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4章 这个络腮胡子真欠揍

  清晨微凉,聂子娴和小七穿着公公的衣服,远远就仰头看到那血红的宫门高达三丈,紧闭着,看起来威严冷肃,看守的侍卫也是站如雕塑,手持的长戟寒光禀禀~

踩着小碎步的聂子娴和小七刚到门口,就被拦了下来,而拦她们的还不是普通的侍卫长,是夏国禁卫军头头宁琼!

守宫门的侍卫们其实也觉得稀奇了,这是哪来的秋风把他们恃才傲物的禁卫军头头叫到城门口来了,他通常不是在宫内巡视晃悠的嘛~

聂子娴哪里认得夏国的官,照常出示腰牌,正儿八经的直视着宁琼,瞧着这一身的铠甲倒是晃眼,不过这人看起来不讨喜,满脸的络腮胡子,一双大眼睛瞪得都出血丝了,像要吃人似的!

“你们是哪个宫的太监,出城要做什么?”宁琼对腰牌没有疑问,但是对这两个太监有些质疑,只因面前这一个倒是淡定从容,另一个跟在后面的畏畏缩缩,看起来抖得厉害!

“奴才是御膳房的采办,今个儿赶早了,要出宫置办些东西,腰牌也看过了,怎还不放行啊?”聂子娴学着聂国老屁股太监古谷的语气,以往如此,一般人都以为这公公有势力,不会横加阻拦。

可是碰上的偏偏是宁琼,他绕着两人走了一圈,突然一把拉过她身后的小七,吓得小七“呀呀”叫唤着,瞬间声音都暴露了!

“恩?你不是太监?”宁琼大惊,怒声质问。

“公……公~主……”小七惊恐的小声呼喊,让宁琼又抓了个正着,沉着声音问道:“你刚才叫那太监叫什么?”

聂子娴对这种情况也是见惯了,稳定了分寸,伸手又将胆小的小七拉回来藏到身后,镇定自若的解释:“大人,您没听全,这厮太紧张了,刚才是叫奴才公公呢,公公~朱……朱公公~”

宁琼依旧怀疑的审视着面前的“朱”公公,又扫视了小七一眼,见她神色闪躲:“可他刚那叫唤的这嗓音不太对呀。。。。。。”

“哎~大人,这刚来的,净得不够利索,落下了病根了,您懂的~”聂子娴眼带深意的巧言瞎诌着,小七机灵的也变换了表情,泪流满面的配合着。

这宁琼还想要发问,聂子娴可有些急躁了:“大人,您这腰牌也看了,问也问了老半天了,再不放行,耽误了御膳房的事,奴才也不好交代啊!”

宁琼锁着眉,退后一步放行,聂子娴和小七终于松了口气,只见高大的城门缓缓打开了,两人互看一眼,欣喜异常。

呵,她聂子娴叱咤聂国皇宫的时候,他宁琼还在家里玩泥巴呢!跟她斗,小菜一碟~

可是就当两人得意洋洋的要出去时,宁琼忽然又改变了主意大声下令:“拦住他们!”

数十把油光呈亮的长戟瞬间架在了两人的细脖间,聂子娴忍无可忍了,这是要逼她动手的节奏啊!

小七见公主面色发青,忙抢了话先询问:“大人,这是为何啊??”

“先将两人收押,派人去御膳房查下,今天有没有出宫置办东西的公公!”宁琼靠着自己多年来的经验,就是看着二人不顺眼。

得罪个御膳房有什么,反正他自带亲亲娘子的三菜一汤,又不稀罕御膳房那点肥肉~

小七慌了,扯着公主的衣袖摇啊摇,怎么办,惨了,惨了,一查不就露馅了~

正当宁琼威严的转过身去,突然后脑勺一阵闷痛,“当啷”几声,掉落在地的不正是出宫的腰牌?

那厮竟然敢当着那么多手下的面用腰牌砸他!他居然还一点没反应过来,被砸中了!

“谁!你们谁动的手!”宁琼怒了,抓起那硬邦邦的腰牌大声质问。

此时的聂子娴却摸着小七的脸在那嬉笑:“七公公,你今天水粉涂的有点多哦~”

“是吗,呵呵~”小七迎合着回答。

跟他装蒜!以为他真是吃素的!

“来人,把两个太监给我抽鞭二十,公然挑衅禁卫军长,藐视宫规!打!”宁琼气急了,就两个太监敢欺压到他头上,他一个禁卫军头目,不整治一下颜面何在!

侍卫们得了命令,就要上前绑人,聂子娴岂会束手就擒,一声呵斥:“你们谁敢动我!”

这当头气势还真唬住了要动手的侍卫,他们面面相觑,一时不敢上前。

宁琼嘴巴都气歪了,一甩手里的腰牌砸在地上:“你们这群孬犊子,愣着做什么,给我吊起来打!”

“欠揍啊,你这络腮胡子!”聂子娴摆好了架势,最多就是打一架,有什么好怕!

小七就不同了,拉着跃跃欲试的大大:“公主,还是亮明身份吧,打架不好~”

竟敢骂他性感的络腮胡?宁琼已经忍无可忍,刹那间长剑出鞘,他要亲自收拾这个目中无人、胆大包天的朱公公!

而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匹骏马由远处奔驰而来,吸引了众人的关注。

能在宫中骑马的人,除了格外受皇帝宠爱的二皇子荣王,已无其他。

宁琼忙收了剑,弓着身子上前请安:“荣王千岁~”

骏马停在了宫门前,居高俯瞰的荣王夏卿朗扫了一眼现下的局势,不愿多加理会,瞥了一眼宁琼冷语道:“宁大人,让让,本王要出去。”

这二皇子荣王小心眼也是出了名的,谁敢得罪,哪天屁股上插把箭都不知道谁射的!

宁琼自然不敢开罪,忙挥着手指挥:“快快快,给宁王让路!”

那群侍卫立刻把聂子娴她们架到旁边,聂子娴倒弄着拳头,也没异议,暂时闪到一边,荣王什么的,不关她的事,这和络腮胡子打架也不急于一时,让人家先出去也无碍。

夏卿朗挺直了腰板,英气逼人的缓踢了下马肚子,就出了宫门,可行了一段路程后,却又余光闪现,刚才那个眉清目秀的太监很眼熟啊,哪里见过了?

是那个聂国公主聂子娴,太子十分宠溺的太子妃!

马头急转,哼!夏卿候,可让本王抓到你软肋了!

第14章 这个络腮胡子真欠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