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1章 深情直白的表白

  聂子娴不放心的在院子里徘徊,大概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才见仓影出来。

他恭敬的向她鞠了一躬,心有避讳的就想离开,却还是被聂子娴拦住:“站住!你跟太子在里面说什么了?”

“太子他。。。。。。就是问了卑职一些调理身体的问题。”仓影低头说着,也不敢看她:“天色已晚,太子妃还是早些安歇吧~”

聂子娴心想这人肯定没说实话,但也不能在这动手逼问,改日让玄叶再找他算账好了。

“仓御医,天黑得很,你还是拿个大灯笼再走比较好!”聂子娴不知从哪捞出个大红灯笼,递了过去。

仓影受宠若惊的接过道谢:“谢太子妃好意,卑职会注意脚下的。”

哪知她聂子娴嘴一扁,背着手抖了抖脚后跟回答:“我不是让你注意,你也知道自己有多黑吧?到时就怕那寻守的御林军一不小心,将你和这夜色视为一体,误以为你的衣服在四处飘了。”

仓影顿时语塞,手里提着那大红灯笼僵硬了片刻,跟女子斗嘴没好下场,跟太子妃斗气更加后患无穷,还是认栽吧:“太子妃说得极是,卑职告退~”

“慢走不送。”

望着黑黝黝的仓影狼狈的离开,聂子娴却一点整人的高兴感觉都没有。

夏卿侯还躺在她的床上了,怎么去面对了?他是不是还在生气了?

紫檀香徐徐飘着缕缕青烟,却因除非冲进来而簌簌改变了会烟姿。

“太子殿下,您没事吧?”除非跪地愧疚的拧巴着长脸:“除非无能,没有保护好您!”

夏卿侯倚靠着床栏,帘布遮住了他的面庞,只传出他淡然的声音:“怎么能怪你了,这是我自己的问题。”

“要不要找户大哥再瞧瞧?”

“不用了。”夏卿侯摆了摆手:“太子妃了?”

除非一听这三字就很不高兴站起身:“这个聂国公主,之前还打晕了我想去找皇上,刚才在门口远看着她又在奚落御医,真是。。。。。。一点不消停,就知道添乱!”

“嗯?”太子轻哼了声,除非知道失态,立即委了身又跪下:“卑职妄言了。”

“这是太子妃的房间,你扶我回去吧!”

夏卿侯掀开帘子欲起身,除非也要上去扶,这时聂子娴却抱着一床被子走了进来:“夏卿侯!”

除非停了手,这明黄色的被子不是太子房间的吗?

“子娴。。。。。。”夏卿候也有些惊讶。

却见聂子娴兴致勃勃的抱着被子,怼开挡路的除非,一抛就将被子甩到了床的内侧:“不用走了,今晚睡我这就好!”

这太子妃是很明确要伺寝了?不对,看起来更像是强制要太子侍寝才对吧~

除非张着嘴要说话,却被应时跑进来的小七一把又拧住了耳朵往外拉:“还愣着干嘛了,耽误主子们休息,你好意思啊!”

门被有心的关上了,聂子娴也不正眼看他,脱了鞋自顾的就爬上了床,拉扯着明黄色的被子盖好笔直的躺着。

紫檀香的味道此刻显得欲加浓郁起来,夏卿侯侧首看她闭眼在假装睡着,便也缓缓躺下:“子娴~”

“嗯。”

“今夜为何留我在这就寝?”

“搬来搬去的也麻烦,何况我们是夫妻,睡一起很正常啊!”

也是,不睡一起才不正常不是,他们也快不正常一个月了呢!

“子娴~”

“又怎么了?”聂子娴嘟囔着,莫不是要就白天的事教育她了吧~

“你为什么愿意远嫁到夏国来,做我的太子妃?”

