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4章 二次表白

  “殿下,这送往边防区的军粮怎么就落到了冰窟窿里去了,一路不该是计划好了路线的吗?”

“是啊,父皇也有此疑虑。”

“那您是怎么个皇上解惑的啊?”

“重新整装,再送一次军粮~”

除非哑言,这算什么法子,夏卿候停下了脚步,回望了一眼除非,笑意淡淡:“正值寒冬,与其花时间追究失责的官员,彻查运送的路线线索,不如先解决了军粮的问题,再怎么查也不能忘了那些顶着寒冬守卫的将士。”

“也是。”除非似懂非懂的点头。

步入东宫时,雪已停了,天色也晚了,但是绵绵白雪却是将整个世界照得分外明亮,沉重的脚步踩在软绵绵的雪路之上,发出阵阵整齐“嘎嘎”的声音。

“里面的炭火应该不够了,我先再去抱些过来~”到了门口,除非说着,便先去了柴房。

夏卿候搓了搓冰凉的双手,推门进去,房间果然比离开时冷了几分,雪停后融雪应是比下雪时更冷的~

关门,脱下御风的雪袍子,夏卿候转身便看到书桌前毅然多了个圆溜溜的棉球??

走过去,细看了看,原来是聂子娴裹着一床棉被,像个蜗牛一般蜷缩在里面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难得见她如此安静,看着还让人有几分怜惜,这样睡,明日肯定是要腰酸背痛的,夏卿候想着,伸手轻轻拍了拍那厚实的棉被,却是扰不醒这熟睡的人儿。

“子娴~子娴~”夏卿候又唤了两声,这聂子娴被柔声唤醒,滕然张开双手,扔下了身上的棉被,打起大大的哈欠,那伸腰踢腿间,眼睛都挤出了些眼泪来:“啊~夏卿候,你终于回来了,我以为你要跟皇上睡一块去了呢!”

“呵呵,怎么会了~”夏卿候笑着摇头:“倒是你,这么晚还不去睡,是在等我回来?”

等他回来,当然!不然呢!

可是该怎么说了,聂子娴假装揉着眼睛,偷偷瞟着夏卿候的反应,其实不看也知道,这温吞家伙只会亘古不变的微笑,不会有其他表情表露在脸上了。

聂子娴漫不经心的轻轻“恩”了一声,抬头忽然就见夏卿候遮着嘴一声如蚊子般的喷嚏声响起:“嘁!”

看面色,他大概冷极了,聂子娴忙上前拉着他来到椅子前坐下,又捡起地上的棉被披在他身上:“本公主刚给你暖过的,怎么样,暖和吗?”

看着被自己包得像个像个襁褓中的宝宝似的夏卿候,聂子娴由心底笑出了声,就算这个家伙变成个大胖子,只要这脸不变,就还是一样的好看呢!

“子娴,我怎么觉得你是在笑我?”夏卿候感到身上的暖意,出神的望着笑意频频的她。

“没有啊,我哪里在笑你,我是开心啊~”

“你不生气了?”

夏卿候小心翼翼的询问,那样子看在聂子娴眼里又是别有一番风味,哎~难道喜欢上一个人,他就算是脸涂上泥巴,她也会被浆糊蒙了眼,怎么看都觉得好看?

“你是有错,我也有,所有算是扯平了吧~”

“其实我还是不懂,我哪里做错了?”夏卿候低着头,说着心里话,却又有些担心聂子娴会因此生气。

聂子娴却是挺直了腰杆,指着他道:“居然不知错,哼!你装傻吧~”

“小七与我说,你生气是因为我和她骗了你,说你的刺绣很好看,害你被皇后她们笑话。”

“是啊!”聂子娴插着腰,一想起皇后和那些贵妃的嘴脸就来气。

夏卿候却放下了身上的被子起身,来到他放那些破碎刺绣的箱子面前,缓缓打开来,拣出其中一块,聂子娴站在原地,不想去看。

“子娴,这是你送我的面罩,额头部位绣着一个粉色的桃子,我觉得很可爱。”夏卿候摸着上面的绣花:“这个桃子边缘收得虽然不够圆滑,但是我喜欢,我跟你说,我喜欢,这是说谎吗?”

聂子娴的心又开始凌乱了,他喜欢,这没有说谎,是真的~

夏卿候重新又捡起另一块,是那个手兜,上面本相约飞舞的“蝴蝶”早已折翼分离:“那日,你拿它来给我,我戴着感觉很温暖。你问我,可看出这绣的是什么,我说这绣的是蝴蝶,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在我眼中就是子娴你绣出的蝴蝶,这样回答你,也是说谎吗?”

聂子娴呆愣的听着开始有些难过,他看出来了,没有说谎~

“你还说要绣一副锦绣江山,挂在书房的墙上,我便吩咐除非去定制国绣坊的装裱檀木,等你绣好了,就可以直接装裱,现在看来,是不需要了啊~”夏卿候望着眼前的东西,神情有些落寞:他说谎了吗?什么叫说谎,应该违背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瞎编乱造出来的话语吧~

然而他这样做不算说谎吧,首先他是发自内心的,然后他没有编~

纭纭冷空气中,飘散起一段段温暖的回忆,夏卿候娓娓道说着,箱子里那些奇奇怪怪的物件,似乎都变得可贵起来,聂子娴当时刺绣这些的时候,扎破了多少次手指,为的就是能看到夏卿候收到礼物时的展颜一笑。

原来这些在他眼中,也不是毫无意义的,不是吗?

内心的激荡终于忍不住了,聂子娴冲过去,伸手从背后抱住了夏卿候,紧紧抱着,小脸紧紧贴着,夏卿候被这突然的一抱,也有些失了自若的心神。

“夏卿候,我喜欢你,我真的好喜欢你!”

时间在一刻静止了下来,而门外,除非抱着一堆木炭过来,见到小七正趴在门缝边偷听:“你在。。。。。。”

“嘘~”小七指了指里面,然后比划着两手指钩钩,除非大概理解了意思,便放下木炭与她一起侧耳去听里面的动静。

聂子娴又表白了,又表白?对啊,上次说这种话的时候,夏卿候嗜睡症犯了,这一次,应该不会了吧!

然而抱了好一会,怎么还不见夏卿候的回应了?

“喂,夏卿候,你怎么不说话,你不喜欢我吗?”聂子娴心颤颤的质问,还是没有得到回答,松了手转到夏卿候面前,却见夏卿候双眼无神渐渐眯缝着,整个人就那样直直的倒了下去。

又犯病了?!

“夏卿候!夏卿候!!”聂子娴用力拉扯着他的衣服不让他直接摔倒,但却力气不够,自己反被他的重量拖了下去,重重的跌在他身上。

第34章 二次表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