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6章 打架最欢腾

  “放开那女子,让我来。。。。。。”

众人侧目,只见前排那矮小精悍的人儿,霸气侧漏的一声呵斥,看起来很凶狠的样子,但是刚踏出一步,就被自己放在脚前的物品绊了个脸朝地,屁股朝天,呀呀直喊疼~!

“子娴~”

“公~小姐~”

夏卿侯被吓了一跳,小七忙激动的过去扶人,除非幸灾乐祸,素潇潇掩面偷笑。

台上的秃头大汉摸了摸额头,还真被刚才那气势吓了一跳:“呸,没本事就别瞎嚷嚷!”

转而继续看着面前的小恬恬,伸手就抓住她的小手往外拉:“小恬恬,走,陪哥哥喝酒去~”

其他三四个小喽喽跟着起哄,在后面推波助澜的叫嚣。

这时,一个红色的身影突然跳到了台前:“放开她!”

“呀的!谁又敢来坏我的好事!”秃头大哥碎了口唾沫,直接喷在了某人的红鞋子上。

红衣公子一声尖叫:“呀呀呀!本公子今个儿刚买的新鞋!来人啊!给我往死里打打打!”话完,身后一群红衣手下冲上了台,两伙人迅速打成了一片。

而这喜欢穿满身红,喷得香喷喷的贵公子,素潇潇算是认出来了,他就是京城御史大臣的独子---许裘!

这个许裘,天生一副俊俏小脸,却是京城出了名风流滥情,喜欢拈花惹草的贵公子,在这种地方见到他一点不奇怪,可是千万别被他认出来,他父亲与他爹算是至交好友,常有往来了。

“可恶~”聂子娴好不容易爬起来,却见台上早已打成一片,何时冒出个红衣妖孽,居然敢抢她的风头!

说起来,他那些手下都是武功高强,没打几下就把那些个混混打趴了!

聂子娴心叹,好一个英雄救美,虽然这英雄看起来衣着品味有些问题~

丝帘已开,那艺妓小恬恬被许裘拉到了一边,细看确是一个美得不可方物的女子,不过就是气质清冷了些~刚才那粗鲁大汉如此刁难,她竟也能临危不乱,一声未出。

“恬恬小姐,你没事吧?”许裘笑着,彬彬有礼的细声慰问。

“无碍,谢公子搭救。”小恬恬清冷着眸子,行了一礼就要离场。

许裘却当场又拦住了她,抽出腰间别着的纸扇一开,上面赫然写着“玉树临风”几个墨字:“恬恬小姐,还不知道我是谁呢,别急着走啊~”

“君子之交淡如水,又何须知晓姓名,公子请放小女子离开。”

这京城多少女子被他俊俏的容颜和显赫的家世迷得团团转,这个小恬恬,莫不是在欲情故纵~

“恬恬小姐,别如此拒人于千里之外嘛,本公子不过是欣赏小姐的才艺,想让你来我府上单独为我表演,不知小姐可否赏脸?”

原来是另一个登徒子,小恬恬横眉冷对:“不巧,今日身子有些不舒服,公子还是改日再约吧!”

“本公子府上有最好的大夫,你有什么不舒服都可以诊治,来人啊,请恬恬小姐过府一叙!”

敬酒不吃吃罚酒,红衣手下上前就抓住了那细弱的胳膊,强制要带走她。

许裘得逞的一笑,居然敢如此不给面子的拒绝,不就一个艺妓,真拿自己当人物了!

几人刚要大摇大摆的离开,一个飞来异物猛然砸在许裘的脸上,砸就算了,居然还粘住了他英俊无论的脸! 一把扯下:“冰糖葫芦!!?”

“哼!本还以为你是什么英雄,如果刚刚那是癞蛤蟆,你就该是黄鼠狼!”

聂子娴巴拉着袖子,破口大骂,要不是今个儿衣服穿得太束身,她才不会摔那一跤,让这个家伙先逞了英雄!不过现在也好,还是有架打~

“哪来的野丫头,居然敢毁我的脸,来人,打打打!”许裘怒了,他最不能忍受就是脸被弄脏,这一脸黏糊糊的红糖,他擦都擦不掉了。

“哼,本公主几百年没动手了,今天就要拿你们松松骨头!”

聂子娴气势汹汹的提着裙子,踩着凳子就爬上了台,小七慌了,公主那功夫来回最多十招,打那些不会武功的没问题,打会武功的不厉害的也没问题,打那么多个会武功又厉害的那就不好说了!

“除非,你武功不是很好吗,快去帮帮我家公主啊!”

