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6章 禁忌之殿

  重回石桌前,夏卿侯拂袖为夏湍生倒了一杯热茶,却被他坚定不移的目光一直锁着,复而开口:“怎么了?”

“如果不喜欢,当初可以不娶,卿侯,是不是他们逼你了?”

在夏湍生看来,他夏卿侯无论品行才貌身份都不该与这样傲慢无理的女子相守才是!

“湍生多虑了,没有不喜欢。”夏卿侯不明的心沉了几分,是啊,也许当初不娶,就不会有现在的心结了~

夏湍生试探着反问:“那意思是你喜欢她?”

夏卿候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热茶才回答:“也不是喜欢。。。。。。”

面对这样矛盾的某人,不仅是夏湍生就连身侧的两人都傻眼了,这太子话里是几个意思?

“又喜欢又不是喜欢,卿侯,我都被你绕糊涂了!”

“无论怎样,她已经是太子妃了,不是吗?”夏卿候认真的颠倒着手中的杯子,也不多加解释。

“好吧,反正你说不清,我也理不明白,不谈也罢。”夏湍生无奈的也喝了一口热茶:“我送你的书可都收到了?”

“嗯。比起宫里的藏书阁,你送来的书更有味道了~”

“呵呵,那你若有什么想要的书,尽管与我说。这些年,夏国的山河小郡我算是游遍了,等过完大年,正想去别国再看看,也或许会去到更远的地方~”

夏湍生说着,神情轻松盎然,只要能离了这纷扰的皇宫,去哪都好~

“世子您还要出去啊~”除非不舍的感叹。

夏卿侯笑笑:“你这次要走,可要先问问太后她老人家了。你一走几年渺无音讯,她老人家心心念念着盼着你回来,就怕有一天。。。。。。你该明白才是!”

夏湍生深吸了口气,没有言语。

原本冒着热气的茶已渐渐凉了,夏卿侯拿起茶壶欲再为他添一些,却被他伸手接了过去,反而给他倒上了一杯。

“每年这个时候,这棵桂花树都开满了桂花,今年也不例外~”

抬头看了看身旁的桂花树,夏卿侯想了想,问:“你额头的伤是怎么弄的?失忆之症可有好转?”

这一问,夏湍生本怡然的神情一僵,摸了摸额头,回忆起前几日来宫中,拜见太后,因为当时太晚了所有留在宫中一夜,夜里忍不住又走到了那个地方,这怪病便是因为受到惊吓再次发作,让他记不起之后发生的事情,只有额头的伤暗示着他被某人袭击了!

身侧的鸾儿见主子不说话便接过话说道:“世子的伤是前几天夜里在宫里的幽妘殿。。。。。。”

“住口,鸾儿!”夏湍生忽然的一声呵斥,吓得鸾儿即刻禁了声跪在地上:“奴才该死!”

她竟然忘了那个禁忌,世子与太子之间的禁忌~

夏卿候明亮的眸子在听到那三个字时暗了暗,却是以无碍的神情抬头回看着面带歉意的夏湍生:“过去的事都过去了。鸾儿,快起来吧~”

鸾儿低着头并未起身,夏湍生端坐着别过头也不说话,除非瞪着眼瞧了瞧这僵局,只好抖着胆打着“哈哈”过去扶起鸾儿:“太子都叫你起来了,世子又怎么会怪你了,起来起来!”

“还不快谢过太子~”见鸾儿被除非扶起,夏湍生叹了口气说道,鸾儿听后便又是一个抱拳鞠躬:“谢太子!”

三人神色皆有些凝重,而夏卿候却扬起了温和的笑容,继而安慰着鸾儿道:“湍生的失忆之症户大夫说过,是心病,多多注意的话不至伤身,所以鸾儿,你也不要太忧心了~”

鸾儿有些愧疚的点点头,那些事那个人,就连皇上至今都不能释怀,禁忌之殿仍被称为不可踏足之地,伴随世子多年的失忆之症也与此不无瓜葛,对于太子来说,除了亲近的世子大概也没人能理解他的痛苦吧~

除非默然的站着,当年的事,他们不过是道听途说了一些,尚可以想象其中的曲折,但亲身经历的人所受的伤痛又岂止是他们能体会得到的了,可怜的殿下依旧以微笑示人,却从来不是真的开心。

静默了好一会,一片桂花花瓣落在了夏湍生的杯中,他伸手欲去拾起却忽然头疼起来,恍然间似乎有人在耳边嘲笑:你是在逃避,自欺欺人~

没有!我没有!

“湍生,您怎么了?”夏卿候察觉他的异样,急忙起身询问。

夏湍生痛苦的锁着双眉,摸着太阳穴轻摇了摇头:“只是头疼,头有点疼~”

“要不要卑职去找太医来看看?”除非见状紧张的说道。

夏湍生摇摇手:“不必,我回府休息一下就好!”

“除非,速速送世子安然回府!鸾儿,回府后还是要找大夫为世子看看!”夏卿候不放心的吩咐着。

目送着几人离开,桌上的茶水再次烧开了冒着腾腾热气,浓密的白白热气间,仿若看到一张温顺恬静的脸在开口轻声召唤:“卿侯,湍生,快过来~”

那是幻觉亦或是记忆。

第56章 禁忌之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