏卿候放眼望了望这一湖的秋水,泛舟之事,他还真是头一次。

“夏卿候,你愣着做什么,快下来啊!”被那湖中一声脆亮的声音唤醒,夏卿候投目望去,聂子娴今夜是听了他的话,没有再画浓艳的妃子妆,让那笑容显得朴实甜美了许多。

除非见太子真要下湖,忙拉着他的衣袖:“殿下,湖深不知底,您又不会游泳,要不然还是让除非陪您一起去吧!”

“太子和太子妃游湖,你跟着去做什么,不许去!”小七一把又揪住了除非的猪耳朵,拉离太子身边,除非一个堂堂武功高强的贴身侍卫,偏偏就是对付不了这个刁蛮小七揪耳神指。

夏卿候上了舟,有些重心不稳,聂子娴忙一把握住他的手,让他站稳:“你小心一点~”

“谢夫人~”握着那有些婴儿肥的小手,夏卿候都有些微愣:“夫人的手真小~”

居然说她手小,想想那个会跳舞的什么箫,手指定是纤细如荑,心中不快,便甩开他的手:“你的手又冷又瘦!”

夏卿候有些不解,这刚还高高兴兴的小人儿,怎么瞬间就变脸了,想来莫不是不喜欢别人说她手小。

“为夫不曾握过其他女子的手,刚就是觉得夫人的手握在手里软绵绵的,随口一说,不想让夫人不乐,还请夫人见谅~”

平时聂子娴最讨厌那些文人文绉绉的,咬文嚼字,看夏卿候也是这毛病,可刚才的话似乎听在心里反而舒坦多了。

“本公主也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你别动不动就见谅见谅的,快快坐好,不要再耽误时间了!”聂子娴握住舟桨,快快向外划去,夏卿候也拿起桨想学她划水,却始终赶不上那急切的节奏,如在水中轻拨般,看在聂子娴眼里格外别扭。

“你以为你在弹琴呢,使点劲啊!像我这样!”聂子娴摇着拨浪鼓般的小脑袋,随着一下一下的划动,上下起伏,看得夏卿候只能摇头轻笑。

笑笑笑,那么文弱一人,真的就是聂子娴的夫君吗?

不过~笑起来好看,比那天上的月亮还好看,就也算能弥补这点不足吧!

靠聂子娴一人发狠之力,终于都了湖中央了,夏卿候适时递上一杯水:“夫人,累了吧,喝口水~”接着又送上手帕:“擦擦汗~”

聂子娴被照顾着,默默然调笑道:“我怎么感觉自己像个刚从田里劳作回来的相公,你是那端茶递水的小妇人了?”

“呵呵。。。。。。为夫惭愧,手无缚鸡之力,辛苦夫人了~”

就这么一句话,聂子娴感觉自己双手充满了力量,捣腾着舟桨转了转:“哈哈,别看我手小,现在就是让我载着你绕这荷花湖三圈,我都不会觉得累!”

夏卿候依旧微笑着,十分捧场的鼓掌赞扬:“夫人真是厉害!”

似乎还真没人真正那样夸奖过她,聂子娴更加傲娇起来:“这有什么,改天让你瞧瞧本公主这一身武艺,你就知道厉害是个什么定义了。”

话刚说完,本平静的湖面忽然掀起数层层波浪,无数黑影从湖面窜了出来,一时间竟然飞出数道蹭亮的飞镖,同时都是朝着聂子娴杀去的。

刚说起武艺,就来机会了?

“夫人,小心!”夏卿候一声呼唤,本要站起身,却因聂子娴先起身挥动着舟桨去挡飞镖,而使得舟身摇晃,夏卿候反跌坐到的舟底。。。。。。

几个小飞镖,聂子娴还是应付得来的,那几个黑衣刺客借着一张薄竹立在了湖面上,抽出长剑又向她刺来,聂子娴一桨在手,百毒不侵,几招之下还没那么容易被打败。

可舟桨毕竟还是挺沉重的,就在聂子娴打得有些疲惫之际,心系夏卿候的她,低头看去,那个家伙,居然软躺在周底下,睡着了?

她在这拼命,他不帮忙就算了,居然能睡着?这气得聂子娴怒火直升,好看还真不能当饭吃啊!

手中的挥舞的舟桨被怒火驱使瞬间来了力量:“夏卿候你这个懦夫!看本公主弄死了他们这几个败类,再回头怎么教训你!”

舟桨依旧凶悍,但真正让黑衣人失败落水的是暗中出现的几片飞叶和银针,就在最后一个刺客被银针扎喉,飞叶穿心时,湖中的摇曳的小舟终于支撑不住,颠倒进到了湖里。

聂子娴咿咿呀呀叫唤着,也阻止不了落水的悲剧,可是更让她觉得悲剧的是,她还的去救那个落水了居然都还没醒,直接沉了下去的夏卿候!!

冰凉的湖水下,聂子娴一路追寻着夏卿候紧闭着双眼任由下沉的身影,他如此看起来不像睡着,难道是昏迷了?

岸上的除非和小七本在私下打着口水仗,直到船翻才反应过来,一阵焦急的呼唤后,终于见到公主拖这太子在艰难的游回岸上,除非立刻下水,去接了两人上来。

大喘着粗气回到岸上的聂子娴,被小七找来的外袍裹着,而一旁的太子却依旧喊不醒。

“太子这是怎么了?溺水了?”小七慌乱着左右转悠,就是不知怎么帮忙。

聂子娴一个翻身:“溺水简单,我知道怎么救!”

然后一扔外袍,推开碍事的除非,扑上去就横跨在太子身上,啥也不顾,首先就双手对着他的胸猛力来几个按压,接着在四个大铜铃般瞪着的眼睛下,嘟着小嘴鼓着气对着那两片薄唇就是一吹,再来一吹~

可那清秀苍白的脸居然没有一点点反应?

“本公主还有办法!”说着聂子娴挥手给那白嫩的脸来左右来一个耳刮子!打得那个响啊,小七和除非的心都抖了两抖!

“夏卿候!夏卿候!!”聂子娴见仍旧没效,拉扯着夏卿候的衣服又一阵上下颠倒:“醒醒~醒醒啊!”

除非实在看不过去了,一把将小个头的聂子娴提了起来,扔到一边,探了探太子的鼻息,看起来一切正常,不是溺水,难道是。。。。。。

“太子妃,这太子是什么时候昏过去的?”除非认真的质问着,本还生气被拎开的聂子娴也不敢怠慢,想了想到:“刺客出现一开打,他就睡着了~”

原来如此,怪不得前几日太子说秋天来了,除非一把抱起夏卿候,小七忙追问:“快叫太医来看看吧!”

“不可,太子妃,这件事不能宣扬,对你对太子都不好!还有小七,你若叫来太医传出去,太子出事我们十个脑袋也不够砍,懂吗?”

聂子娴一听,拦住除非就要动手:“大胆奴才!你不传唤太医,至太子于不顾,本公主饶不了你!”

除非此刻并没为这太子妃对太子的关心动容,只是更加郁闷:“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快快让开,否则太子真出了什么事,谁也担待不起!”

小七见除非那么凶悍,忙拉着公主退到一边:“公主,除非是太子的贴身护卫,对太子的事他最懂,我们还是在旁边等着吧~”

聂子娴憋住气,回了东宫,除非就抱着太子跑进卧房,反关住了门,根本不让任何人进去探看,谁也不知道屋子里面正在发生什么~

第11章 泛舟遇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