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1章 被下套了

    表演完,皇帝还给聂子娴封了赏,这可让她的心情好了一大半,回到座位时都笑得合不拢嘴。

  旁边的夏卿侯递上一杯提前准备的热茶,聂子娴不计前嫌的接过,这时除非凑了上来:“太子妃,您那是怎么做到的啊,连太后带着的耳环都能变到手里?其中有什么诀窍吗?”

  “当然有诀窍了,但是不会告诉你!”聂子娴轻视的瞟了除非一眼,除非扭着嘴也说不出狠话。

  聂子娴小撮了几口热茶,又看了看没出声的夏卿侯,居然能忍住不问,算他本事——

  她一开始本只是想捉弄皇后她们几个,故意让玄叶半路去截她们耳朵上的饰物,没想到被皇后一算计居然还派上用场了!

  在离她不远处,身穿太监服饰的玄叶还在等候着,本说好聂子娴会假装不舒服离场,然后两人见面,可是闹了这么一出,拖延了时间,还让子娴似乎已经忘了约好的事!

  玄叶等得有几分不耐烦,忽见一个端水果的太监经过,便顺手一点定住了他的穴位,接过托盘低着头自然的向聂子娴那桌走去——

  就在即将要靠近时,第一声钟声忽然敲响,随着皇上站了起来,接着所有人都跟着站了起来——

  “站起来做什么?”聂子娴还有些懵懂的询问。

  “抬头看就对了。”夏卿侯微笑着回答,举头望天,聂子娴顺着望去,只见距离很近的天空一道道彩色的光从下而上直冲云霄,最后由着一声声爆炸的巨响,绽放出一大片耀眼美丽的烟火!

  原来是放烟花了,不知不觉就到时间了!

  虽然在聂国也见过不觉得稀奇,但是烟花还是那么美丽,让人移不开注目的眼睛,而且身边还多了一个一起看烟火的人,在五颜六色的光辉之下,身旁这一张美轮美奂的脸看着更让人着迷——

  似乎发觉聂子娴的注视,夏卿侯缓缓也回过头来望着她,四目相对,从对方眼中两人都读出了一份异样的东西,久久的,竟仿佛中了魔咒般定在了那一刻——

  只有几步之遥就能走到她的身边了,可是为什么,看着她与另一个男人那样凝视,他竟再也迈不开脚步。

  捏紧了拳头,他好想现在冲过去,踹开那个可恶的男人将她带走,可是,他不能,只因他看到了子娴此时的眼中充满了他以前没见过的色彩——

  这是他第一次没有与她一起过大年夜,兴许她从未将他放在心上过吧!玄叶渐渐转身,默然间不再靠近,而是落寞的挤进了熙攘的人群,扔掉了手中的果盘,仿佛没来过般消失在黑雾中——

  烟花放完后,底下依旧一片喜庆祥和,歌舞依旧,欢声依旧,聂子娴收回了目光,颇有几分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额头,恍然记起来什么:“哎呀,我差点忘了,这个时候应该去放河灯祈福,小七为我准备了好些河灯在河边了,我先告辞了!”

  “放河灯,太子,我们也去吧——”除非饶有兴趣的说着。

  聂子娴抱着手不情愿道:“你们大男人跟着放什么河灯,一边玩去,我走了!”

  “子娴!”夏卿侯叫住了她。

  “做什么啊?”聂子娴语气稍有缓和的对着他,还是狠不下心对他太坏。

  夏卿侯起身,双眸柔柔的看着她:“宫里的河边比较滑,你要小心一点才好——”

  聂子娴只感觉那眼神配着那话语让她浑身酥麻,赶紧点点头,急冲冲离开这个地方,离他远点。

  来到空地,聂子娴四下张望着:“奇怪了,不是和玄叶说好在这碰面一起去放河灯吗,怎么不见人了?”

  等来等去,也不见玄叶出现,聂子娴也等不下去了,居然敢爽约,哼,以后再找他算账,他不来她就一人去玩好了!