小七向除非求助,除非却抱着手冷哼一声:“不去。”

“除非~别让他们伤了太子妃~”然而身侧太子不温不火的发话了,除非气恼的叹了口气,伸手拔下头上的糖葫芦作为武器,飞了上台去帮忙。

有除非插手,聂子娴要打这个,他抢先一脚踹地上,聂子娴要打那个,他飞来一掌劈晕,气不过的聂子娴又举起凳子要砸人,除非侧身而过,一手撂倒,哪只砸下的凳子停不住,直接砸碎在了除非宽阔的后背上了!

“哇呀呀!疼死我了!”除非跳脚抚摸着后背,这太子妃一定是故意的!

聂子娴举着仅剩下的两椅子腿,还一脸嫌弃的瞅着他:“碍事!本公主都没打到人,你快闪开点!”

然而另一边,许裘焦急的看着自己人居然打不过,左一个右一个在眼前飞离,可恶!这些什么人啊!

在局中被人遗忘的恬恬小姐却是被挤到了台边,一脚踩空竟然从台上摔了下去,这个关键时刻,夏卿侯是距离最近的,他心地纯善肯定是要去救人的,可这反应实在跟不上节奏,脚步温吞向前几步,双手往前伸着,直愣愣就看着那美丽的身姿从眼前摔到了脚边~

小七无奈的摇摇头,想来就太子的反应来算,没接着,很正常!

“小姐,真是抱歉,你没事吧?”夏卿侯满心内疚的转而伸手去拉她。

小恬恬屁股虽疼却咬牙忍着,嗔怒的一抬头,却被面前男子的脸美呆了~世上竟有这样的男子,长得纯然的柔眉顺目,说话声音鸣铃温柔,翩然气质彷如独世而立~

“小姐~小姐~”

“我,我没事。”伸手与之相握,如果可以与他这样的男子执子之手,白头偕老,那该多好啊~

小恬恬正沉浸在美好的向往之中,忽然一声脆脆的声音将她惊醒:“夏哥哥!夏哥哥!我好怕~”素潇潇看出来这又是个迷上了她太子哥哥的女子,忙拿下了手帕迎上去,拖着夏卿候拉到一边倚靠着。

这个美丽倾城的女子难道是他的心上人?小恬恬侧目揣测。

“别怕!”夏卿候拍了拍素潇潇的肩膀安慰着。

台上正打得欢腾的聂子娴一斜眼,居然看到她家夏卿候被两女人围簇着,乖乖,趁她聂子娴不在,这两女人就对夏卿候虎视眈眈了!

许裘焦急的瞎跺脚,忽然那蛮悍的女子大眼睛闪动着瞄上了他,二话不说一脚就踹了过来,直接将他踹了出去,摔在了夏卿候他们面前。

“哎哟哟,你这个野丫头,竟敢打我,不想活了你呀!”许裘哇哇叫着,聂子娴轻跳下台,上前来一脚猛力踩在了他胸口上,又是一声惨叫:“啊呀呀!!”

“让你嚣张!”

“子娴,你没受伤吧?”夏卿候望着这一幕,却是担忧着问起聂子娴,素潇潇和小恬恬都是一愣,明明被打的是别人,这心担的好像有些多余了吧!

许裘苦着脸突然看到人群中有个人很眼熟:“素小姐?素小姐救命啊!”

“恩,潇潇认识?”夏卿候好奇的问道。

素潇潇忙丝帕遮面,摇头否认:“不认识,不认识。”

这明明就是爹爹的好友素太傅的千金,怎个就假装不认识了,这些到底是什么人啊?许裘已经无力再去想明白了,胸口还被人家踩着了。

“官府来人了!快跑啊!官府来人了!”

门外忽然一阵叫喊声,素潇潇和小恬恬一分神,本还在身边的夏卿候就忽然不见了,追望去,原来被聂子娴拖着挤出了人群,看样子是要开溜了!

“公主~公主~别丢下小七啊~”小七本还在拿东西砸人了,一见公主不见了,就要哭起来,除非飞身落在旁边:“我还在呢,你急什么,走了!”

说着,就扛起她,疾步冲了出去。

素潇潇内心好奔溃,太子哥哥就那么走了,害她只能硬着头皮还得拼命挤出去,聂子娴,这个惹祸精!!

在乐音坊仆人们的保护下,小恬恬也安全从后门撤离了出去,依依不舍间,不知能否再有机会见到那个玉人般的温柔公子~

身为御史之子,那些个官兵怎敢刁难,踏出乐音坊,狼狈不堪的许裘,红衣裳也破了,脸也脏了,鞋还有一只不知落哪里,忍不住心里窝火,一挥手中的纸扇,却发现纸扇上居然已经烂得只剩“风”字!

该死!!二皇子吩咐的事没办成,还吃了那么大一个亏,刚才,明明看到了素潇潇,她却不认,还有那丫鬟叫那野丫头什么来着?公主?

第26章 打架最欢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