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3章 整蛊欢乐多又多

  不日,除非兴致昂昂的向夏卿侯汇报:“太子殿下,宫里出了好几件奇事了!”

“哦?”

夏卿侯躺在摇椅上,晒着秋日的太阳,看着书,对除非的话并没有产生兴趣。

可除非激动劲在头上,不吐不快:“听说,皇后穿着新制的凤袍逛御花园时,凤袍尾突然撕裂脱落,皇后狼狈的在众人面前围着断布回了宫!”

“然后是荣王本邀了贵族好友参观收藏,突然发现他珍藏的最心爱的十八把神弓都被老鼠咬断了弓玄!”

“再而是三公主新用的胭脂过敏,脸肿成了包子,四皇子饲养的十几只绿嘴鹦鹉的毛一夜间都掉光了!”

夏卿侯悠悠然看着书本,摇头轻叹道:“除非,你何时变得这般八卦,关心起宫中这些流言了!”

“卑职惶恐~”

除非苦着脸:这些都是小七那听来的,本想拿来逗太子开心,哎,看来真是被小七那丫头带坏了!

就在这时,太子妃聂子娴笑哈哈跑了过来。

“夏卿侯,我跟说几个笑话!”

“什么笑话?”夏卿侯缓缓放下书,从躺椅上坐了起来。

聂子娴又怼开了无辜的除非,手舞足蹈在太子面前表现着:“皇后今天逛御花园,凤袍尾居然断了半截露屁股了!”

“啊?有这事?”

“还有那二皇子本来要炫耀他的神弓,哪知那些破弓的玄全被老鼠咬断了!”

“不会吧?”

“还有还有,那三公主脸乱涂胭脂,肿成猪头了!四皇子的养的鸟兽全掉毛了,你说好笑不好笑!哈哈~”

“呵呵。。。。。。好笑,好笑。”

看着两人一唱一和满脸的灿烂笑容,除非冷目,这就是区别!!太子偏心,他说就是搬弄是非八卦,太子妃说就是好笑,郁闷!

“禀告太子,仓御医求见!”通报的太监上前请示。

“传进来吧!”夏卿侯摆摆手,准了。

一旁的聂子娴止住了笑意,满心不解:“他来做什么?”

“仓御医来自是来为太子诊脉了。”除非抢着说道,却被聂子娴给了个鬼脸。

也不知小七跑哪玩去了,等她来,非让整治下这个最刁蛮的除非。

“你有哪里不舒服吗,这几日也没犯嗜睡症吧!”聂子娴颇为关心的望着他,脸还是那般精致,气色还是如常的慵懒温吞,没有异常的样子。

“子娴多虑了,仓御医来也只是按惯列复诊,并不是我不舒服。”

说话间,穿着白色官服的仓影走了过来,远就见太子妃也在左右,内心不免忐忑,拱手低头便行跪拜之礼:“太子千岁,太子妃千岁,除护卫有礼!”

“平身吧,除非,赐座。”夏卿侯说着,除非忙着端椅子,可一旁也坐下的聂子娴却在捂嘴偷笑。

仓影很快坐好,拿出药箱中的干净垫布盖在椅子把手上。

夏卿侯伸手放下,见子娴笑得更厉害了,忍不住狐疑:“子娴,你在笑什么?”

仓影紧紧低着头,不敢去看太子妃,她莫不是又要拿他的黑开刷!

“我就觉得仓御医的名字特别有趣,仓影,苍蝇,呵呵,苍蝇也是黑色呢,于你还真对得上!”聂子娴记起玄叶听错时闹的笑话,毫无顾忌的调凯起来。

仓影触摸的手指抖了抖,然还是平稳放在了太子手腕之上:“太子妃真会开玩笑~”

“仓御医不必多心,子娴就是嘴上说笑,并无恶意的。”

望着面前闲恬温润的太子,真不知平时是怎么忍受这个傲娇公主的了~

屏息凝神,指间的脉率还是如前些日子,并无差别,以往白御医就未曾。。。。。。这可是太子,未来的国君啊~

“仓御医,仓御医?”夏卿侯见仓影面色凝重,高低眉挑着,看起来很是纠结,呼唤了几声才见他惶然反应过来。

“禀太子,您的脉象并无大碍,卑职之前调的那几服药可有按时服用?”仓影收回手,温声询问。

夏卿候拉了拉袖子,盖住露出的手臂,点了点头。

“如此,那方子还要再改改。”仓影补充说道。

“你这个庸医,吃什么药,不是说并无大碍吗,干嘛还要吃药!”聂子娴一拍桌子焦急的质问了,到底夏卿候有什么问题,动不动就吃药吃药,不会是这个黑黝黝的家伙在故弄玄虚吧!

