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2章 宠儿的特权

  “你这狗奴才,哪只眼睛看到我下毒害她,她根本就是自己突然倒地的,你怎么一张口就污蔑我!”聂子娴愤恨的一脚将那叫奴儿的丫鬟又踹翻在地上。

“放肆!!子娴,你平日不将本宫放在眼里就算了,现在皇太后在此,你怎可还这般彪悍行凶!”皇后发言制止,聂子娴一看就知道这女人是见缝插针了。

皇太后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形势,出口却是问向仓影:“仓御医,萧萧怎么样了,是中毒吗?”

仓影半跪在二皇子夏卿朗身前为素萧萧进行了检查,继而转跪向皇太后,回复:“素小姐并不是中毒。”

“那她到底是怎么了?可有大碍?”皇太后追问。

仓影低头微看了看眼神阴暗的二皇子,轻轻提了口气才道:“素小姐是发生了严重的过敏反应,才导致出现这些症状。”说着看向还趴在地上抽泣的丫鬟:“你是素小姐的贴身婢女,应该知道小姐对什么过敏吧?”

“过敏?对了,素大人每次出门都会嘱咐奴婢让小姐远离那些进贡的特殊花种,因为以前进宫有过过敏……”奴儿小小声说着,畏惧的望着高高在上的所有人。

皇后一听恍然忆起什么:“是是是,以前萧萧小时候在御花园和卿朗玩就出现一次,是对那个进贡的优昙婆罗花过敏,那种花可是极其珍贵少见的花种,到现在,御花园都看不到了!”

“哦?”皇太后有几分疑惑:“那仓御医,萧萧她怎么样了,你到底能不能治好啊?”

“发现及时,应该不会有问题。”仓影如实回答。

沉默了一阵子的聂子娴憋不住火气:“哼!!既然是过敏,这丫鬟出口污蔑我,到底是什么目的?!”

“太子妃,你的嫌疑还没洗清了,萧萧是过敏不假,但这周围可没有优昙婆罗花……”皇后咄咄逼人的争论着。

“呵!皇后这意思难道是说我有那什么鬼花不成,听都没听说过!”

“好了,不要吵了!”皇太后有些头疼的一声呵斥,还是将话锋对准了那丫鬟:“你说说,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你家小姐碰了什么,做了什么,太子妃怎么会在这?”

面对所有人的注视,奴儿有些胆怯的缩成一团。

“如实了说,得罪了谁都有我为你们做主!”夏卿朗抱着渐渐好转的素萧萧,冷言在后助力。

二皇子从小一直喜欢素太傅的千金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他说这样的话,就算是皇太后也不会觉得无礼,年轻人为了心爱的人,稍微莽撞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

“哭哭啼啼半天放不出个屁,还是我来说,刚才我在那边放河灯了,这个素萧萧居然让她的丫鬟用竹篙敲烂我的河灯,我生气过来寻人,就说了她们几句,转身这素萧萧就倒地抽搐了,事情就是这样,没什么好推究的!”聂子娴不耐烦的一口气自己解释了一遍,摊摊手就要走:“说完了,我要回去睡觉了!”

“小姐没有让奴婢敲太子妃的河灯,是奴婢为了给小姐拣落水的手帕不小心弄坏的!”本哭着说不出话的奴儿竟突然出口辩解。

二皇子听着站了起来:“既然如此,太子妃为何要那么说?”

“因为……因为太子妃看不惯太子与我家小姐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关系密切,刚才就借机气冲冲跑过来辱骂小姐,奴婢为了保护小姐,还被……太子妃推倒在地上了……”

“太过分了!”皇后愤慨的瞪着聂子娴:“太后,这萧萧过敏之事,肯定与太子妃脱不了干系……”

“胡说八道!”聂子娴有些心急了,这死丫鬟黑的说成白的,皇后和二皇子又一唱一和,就连那个黑脸御医“苍蝇”居然也不出声帮她,夏卿侯了……这个时候,居然想到他,希望他出现为她解围?