  聂子娴疾步走着,半路上还不小心撞了个小太监,不过放河灯要紧,她也没多在意,可是在黑暗中早有人跟随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小七这次做的河灯是用桂花花瓣零零兮兮粘在了圆形的灯布之上,底座还能随着微风的吹动而旋转,每旋转一次都会抖落一些桂花,桂花飘散在河中,仿佛是个活的河灯,与众不同——

  聂子娴点燃了灯芯,小心翼翼将它放到了河水中,然后轻轻的一推,河灯顺着流水如预期般慢慢畅流直下,一路挥散着桂花花瓣,阵阵飘香。

  河灯飘到一般并未沉没,聂子娴便欣喜的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开始许愿:本公主希望在这新的一年里,父皇身体安康,本公主越来越漂亮,小七平平安安,虽然玄叶那家伙爽约,但还是要为他祈祷,让他也快快乐乐的……既然都已经许了那么多,也不差这一个吧,那个夏卿侯早日康复,不要再嗜睡了——

  “好!”聂子娴高兴的许完愿望,一睁眼竟然看到飘远的河灯被草丛中伸出的一支竹篙猛烈的一敲,活生生给敲烂在了水里!!!

  “呀的!!竟敢动本公主的河灯,哪个活腻了的家伙,我弄不死你!!”聂子娴袖口一拉,气冲冲的跑上了岸,去寻那个肇事者。

  伸出竹篙的草丛并没有多远,当聂子娴跑过去时,那肇事的坏人竹篙都还握在手中了。

  “你是什么人,知不知道你刚才弄的是谁的河灯,缺德不要脸找揍是吧!”聂子娴破口先骂,上前就要出手。

  “太子妃且慢!”

  就在聂子娴抓住了那个不要命丫鬟的头发准备出拳头时,身旁居然响起了熟悉的声音??怎么是她?

  “素萧萧!你怎么在这?”聂子娴偏首看到的果然是她,换过一身暖和点的紫色锦袍,这个女人依旧是那般美丽动人,看得聂子娴恨不得去抓烂她的脸!

  素萧萧眼神流离,小小的向她靠近了一步才道:“奴儿是受了我的命令才去弄那个河灯的,我也不知道那个河灯会是太子妃您的了——”

  “不知道?”聂子娴一把将手中的推甩在地上,双眼冒火的步步靠近着素萧萧:“就算这个河灯不是我的,你也没资格让你的丫头去敲烂啊,你就是故意的,故意要弄坏我的河灯,是不是!!”

  素萧萧被逼的连连后退,眼中的惧意掩饰不住的外漏着,这有些不像她平时的派头,她敢那么做怎么会怕她聂子娴对她怎么样了,可是此时她的害怕却是显而易见,不一会,身体居然也开始颤抖起来!

  “太子妃,您就放过我家主子吧,都是奴才的错,请您不要为难她啊——”地上的丫鬟爬到了聂子娴脚边痛哭流涕着求情。

  聂子娴感觉有些不对劲,她还什么都没做了,这丫头怎哭得像死了人般,有诈,肯定是有诈!

  察觉不对,聂子娴收了怒火停住了脚步,指着她威胁道:“素萧萧!今天本公主就放过你了,但你千万不要跟我耍什么花样,否则本公主让你生不如死!”

  狠话说完,聂子娴踢开挡路的丫头就要大步离开,可是身后传出一声尖叫的惊呼:“啊!!快来人啊!!小姐她不行了!!救命啊!!来人啊!!!”

  什么情况?

  聂子娴诧异的回头,只见刚才还活蹦乱跳的素萧萧居然倒在地上脸色发青翻着白眼,浑身抽搐,这要是在演戏,那真得给这个女人颁个奖了!!

  那个叫奴儿的丫鬟那嗓门不是一般的震耳,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就呼喊过来一大片围观的人,堵住了聂子娴本要走的去路,拨开人群上前来的,还有一脸关切的皇太后和皇后她们,来得真是时候啊——

  “呀!萧萧!”皇后一声惊叫,二皇子宁王如箭冲般了过来,一把将人抱起:“仓影,你还愣着干什么,快过来救人啊!!”

  仓影竟然也在你,只见挤开人群慌忙上前,路过聂子娴时,眼中流露出几分无言的忧虑。

  “太子妃,你怎么在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皇太后焦急的询问起她,但是,还不等聂子娴说话,那哭得梨花带雨的丫鬟奴儿就一下子扑倒在众人面前,一个响头磕在地上,鲜血污了一脸:“请太后和皇后为我家主子做主啊——是太子妃,是太子妃她毒害我家主子!!”

  聂子娴愣在了原地,本就感觉不对劲,看来又猜对了——

第61章 被下套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