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8章 知己,知己否

  户川云嫌弃的举着手兜一阵唏嘘的看了又看,上面所谓的两只蝴蝶??这方块厚重翅膀的应该叫飞蛾才对了,飞不飞得起来更加让人质疑~

 这时身后又出现另一个伶俐的身影,夺去了那手兜,转而出现在夏卿候身侧,缓缓将手兜放回了还呆愣着未收回手的夏卿候手中。

原来刚才,就是三人在屋里,聂子娴忽然闯入,二人及时躲在了屏风之后。

 “哎!你这厮,我还没看够呢,你抢什么抢!”户川云不快的摸着山羊胡子,细长的双眼瞅着这个老喜欢和他作对的白衣男子。

英气逼人的他,身带异香,嘴角轻轻撇着,那双与众不同的蓝眼睛鄙视的瞧着户川云:“这是卿侯的东西,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话完就走到书桌对面坐下,右手牵袖左手持起一白子放在了棋盘之上。

户川云想还嘴,却又忍了回去,还是别跟他闹太僵,这次做药引的奇珍异草还没到手了。

 夏卿候默然的将手兜放入被子底下掩好,白瓷留心了一眼,看样子卿侯嘴上不说,心里对这手兜还是挺宝贝的了~

 “你这步棋可就走错了哦~”回到棋盘,夏卿候淡笑着看着白瓷,将他的神拉回到了棋盘之上。

白瓷重新省视了下棋盘,恍然大悟,立刻又把放下去的棋子收回手中。

户川云咋舌着在旁看着,又有话说了:“啧啧啧,白少庄主,你又要悔棋啊,技不如人就认输得了,这样悔来悔去的还有什么意思了~”

“户老棍子,没听说过观棋不语吗?”被说得有些的恼火的白瓷斜眼瞪着户川云。

“哼哼,悔棋还不让人说了~”

“你是欠修理了是吧!”

见两人即将大打出手,夏卿候忙开口温声劝和道:“户大哥哪里的话,我与白瓷兄长下棋,不过是消磨时光,磨练一颗沉心静气的心,与输赢无关了。”

“好好好,是我多嘴,我心浮气躁看不懂,你们继续你们的!”户川云酸溜溜说着,抱着手,却见二人没有要理他的意思,还真继续他们的棋局去了!

 年轻人的世界,他老一辈就是不懂了!

当初要不是他往药谷山庄为治疗夏卿候偷药,引得这气火旺盛的少庄主白瓷一路追杀而来,哪有他俩现在的你侬我侬啊!

现在倒好,两人志趣相投,因棋得缘,成了知己,他倒变成多余的那一个了~

大概每到冬至时节,白瓷就会出谷来找夏卿候下棋,顺便带一些珍贵的药材送予他,当然,具体是什么药,最后落到谁手里,都是他户川云在取缔了~

“户老棍子,卿侯的身体现在如何了?”白瓷重新落下一子,见夏卿候陷入沉思,便抽了空子问起户川云。

  “有我暗影神医在,暂时死不了~”

户川云搜罗着布袋里的花生米,抛到嘴里咀嚼着,瘦不拉几的脸扯着厚厚的唇飘飘然说着。

 “呵,十年前你也是这句话,说了等于没说!”

白瓷又白了户川云一眼,复而看向对面神色依旧淡然的夏卿候,忧愁道:“卿侯~户老棍子要你吃什么药,你就吃,可不要再有意抗拒,我还想多和你下十年的棋了~”

 夏卿候微微颌首,像认同了又像没有听到。

户川云在一旁哼哼着,牛鼻子翘高高的:“可不就是,搞得我一神医像个癞皮狗似的,天天追着你,你不吃,我还得治呢!”

 白瓷却是懒得再搭理这户老棍子,继而想到刚才闯进来的调皮女子:“刚才闯进来的就是你的太子妃吧?我看着这人倒有些趣味,可是卿侯的交心之人?”

 “哎!这一点是英雄所见略同了,我也觉得那丫头有趣,很想跟她玩玩,可是有些人就是不乐意呀,不知道是把谁当了外人了~”

户川云又插进嘴来,不满的抱怨起来。

 门外寒风呼啸着,专心棋盘的夏卿候终于下了决心,放下一子,怅然的笑着:“我放这里,白瓷兄长,该你了~”

见夏卿候似乎有意岔开话题,白瓷有些不高兴了:“你还有什么话不能与我说吗?撇开这户老棍子存着私心只是为了研治你的病不说,我可是真心把你当知己来看了,只要你有什么想要的想做的,我白瓷赴汤蹈火,宁死不辞~”

“白少庄主这话说得可以啊,别老说我存私心,你有本事,你早动用你那些江湖手段,把跟夏卿候作对的阴谋家们统统暗杀了,早省事啊!”

户川云一席风凉话出口,引得白瓷激动的站了起来:“你以为是我不想!!”

药谷山庄,不属四国之内,地界偏远,曾是属于一个小国的药都,小国灭亡后自成一气,因为处事低调而鲜为人知,但隐藏的势力却是遍布四国所有大小不同的分支药铺,要说助夏卿候铲除异己之类的,只要他一句话罢了~

“好了。”夏卿候吞吐了几口寒气,微有倦意的低眉轻声道:“卿侯何德何能,劳二位忧心了。夜已深,这棋局我好生留着,下次再续吧~”

好不容易一聚,却又闹得个不欢而散了,可是问题早已在那里,夏卿候总是避而不谈,听之由之,他白瓷想揽上身,也意不达境!

“好吧,那你早些歇着,不日,我还会来的。”白瓷愁眉不展的说完,起身走了几步,却又回过头来,炯灼的眼神望着桌前云淡风轻的男子:“以前,你不说,我便不理;而今,时日无多,你仍不说,我却不能不理。你知否?”

夏卿候低头静默了一会儿,悠然偏首,净白的脸上微簇起暖暖的笑意:“恩。”

门开,白影离去,而寒风趁机而入,户川云挎着脸,耸了耸肩,这少庄主还真是情真意切得很了,再看这边那外表温顺内心凉薄的一国太子,枉再多深情,也治愈不了他那颗冷藏深渊的心啊~

吸了吸被寒风吹出的鼻涕:“瞧我被这小子感动得~话说回来,你可得给我记着,除了我户川云的药,旁人开的药,你可都不许吃!明白吗?”

“好。”

第28章 知己,知己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