皇太后也有些质疑起聂子娴,犹疑着便道:“子娴啊,若是你问心无愧没有对萧萧做什么,不如就让哀家的贴身嬷嬷搜个身吧……”

“搜身?凭什么!”聂子娴直接拒绝,双手紧紧抱着,警惕的望着周围所有的人,他们都议论纷纷,对她指指点点,仿佛就认定了她是个十恶不赦下毒毒害素萧萧的凶手。

“不敢搜身,那就是你做的!”二皇子伸出手直指着她。

聂子娴转头怒瞪着他,恨不得出手教训他,但是,如果动手岂不是又会给夏卿侯添麻烦,皇太后还在这了,不知何时起,她竟也在乎起会不会给某人添麻烦这件事了……

想来想去,聂子娴还是妥协了:“好,本太子妃就让你们搜,如果搜不出东西,你们这些家伙都得给本太子妃鞠躬道歉!!”

“若是搜出来了呢?”皇后接了话,阴媚的笑容下早已迫不及待,就差没自己动手去搜聂子娴的身了。

“本来就没有什么,怎么可能搜出来!快搜吧,磨磨蹭蹭……”

皇太后也没心思多说什么,素太傅千金出事,再怎么也得有个交代,这么多人在场也忽悠不过去,如果不关子娴的事,那就当作是洗清嫌疑,以免过后别人闲言碎语了。

一名嬷嬷在皇太后的授意下为聂子娴搜身,本毫无心理负担的聂子娴感觉摸到自己腹部的手有些膈应时,才心惊这又是一个圈套?之前那个半路上撞她的小太监……

“禀各位主子,奴才搜到一个香囊……”嬷嬷面无表情的跪下,双手托起了一个粉色锦囊。

“不是我的!那不是我的!!”

“哎……从你身上搜到的东西不是你的,那是谁的?仓御医,你快看看,这香囊里装的是什么东西?”皇后急切而兴奋的说着,皇太后一个斜眼,皇后立即禁了声,得意忘形就是说的她了!

“仓御医,你好好看看,可千万不要看错了……”皇太后委婉的说着,眼神如负重任的盯着仓影。

仓影为难的看了看聂子娴,聂子娴也激动的望着他,希望他能为她说句话,可是仓影的眼神竟最后躲闪了……

接过香囊,仓影拆开来闻了闻,又伸手捞了一点在指尖揉了揉,顿了一会才道:“这里面是桂花花瓣,但是掺杂了一些优昙婆罗花的花粉。”

“证据确凿,太子妃,你还有什么话说,萧萧她什么都没做,你竟这般狠毒要置她于死地,就算是在你的聂国,这也是十恶不赦的大罪吧!”皇后终于能理直气壮的批斗她了。

二皇子也有些按捺不住的道:“祖母,萧萧是您看着长大的,她受了那么大的罪,请您为她做主啊……”

“这太子妃真是狠毒啊……”

“对啊,连香囊都找到了,她之前还一直否认了。”

“真是,太子怎么娶了这样的女人……”

身在夏国的聂子娴,第一次感到了孤立无援,虽不是第一次被千夫所指,但是这件不是她做的事,她是被诬陷的,她竟有口难辩,也没办法出手去削那些七嘴八舌的家伙!

夏卿侯……你在哪?为什么不来帮帮她,平时他不是总能及时出现找到借口拉她一把吗?现在了?难道这设下的陷阱也有他一份“功劳”?目的就是逼她离开?

“来人啊,先将太子妃关起来……”皇太后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摇着头下令。

禁卫军开始向聂子娴靠近,聂子娴小脸坚毅,她才不会屈服,没有做的事就是没有做,她凭什么承担罪责,大不了大打一场,谁输谁赢还不一定了!

“等等!”

人群中竟有一人惊呼制止,所有人都讶异的看过去,聂子娴内心也泛起微波,他来了?

