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0章 性格使然

  当聂子娴偷偷回到东宫,一进寝宫就发现里面有人早已等候多时了。

“公主,你可回来了!”小七忙上前迎接,一看公主身上的衣服,愁容更深了几分。

聂子娴有些心虚的望向里头,只见夏卿侯安静的坐在里头,旁边的除非一副兴师问罪的神态。

动静闹那么大,居然连他都知道了?

小七紧紧拉着她的胳膊,小声道:“您去哪啊了?皇后那边派那个禁卫军长宁琼大半夜带着一队人马就过来东宫,问您的去向,说是婉央宫出了刺客,担心东宫的安全,特别要求您出去回复了。”

这个老妖婆,出了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她~

“那后来呢?”

“我说您休息了,可那个大胡子还不信,硬要找您,最后还是太子出面,劝退了他们。”小七忧心的追问:“公主,您去哪了,那个刺客不会……还有您这一身衣服……”

这身男子的锦衣袄子是无可争议的疑点,聂子娴自知可能瞒不过去了,但她又有什么好怕,是她做的又如何,他夏卿侯还要把她交给皇后处置不成!

“太子妃,太子已经等候您那么久了,有什么事最好都交代清楚了!”除非看着那两主仆在角落嘀咕半天,忍不住要开口先质问。

聂子娴不顾小七的拉劝,直直走了进去,边说着边坐到了旁边:“有什么好交代的,你们觉得是怎样就是怎样了!”

这话说得,一点不知悔改,除非本要说话,却被一直沉默的太子拍了拍他的手而打断。

本以为他要开口责怪,可他却只是伸手倒起了热茶,聂子娴不敢看他,他却将茶推到了她的桌边:“冷吗?”

什么意思?这个时候嘘寒问暖,难道是要先礼后兵?

聂子娴不领情也不回答,除非和小七在一旁看着,心里着急。

“子娴,你头发都是湿的,脸色看起来也不好。”夏卿侯蹙眉低声道:“小七,吩咐下人烧点热水,让太子妃泡个热水澡,准备些厚点的衣服。”

小七回过神来点头称是,心有疑虑但还是按照太子的话先下去找下人烧水了。

聂子娴很是不解的抬头看他,但当对上他那柔柔的双眼,清澈的水影,又不住的低下头,她真理解不了夏卿候的想法。

“已经很晚了,好好休息吧~”然而夏卿侯说着,起身就要走。

除非不甘心的忍了一肚子话,却也只能干瞪眼。

聂子娴终于忍不住站起来大声道:“你就真不好奇我去哪了,做了什么吗?”

缓缓走了两步的夏卿侯停了下来,回头是那不变的微笑:“你回来就好,旁的事可以不用跟我解释。”

聂子娴愣住了,然而他却再也没有其他的话语,就那样走了。

桌上的热茶还冒着热气,聂子娴一个人坐在房里。整了皇后,全身而退,夏卿侯也没有追问,这不应该是很好的结果吗?为什么她却高兴不起来了?

韵韵的蒸汽漂浮着,暖暖的热水泡着,聂子娴坐在浴桶里头,心中却是闷闷不乐。

小七收拾着那件锦衣袄子询问着:“公主,这件衣服怎么处理?”

“扔了。”聂子娴随口一说,小七点点头,见公主愣神发着呆,想了想又道:“公主,您是不是有心事?以前您有什么都与小七说的,现在为什么都一个人闷着了?”

聂子娴看了看小七,叹了口气:“我没有不想说,只是不知道怎么说,说什么。”

“其实奴婢知道,公主您是在想太子?”小七抱着衣服上前试探着。

果然,一说太子二字,聂子娴的眉头锁得更紧了,整个小脸拧巴着:“想他,他有什么好想的,就一个弱弱的闷气包,什么风浪都掀不起来的家伙!”

“您这么说太子就不对了,你这突然失踪,皇后那边的人又找过来,最担心你的除了小七就是太子殿下了~他劝走了禁卫军长宁琼,就一直在您寝宫等您回来,而且一句责怪的话也没有,只是怕您冷着了。”

小七真心替太子说着话,颇有些打抱不平的味道。

但聂子娴这次也没说她胳膊往外拐,而是更加不快的趴在澡盆边缘:“本公主就是不喜欢他那种对什么事都不痛不痒的样子,讨厌!讨厌极了!”

“可太子就是那么温顺的一个人啊~”

聂子娴一掌拍在水面:“哼,怎么可能有人能这样!什么都不在乎!”

说到在乎,聂子娴的心弦拨乱了,在乎~是在乎,原来,一切的平静都源于他的不在乎啊~他真的不在乎吗?

聂子娴拽着搓澡布恨恨的咬牙道:“本公主就不信,他夏卿候真的没有在乎的东西!”

望着公主忽然严肃倔强的样子,小七又有些担心起来:“公主~您想做什么?”

第50章 性格使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