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3章 第二个圈套

  就在聂子娴离开年宴一个人去放河灯,夏卿侯和除非就打算回宫休息了,但是走到一半时,竟是遇到了黑衣刺客放暗箭行凶,幸好除非身手好保护夏卿侯躲了过去。

眼看着那黑衣刺客逃跑,除非便想去追:“太子,这刺客好大的胆子,如果不抓住问个清楚可能以后都是后患。”

“如此,那你去吧,注意安全。”夏卿侯点头同意。

除非转而看向随同的禁卫军:“你们多加注意,保护好太子!!”交代完便立即追了过去。

在余下的禁卫军簇拥下,夏卿侯并没有太担心,那刺客仅仅一人除非应该应付得了,至于会是谁的人,他也不愿去猜测。

慢悠悠的走着走着,忽然半路又出现一个等候多时的太监,禁卫军将其拦下,那太监隔着防卫的几人照旧跪下行礼:“太子千岁……奴才是奉了宫乐坊的仓姑娘所托,邀请太子去绮瑶亭一会……”

“仓姑娘?”夏卿侯有几分惊讶。

“是仓恬仓姑娘,她说上次离开东宫时有些仓促,没来得及还您借给她的几本乐谱,特意趁此机会邀您过去坐坐,还您东西。”

夏卿侯想了想,点点头:“那你带路吧……”

其实,如果只是还东西,让这来报信的太监带过来就好,没必要邀他过去,但人家姑娘有这份心思要见面,夏卿侯也说不出拒绝的话来,那时在东宫与她讨论乐律,也有被她的造诣折服之处。

来到绮瑶亭,仓恬正在抚着琵琶弹奏,围桌上摆满了酒菜,那几本乐谱也整齐的放在一旁。

“叩见太子殿下,太子千岁千岁……”仓恬见夏卿侯走了进来,立即抱着琵琶跪下行礼。

“仓姑娘快快请起。”

夏卿侯伸手扶她起来,却见仓恬微偏着小脸带着几分娇羞的看了看他。

如果能和这样的人每日朝夕相处,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可就是某些人身在福中不知福!仓恬想着,嘴边的笑意略微淡了些。

夏卿侯躲开了仓恬的目光,拿起了桌上的乐谱笑道:“这乐谱仓姑娘若是喜欢,不还也罢,就当送予你的新年礼物也可。”

“既然太子送了礼物,我也是要回礼的,盼太子赏脸稍坐一会,仓恬为您弹奏一曲新编的曲谱,可好?”仓恬抱着琵琶,半遮着脸低眉顺目的回答。

可惜除非这挡桃花的“门将”不在,他夏卿侯真不知道怎么拒绝才好,犹疑间,仓恬已经坐好拨弄起了琵琶,没再给他说话的机会。

一曲琵琶声声动人,对乐律也有爱好的夏卿侯静静的听完了仓恬的演奏,与平常琵琶曲相比,仓恬手指间的技巧与乐曲的独特性结合,很是完美,如果没有那双盈盈相望的眼睛,可能夏卿侯会听得更放松一点……

“仓姑娘技艺超凡,佩服佩服……”夏卿侯边赞美边起身,仓恬放下琵琶走近了些:“谢太子谬赞了,仓恬愧不敢当……”

夏卿侯摇摇手:“仓姑娘谦虚了。”

他急着起身定是想走,仓恬心中有几分顾虑,赶忙伸手端起早已倒好的两杯酒,将其中一杯递了过去:“不知仓恬可否有幸与太子喝一杯?……”

“这……”夏卿侯本是不太愿意的,可仓恬那般殷切的望着他,他再次拒绝不了。

接过酒,夏卿侯与其碰杯,一饮而尽。

“今夜已经很晚了,仓姑娘也早些休息吧……”夏卿侯放下酒杯,仓恬没有出声,他便拱拱手转身打算走,可是没走两步,头竟然开始晕眩,脚下不稳,那仓恬却及时来到了身侧扶住了他。

他竟是那么不愿与她多待一会!哼,既然喝了这一杯,他就算想走也难了……

“太子酒量真差,就让仓恬送您回宫吧……”仓恬温柔的在他耳边说着,全身无力,头昏目眩的夏卿侯想说什么却也有气无力了,任由仓恬扶着不知向哪个方向走去。

原本守在外面的禁卫军依旧站在原地,看着仓恬带走太子却仿若无闻,好似一切都合乎情理一般……

走廊上,一白衣男子从屋顶而下,甩了甩袍子一身不爽:“哼,这个户老棍子,约我来宫里又找不到人,卿侯也还没回东宫,大年夜的,我一个堂堂少庄主竟在外瞎转悠!”

白瓷郁闷的散着一身戾气,本还想上屋顶再找找户川云,却见不远处竟似乎看到了夏卿侯的影子??他怎么被一个女人扶着出现在这里?东宫不是在另一个方向吗?而且一直贴着的“狗皮膏药”除非居然也不在一旁?

躲在暗处等着人走到跟前,白瓷发现卿侯看起来好像不对劲啊?这女人要带他去哪?先跟着看看……

仓恬扶着夏卿侯,他此时中了她的药,只能任她带着走,二皇子将一切都计划好了,只要今夜她能留住太子过夜,那太子侧妃的位子一定会是她的,虽然有些卑鄙,但是依太子的性格,做了的事不会不负责任,她仓恬只有这一次机会,豁出去也要死命抓住!

看着那女人带着夏卿侯进了一间房间,鬼鬼祟祟伸头出来看了看后又紧关上了门,白瓷一拍后脑勺,真是傻,刚才居然都没猜出来这女人要干嘛!

“卿侯啊,你真是个祸水,居然会着这种女人才会经历的道,还是白瓷哥哥来搭救你吧……”白瓷笑着感叹完,摇摇头立即付诸行动!

白瓷救出夏卿侯时,他依旧浑浑噩噩,看起来中的不是一般的那种药啊,喊都喊不醒。

等背着飞檐走壁回到东宫时,夏卿侯的脸开始发红发烫起来,整个人像蒸锅里的大虾,身上还渗起了豆大的汗珠。

这下白瓷笑不出来了,真被他言中了,如果是普通的那种药,他刚才早喂他吃过山庄特制的解药,但现在看起来越来越严重:“不行,必须找户老棍子来看看!!”

好好将夏卿侯放在寝宫的床上,白瓷即刻冲了出去。

而白瓷前脚一走,聂子娴就气哄哄的回来了,一见自己床上竟然躺着那挨千刀的夏卿侯火气就“蹭蹭蹭”往上冒:“你这家伙,本公主刚在外被人欺负了,你现在还要睡我的床欺负我不成!!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个表面温柔内心无情的家伙!!”

第63章 第二个圈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