不是责怪,但他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聂子娴睁开眼看着夏卿侯,而他正着头望着床梁的薄帘,没有了微笑,静默的脸看起来有些陌生。

原来不笑的时候,他是这个样子,静默的背后似乎藏着许多她不所知的秘密。

“夏卿侯,那你为什么又愿意娶我这个远嫁而来的公主了?”

夏卿侯闻言偏首,认真的看着她:“因为娶谁我都无所谓。”

。。。。。。

聂子娴怒火上升,拳头紧握着伸出来,却没忍心给那俊白的脸一拳,她干嘛要打他,他不过说了心里话,难道他要说久闻聂国公主德才兼备,娶她是一片热诚,才对吗?

“为什么?为什么无所谓,没娶本公主,这夏国美女也是如云,那个素潇潇就很不错,你总会遇到喜欢的人啊!”

聂子娴一脸天真的说着,夏卿侯只是默然,转而道:“子娴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如果我告诉你,本公主在聂国时预谋造反,混不下去了才被逼和亲,你信吗?”

明皓如雪的齿间是止不住的笑意,聂子娴伸手顶了顶他的胳膊,尴尬道:“你笑什么,我又没说笑话!”

“呵呵,我不信子娴会做那种事,就觉得你是在说笑话了。”

才成亲一个月,他就相信她,可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父皇却。。。。。。

“子娴,你怎么了?”夏卿侯发现聂子娴竟然眼圈泛红,咬着下唇似乎很委屈的模样,有些心急的劝慰起来:“好了,我信,子娴说什么我都信,你别难过好不好?”

聂子娴鼻子一吸,咧嘴瞬间又阳光的笑起来:“夏卿侯,你是不生我的气了?”

“我为何要生气,子娴何错之有?”

这个家伙,又将她的过错撇得一干二净了!

“之前我打了全东宫奴才的屁股,还故意摔了你心爱的玉棋盘,在宴会上使坏绊倒素潇潇,你都没怪我。可这次,大闹上书坊、气晕太傅可是闹到了皇上那,要不是你嗜睡之症犯了,我还不知道要闹到什么地步了,你还说何错之有?本公主都不好意思不认错了!”

聂子娴一股脑全说出来,心里才算舒畅了些。

但夏卿侯却仍旧默然着说:“子娴不是都认过错了,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

夏卿候这个家伙,老是这么护着她,当初还说过只因你是我夫人这种话,看来,聂子娴也不能不表白一下心意了。

明黄色的锦被被揉搓着,聂子娴深吸了几口气,瞪圆了眼也望着头顶的床梁:“夏卿候~在夏国我没有了免死金牌,但是我有你。现在我才知道每次惹祸都是你在默默帮我擦屁股,体谅我,照顾我,所以我也想好了,我要踏踏实实永远和你在一起!”

“。。。。。。”

多么荡气回肠,深情直白的表白,这个温吞的太子应该是被她洋溢的热情给冲昏了头,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了吧!

聂子娴扭捏着,慢慢瞟眼去看他,可羞涩红晕的小脸却在刹那间冷冻了起来:“夏卿候!本公主正表白呢,给我醒醒,不许你睡觉!”

聂子娴一屁股坐在夏卿候的肚子上,发狂的摇晃着那虚弱的小身板,可嗜睡之症一来,天塌下来也叫不醒这太子爷了!

摇累了的聂子娴最终跌睡在了一旁,伸手还想给这家伙来个“爆栗”,却将弹指放在了他头边又无声收了回去:“罢了。”

捞起被子盖好,望了望仍在熟睡的夏卿候,这么近距离看他,那脸庞更加温顺精致了,这就是他聂子娴认定了的夫君了:“夏卿候,以后你就本公主的亲人了,我也会好好照顾你,你也要继续偏袒我哦~”

说完,带着甜美的笑意,聂子娴渐渐进入了梦乡,这一次梦里不再只有看不清面貌的母妃抱着她,还有温柔的夏卿候在一旁守护着她了!

第21章 深情直白的表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