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3章 僻角的暗涌

  婉央宫内,本躲着一直不敢见人的皇后,只愿意见二皇子宁王夏卿朗。

见到她时,她竟一身单衣蜷缩在床上,瑟瑟发抖,从未见过母后这般的夏卿朗也很是惊讶:“母后!母后你这是怎么了?”

“卿朗啊!”神智有些恍惚的皇后立刻拉过被褥遮挡住自己身子,不施粉黛的脸显得焦急而老态。

“这到底怎么回事?昨夜的刺客伤着你了?”夏卿朗坐在床边,伸手要拉开被褥,却被皇后死死拽着。

夏卿朗四周看了看疑惑道:“惜嬷嬷了?怎么也没在旁伺候?”

“本宫不能让她出去乱说,已经~已经下令让她永远闭嘴了!”皇后阴狠的盯着一处。

夏卿朗对于一个奴才的死并不在意,但能让母后这般的事情,应该很严重了!

“你若连我也不说,那我就管不了了。”夏卿朗清然起身,皇后掀开被褥立刻拉住了他:“你不能走,儿啊,你怎么能连你母后都不管了!”

夏卿朗回头,那显眼的几处紫红落入眼中,让他很是惊讶:“你的脖子……”

皇后慌忙立即又拉上被褥,紧张的直往床里头缩,可夏卿侯却一脚踩上床沿用力扯开了被褥,伸手探向皇后的脖子查看。

“卿朗啊……”皇后淡红的薄唇颤抖着说着,心中万般害怕,她玉嫣然做了那么多年皇后,昨夜竟被贼人侮辱,若是传扬出去……无论如何也不能传扬出去!!

夏卿朗一甩手,从床上跳了下来,冷漠的脸上透着一丝怒气:“母后!你可是堂堂一国皇后,怎么能被这点小事吓成这样,像什么样子!”

皇后哀求着,拉扯着儿子的衣袖:“那母后该怎么办,卿朗,你一定要帮母后啊~”

“收起你那糊涂的眼泪,这不过是几个手指掐出来的印痕,卑鄙的刺客低劣的恶作剧罢了~”

“什么!!你说这只是指痕!”皇后由刚才的胆战变为一团怒火,她可是为了这件事将多年忠心陪伴的惜嬷嬷都灭口了,到头来,竟只是手指掐的印痕!!!

夏卿朗不耐的微点了点头。

皇后彻底怒了,抓挠着被褥发泄着:“啊!!该死!该死!!啊!!卿朗,你一定要给母后报仇啊,抓住那个该死的刺客,本宫要将他碎尸万段!!”

夏卿朗冷瞥了一眼暴怒的母后,站在一旁回想道:“听宁琼说,那刺客跳进莺鸠湖后就搜不到踪影,离莺鸠湖最近的只有皇宫唯一的禁宫幽妘殿能够躲藏,虽然不敢违抗圣命闯进去搜查,但宁琼说在那附近看到了睿亲王府世子的踪影。”

“夏湍生,他何时回来的?去那里做什么!!”听到幽妘殿,皇后的脸色更加发白,那座比冷宫还要冷僻的地方,竟然再次跃入她的脑海。

过去这么多年了,人虽不在,可那座宫殿却怎么也无法从人们的视野里抹杀……

“我打听过了,夏湍生是今日刚回的京城,首先就去太后宫里请安,被留了下来,至于为什么会半夜出现在幽妘殿就不得而知了。他可是太后跟前的宝贝,就是宁琼也不敢轻易动他!而且,从你脖子处短小的指痕看,应该是女人所为~你可有其他怀疑的人?”

“怀疑的人?”回过神来的皇后戾眸一闪:“当然是那个野丫头聂子娴嫌疑最大,一出事本宫就让宁琼先去东宫找人,可惜被太子挡在了门外,没有见到人……哼!一定是她,这个被聂国皇帝宠坏的野丫头!本以为让太子娶了个祸害,却不想这祸害居然能闹到我们跟前了!!卿朗,你一定要帮母后报仇啊!”

“报仇?母后,说起来我们是不是等得太久了,再继续等下去,死鱼可都要翻身了!”夏卿朗紧紧握着拳头,斜眼望着皇后。

“卿朗,母后筹划了那么多年,可都是为了你能顺理成章登上那个位置,你要相信母后,用不了多久,一定可以成功的!”

“……儿臣当然不会怀疑母后,但是,也不能放任他们踩到我们头上!“

“你有何打算?”

皇后试探的问,夏卿朗转身拍了拍她的手安抚道:“母后宽心,儿臣早已备好了大礼,准备回敬他们二人了,呵呵……”

第53章 僻角的暗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