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4章 殿前告状

  “皇后!皇后!不好了!不好了!”一个紫衣宫女呼喊着慌张的从殿外跑了进来,。

本在怡然自得的吃葡萄的皇后瞬间被噎到了,鼓着一双腥红眼睛,幽长的十指紧摸着脖子刹时难过得喘不上气来:“额~呃呃~”

一旁的宫女都吓得跪了下来,只有惜嬷嬷急中生智忙着急救,开始时猛力拍打着皇后的后背,见不奏效,只能一把抱住皇后的肚子,双手互握顶住胸骨下段,拖站起来向后一仰一拉,来回使劲“啊呀!啊呀!”几次,好不容易才将那颗要命的葡萄给挤了出来!

刚才通报进来的宫女被吓得魂不附体的跪在地上,拼命的磕头认罪:“奴婢该死,奴婢该死!请皇后饶命啊!”

慢慢缓过气来的皇后,戾气腾腾,斜了一眼地上头都磕出血来的丫鬟,却是清着嗓子发出平静的一声:“别磕了,有什么事,先说。”

丫鬟以为得了大赦,抖着牙根急忙回复:“刚才有个看守的禁卫军来报,那个。。。。。。那个与太子妃私会的竟然是个女子!皇后,我们弄错了~~”

皇后一听,也有几分惊讶,戾眼瞪向惜嬷嬷,惜嬷嬷立刻跪了下来:“老奴罪该万死,竟然没有打听清楚,害皇后。。。。。。请皇后重罚!”

算着时辰,皇上也该下朝了,再怎样,也不能耽搁下去,既然错了,干脆将错就错,这宫里冤死的又不止她太子妃一个,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想及此,皇后幽然的瞳孔微缩着,红唇轻起:“惜嬷嬷,你刚救了本宫一命,功过相抵了,起来吧~”

惜嬷嬷忙起身,可额头还在渗血的丫鬟却没得到平身的指令,心中敲响了警钟,身体不住的颤抖起来。

“来人啊!将这该死的婢女,连同那与太子妃私会的男人一块拉出去砍了!”皇后冷僻的话音刚落,就有两个侍卫进来,无情的抓起已吓傻的婢女往外拉了出去。

这时,皇后转而向惜嬷嬷魅笑着问:“惜儿,本宫现在看起来如何?”

“皇后仪表端庄,美极了~”惜嬷嬷挤兑着老脸,迎合而笑。

皇后长袖拂尘,心情大好:“那还等什么,摆驾,去见皇上陛下~呵呵~”

另一头,本在牢里的仓恬,因被识出女儿身,变得披头散发,被禁卫军押到了一处黑暗的邢地。

面对那孤零零的大木桩子,仓恬自觉不妙,踌躇着一个踉跄,低头,脚边竟是一个刚被砍了脑袋的女尸,脖颈处还腾腾冒着如瀑的鲜血:“啊!!”

“能叫唤就尽量叫唤吧,等会手起刀落,想叫都没办法叫那么敞亮了~”抹着刀尖血的禁卫军,粗狂的脸阴森森的冷笑着。

仓恬一时腿软,跌坐在了地上,心中悲愤交加,难道她仓恬就这样无辜做了皇后治罪太子妃的棋子~不!她的命运不该是这样的!她进宫不是为了这样去死!

其中一个禁卫一把抓起仓恬的头发,不顾她的悲怨反抗,死死的将其头摁在了那块血迹未干的大木桩上,露出那细长嫩白的脖子,另一个紧握着大刀,猛力使劲砍了过去。。。。。。

千龙殿内

“嘭”的一声砸桌的大响,吓得站在原地的皇后都是一愣。

“皇后,你说得可都是真的?那太子妃何在?!那私会的男子何在?”皇上手指敲打着桌面,一时怒不可遏。

“这都是臣妾与一众宫里的奴才们亲眼所见!那太子妃竟是明目张胆,在东宫内与那男子举止亲昵,被臣妾撞见后,还没有悔意,仗着会些功夫,还要动手反抗,臣妾只能将其关押,等候陛下发落~”

皇后的回答,却是没回到点上,皇上问人何在,她却绕了一圈,只剩发落二字,等皇上定夺,颇有误导之势。

只等皇上入了套,一言九鼎,她便会立刻定了她聂子娴的大罪,太子就是想翻案,也得过皇上这金口玉言一关了。

但是,皇上却并没有因怒气冲昏头脑,面对皇后的回答,只是不住的摇头叹气,没有给出回应。

殿下的皇后,凤眼微抬上挑了一挑,双手相交再次开口:“皇上~太子妃犯的可是有毁太子声誉,有损皇家颜面,藐视我夏国贞德国礼的罪过啊,请陛下即刻予臣妾处理的权利,早早解决此事,稳定后宫的秩序!!”

皇后如此步步紧逼,皇上也渐渐有些迟疑,龙袍长袖挥舞间就要下令,这时却见弓着身子袭步而来的朴胥一声锐耳的奏报:“皇上,东宫太子觐见~”

“皇后啊,这太子妃怎么也是卿侯的夫人,如何发落,他也有旁听的权利不是?”皇上低沉着声音,态似听她的意见。

就算太子来想禀明一切救聂子娴,那个乔装的药童也已伏法认罪,死无对证,有什么好担心~

“自然。”皇后点头。

皇上缓缓坐下,扬了扬手:“传太子进来~”

第44章 殿前告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