身穿浅青色锦衣,出言制止的并不是夏卿侯,而是一直在外观望,最后关头才发言的睿亲王世子夏湍生。

“湍生?你这是??”皇太后由刚才的一脸威严变得慈爱温和了些,这是她可怜的孩儿留下的遗孤,从小聪明懂事,跟她亲近,是她最心疼的孙子。

“祖母……”夏湍生唤了一声,皇后与二皇子互看了一眼,都没有料到会突然跳出个夏湍生。

“湍生啊,本宫也知道你和候儿关系好,但是太子妃她这次做得实在太过分了,你就算想说情,也要在素太傅那说得过去才行啊……”

“皇后娘娘,湍生并不是想说情了。”

聂子娴拳头紧紧握着,这个失忆男,不是来说情,莫不是想起了什么,要一起算账报复她,哼!!那就连他一起揍!!

夏湍生缓缓走过聂子娴,来到了仓影身边:“仓御医,可否将那锦囊交还给我?”

仓影错愕了半刻,迟疑的看了看身后的二皇子,夏湍生见此便淡淡的笑道:“这东西本就是我的,就该还给我才是了。”

“什么?湍生,祖母可被你说糊涂了?”皇天后不解的问着。

皇后心急的追着道:“湍生该不是为了帮太子妃,故意说这锦囊是自己的吧,这可不行啊!”

“皇后娘娘说对了一半。”夏湍生没顾仓影的犹豫,直接拿回了锦囊:“这锦囊是我的,但我没有故意说是我的,只因这就是我送给太子妃的。”

“你……”皇后想要说什么去争辩,可是那是夏湍生,皇太后的宝贝孙子,她不能对他怎么样。

“祖母,您可要相信孙儿不是那种轻易说谎的人啊,要清楚的是,优昙婆罗花就连御花园都没有,她太子妃一个聂国远嫁而来的公主,哪里能弄到这种花的花粉了……孙儿周游各界,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搜集了些这种稀有的花种粉末,便座位珍贵的礼物送给了太子妃做礼物。”

夏湍生条理清晰的解说着,但皇后还是要提出问题:“如果是湍生送的,刚才太子妃为什么不说!”

聂子娴翻着白眼,因为那不是他送的,当然没什么好说!

“太子妃心地善良,大概是见到素小姐因此过敏严重,怕说出我来会让我跟着受罚,所以才没有辩解的,祖母,皇后娘娘,这都是湍生的不是,如果早知道,素小姐对这种花过敏,我是万万不会作为礼物送给太子妃的,你们要是想给素太傅交代,就将我交出去吧……”夏湍生声情并茂的说着,竟在皇太后面前跪了下来。

好个失忆男,这戏演得不输素萧萧啊,聂子娴惊叹着,却不解他干嘛要帮她解围。

“湍生,快快起来,不知者无罪,又怎么能怪你了……”皇太后赶紧扶起他来:“反正仓御医也说萧萧她没有大碍,要是素太傅心不甘要来问罪,祖母给你说情,算了算了,大家都散了吧,好好的大年夜闹什么了。卿朗,你送萧萧回去,子娴你也回宫去吧……”

皇太后拉夏湍生的手,也懒得再多言其他,更加没去管皇后惨白愠怒的模样,转身就缓缓离开了。

聂子娴望着他们远去,如果锦囊是她的,就要问罪,是他夏湍生的就什么事也没有,这近亲贵族的特权也太鲜明了吧……这跟在聂国她贵为长公主时的待遇比,不相上下了!

人已走远,都没机会抓住那个失忆男问清楚原有了,算了,下次吧!

“哼!你们不要以为本公主不知道你们在搞什么鬼,这次的事,我不会轻易算了的,你们好好走着瞧吧!!”聂子娴放出狠话,扫了一眼面前的几个坏人,潇洒的一转身就走了。

“卿朗……”皇后愤愤不平的上前去:“就这么放过那野丫头?”

夏卿朗抱着还未醒来的素萧萧,浑身散发出射人的冷气,千算万算,竟是漏了个夏湍生,不过,聂子娴逃过一劫,可不代表夏卿侯能逃过另一劫,他布的好局还没结束了……

仓影一直无声躲在一旁,幸好太子妃没有受到责难,可是现在他最担心的,还是他那野心勃勃却不懂深宫漩涡急流的妹妹--仓恬。

第62章 宠儿的特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