看样子太子妃对他的医术还是很质疑,仓影忙回头解释:“太子妃息怒,太子脉象无碍,但仍需要调理,气虚体弱虽不会有明显的症状,但也不容忽视。”

“仓御医不必介怀,太子妃也是关心我,不过说话直白了些。”

这个太子,护短也护得太明显了,聂子娴就算是黑的也能被他解释成白的了!

“卑职不敢,卑职理解。”仓影点头认怂,一旁的聂子娴却冷气一哼,起身话也不说就走了。

夏卿候微微叹了口气,看着依旧卑微的仓影,从旁的小桌倒了一杯温水递了过去:“仓御医进宫也有一年了吧,听说你并不是京城本地人?”

仓影忙接过杯子:“卑职出生于福州乡里,能来京城全由当时福州的太守徐大人推荐。”

“家中可还有其他人?”

“仅有一个妹妹。”

仓影不知太子为何会问起这些,但其实随便去查都是能查出来的,他也没必要说谎。

夏卿候拿起书本,不动神色又躺了回去,唇齿之间露着习以为常的笑意:“那今后还是麻烦仓御医多费心了,除非,送仓御医出宫吧~”

除非得令,伸手指引:“仓御医,请。”

“卑职告退。”仓影又鞠了一躬,龙心难测,这太子的心也是深不见底,为太子执掌御医这事都不知是福还是祸~

两人走到了东宫门口,仓影拱手:“谢除护卫相送,卑职。。。。。。。咦?我的药箱忘记拿了!”

除非与他刚要回头,就见太子妃当啷的甩着药箱的绳子,一蹦一跳的过来了:“仓御医可是在找药箱啊,本太子妃给您送过来了!”

仓影忙冲过去接过,宝贝似的抱在怀里,里面可有他不少宝贵的药瓶子,随便摔了一个都要心疼死了!

“谢太子妃。”仓影不忘再次行礼,本想打开检查一下,却被聂子娴一掌拍在了药箱顶上:“不要打开了,本太子妃保证,里面东西完好无损,一件不少,若是你回去了发现少了什么,只管来东宫找我!”

这话说得义正言辞,让人家仓影岂敢硬要打开了呢!除非看在眼里,心中只能替这小御医默哀。

“是,是,仓影先行告退。”仓影听了话,乖乖背上了药箱,急急忙忙的出了东宫。

人一走,聂子娴就暴露了本性,捂着嘴又是一阵前俯后仰的大笑,除非看急了眼,长脸拉得更长:“太子妃是不是已经将仓御医药箱的东西都弄坏了?”

“除非你什么话啊,本太子妃怎么会骗他了。”聂子娴拍了拍手,得意的眨了眨眼睛:“里面的东西我连碰都没碰一下了,就算弄坏,也只能是仓影这庸医自己弄坏!”

说完,一扭头,高傲的走了。

除非想不通了,仓御医那般宝贝的东西,怎么会自己弄坏,真是不知道这太子妃脑袋里装了些什么!

快到太医院了,仓影摸了摸药箱,还是有些不放心,停下来将药箱放在护栏横木上,寻思着还是检查一下的好。

药箱开启,猛然几只庞然大青蛙从药箱纷纷蹦了出来,直扑向惊慌失措的仓影,他脚下一滑:“啊!!”

在慌乱之间,药箱被仓影自己抛了出去,里面零零细细的东西在天空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结局是碎满一地~

“呱呱~”一只青蛙还在摔地上的仓影头上鼓泡泡,而仓影四肢抽搐,欲哭无泪~

第23章 整蛊欢乐多又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