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5章 不会喜欢

  门外的人听到呼喊声,赶紧冲了进来,就见到这样一幕:太子妃又把太子扑倒在地上了!

“怎么回事?”除非紧张的上前去扶人,见太子又昏睡了过去,有些生气的瞪着聂子娴:“怎么每次太子犯病都是因为你,你到底又做了什么!”

聂子娴被这一顿呵斥,听得云里雾里,小七忙护着公主指着除非就骂:“你胡说什么呢!太子有病,能怪我家公主吗!还是先找太医来看看吧!”

“不需要,你们两个都出去,这里有我就好了!”除非抱起太子,放到了床上,怒气冲冲的赶两人离开。

聂子娴心中堵得慌,被除非推了两次,气不过就要动手,可除非武艺在她之上,几招之下就被反扣住了她的手:“除非,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跟本公主动手,你放开我!”

除非冷着脸,见小七又要冲上来挥拳打他,便是一掌又扭住了小七的手腕,疼得小七咧嘴直呀呀!

“除非,你放手啊,疼死了!”

“你们两个闹够了没有,太子犯病,我没空跟你们浪费时间!”除非狠了心,拖着两个不省心的就到门口,用力一人一掌推了出去,不等她们回头,就“嘭”的一声紧关住了门!

“除非,你这个狗奴才,你凭什么使唤我,快开门,夏卿候到底怎么样了?!”聂子娴猛力捶打着门,在外叫嚣了几声,小七只能去劝说:“算了,公主,除非是太子的贴身护卫,太子的情况,他最懂,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他们了!”

“小七,你这是什么话!”聂子娴听着很不高兴:“不打扰他们?夏卿候是本公主的!不是除非的!”

“可是。。。。。。”小七见公主宣誓了对太子的主权那么明确,好似将除非当成了情敌了,乖乖,公主的思维也太宽阔了吧~

可在聂子娴看来,就是如此,每次出事,那个除非就要赶她走,她是太子妃还是他除非是啊,在夏卿候有事的时候,她希望陪在他身边的是自己,而不是那个贴身护卫!

眼看着小七也劝说不下,聂子娴还要继续砸门,忽然一阵白影飘过,带着一缕青烟,本还激动的两人瞬间瘫软了过去。

除非见外面没有了动静,有些奇怪,然而,“咚咚”的敲门神响起:“除非啊,你现在可以开门了~”

悠悠转醒,额头的一根银针刚被拔去,落入眼帘的还是那张凹凸不平的老脸:“怎么,看到是我就闭上眼,以为睁开眼看到的会是你的亲亲子娴?”

“她怎么样了?”夏卿候仍旧闭着眼,但还是开口问了。

户云川收了银针装好:“让除非背回去了,我不使点迷烟,她还得在门口继续闹腾了。”

说完,见他又沉默了,户云川有些郁闷:“别怪我没提醒过你,别人开的药不要乱吃,你怎么就不听了!”

“他是刚来的御医,应该没有问题。”夏卿候如实说着,对于仓影,他没有怀疑。

“他没问题,是你有问题!”户云川恨恨的说着:“你身子寒,他开行气活血的补药没有错,但是你不能吃啊!我是不知道他诊出了什么门道,到底懂不懂你的情况,但你自己要明白其中要害!”

夏卿候听着,渐渐懂了一点,睁开眼徐徐问道:“今日发作前,我感觉血气上涌,直冲头顶就昏了过去,这是为何?”

户川云想了想,又细细看了看夏卿候的面色,看得夏卿候都有些别扭的垂下了眉:“昏睡前,和你家子娴亲昵了?”

这话出口,让夏卿候脸色又多了几分怪异的红晕,别过头说不出话来。

户川云横纹耸了耸,憋不住的笑意:“行气活血的药吃多了,年轻人血气方刚也是可以理解的,你害羞什么~”

“你不要乱想,我们没有做什么。”夏卿候难得有些焦急的去争辩。

“真的没有还是假的没有,你自己心里清楚就好,不用着急跟我解释的。”户川云仍在偷笑着:“既然真喜欢人家,有些事就没必要瞒着她了~”

夏卿候直接翻身睡在了最里面,不出声,户川云见他又不理人了,也罢,自己不过是个大夫,又不是他爹,管那么多闲事干嘛~

“好了,我走了,记住,不要乱吃药了,等白瓷那边的药弄齐了,有你吃的!”

房间又变得寂静了下来,耳边似乎又回响起那个声音:“夏卿候,我喜欢你,我真的好喜欢你。”

喜欢?她喜欢他?在这宫里,喜欢这个词不是很多余吗?

他也曾喜欢某个人,不是,是深爱着她,但是她呢?为何要那样忍心的离开他,留他独自一人在这冰冷的宫殿,还嘱咐他要好好活着,永远微笑着面对所有人,他做到了,可是又如何?

连他自己都不喜欢自己了,还会有人不是因为太子的身份,不是为了荣华富贵喜欢他吗?

“子娴,我不喜欢自己,更不会喜欢那个喜欢我的你~”

第35章 不会喜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