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4章 醉后一吻

    将近丑时,婉央宫内灯火通明、肃静一片,皇后稳坐在宝座上撑着头,夏卿朗在其位下默默的喝着茶,他们是在等待着什么,所谓的平静之下,却是道道暗涌在心中澎湃——

  “报——”

  宫外终于传来了消息,皇后与夏卿朗立即都站了起来,一个太监匆匆忙忙的赶到殿内,跪了下来:“奴才给皇后,宁王请……”

  “免了免了,快说,那仓恬是不是成功了?太子他怎么样了?”皇后激动的冲在前头,指着那太监大声质问。

  太监犹犹豫豫着,心中害怕左顾右盼不敢作答,夏卿朗心一沉,眉间愠怒难奈:“好的坏的都可说,免你一死!”

  “仓姑娘说有人突然出现救走了太子……但是那酒她确定太子已然喝下!”太监如实说着,希望后面的话能挽回些什么。

  “卿朗,这就是你筹备了那么久的大礼?今晚闹了一夜,等了一夜,聂子娴和夏卿候一个也没拿下!!”

  “母后,您先别生气!”夏卿朗虽然心中也恼恨,却忍了下来劝说道:“虽然没有如计划的成功,但那酒他已经喝下,只是时间的问题,最快明天也能得到消息了,我们还不算失败。”

  按他的计划,是要让聂子娴背上毒妇的罪名打入天牢,而夏卿候更惨,他会身败名裂的死在另一个女人的床上,但是,再周密的计划总有那么一两个人出来坏事!

  夏卿朗如是说,皇后才渐渐宽了些心,上前握住夏卿朗的手,凤眼泛着点点泪光:“既然这样,卿朗啊,我们还是先及时做好以防万一的准备,你懂吧?”

  “儿臣明白。”夏卿朗反握住她的手,眼角阴冷的余光瞥向地上的太监——

  东宫内,当看到寝宫床上的某人,聂子娴怒气冲冲的跑到床边,一把抓住夏卿侯的衣领就将他拉下了床,晕乎乎的夏卿侯直接摔在了地上,但一动不动的。

  “好你个夏卿侯,我在河边被人诬陷围攻,你却高兴的喝得醉醺醺在我床上睡觉,就是见不得我在你宫里待下去了,是吗?”聂子娴气极了,说到这时,心竟拧巴拧巴的疼。

  转过身,聂子娴抹了抹也开始酸胀的眼睛:“好,应了你的想法,我走就是了,你以为我聂子娴厚脸皮要粘着你吗,不可能!走,我现在就走,反正你也不会留我,我马上走!”

  说着,聂子娴跺着脚向前走了两步,转头再看,夏卿侯还是趴在地上,他还真不留她啊!

  悲从中来,聂子娴想想扭头又去收拾起东西,她那个大箱子里有好些她的私人物品,可以收拾一大包了:“你放心好了,是我的,我都带走,不是我的,我一件也不会拿!”

  一个个东西拿出来打包竟是装不下,手忙脚乱的尝试了几次后,气恼的聂子娴干脆全甩在了地上:“不要了,我什么都不要了!”

  坐在凳子上,再回头,那夏卿侯还是原来那个姿势躺在地上,聂子娴气得摇摇头:“呀啊——!走之前我要写休书,休了你这个夏国太子,还我自由之身,以后我就不是什么太子妃了!”

  找出纸笔,聂子娴胡乱铺开,点了点墨开始下笔,却一时不知道怎么写:“可恶,本公主又没看过休书什么样子,怎么写才对……”

  “开笔可写,卿侯吾夫——”就在聂子娴犹豫怎么写时,身后传来沉而忧柔的声音。

  聂子娴深深呼出一口气,更加怒火中烧,一拍笔起身站了起来,可一回身竟是撞在了某人坚实的胸前,夏卿侯不知何时站在了她的身后?

  抡起拳头,聂子娴就要打,可是拳头伸到那张脸前又停顿了下来,他就是那般低眉注视着她,不还手,不说话,脸颊的通红有些渐渐发紫,聂子娴不解他奇怪的脸色,却也懒得去过问。

  “想要我写休书,你好以后娶新的太子妃?你是要素萧萧还是要那个仓恬,或许还有我不知道谁谁谁吧——恩——额,休想!!”聂子娴踮起脚尖凶巴巴的瞪着他,就算他有好看的脸,完美的性格,不喜欢她聂子娴就是十恶不赦!

  “就算我走了,也不会让你好过的!!”

  “我已经很不好过了,子娴——”

  夏卿侯终于开口了,那忧郁的表情在聂子娴看来就是在向她展示自己的苦衷,原来她的存在是那样让他难过了?

  “终于说出口了,要赶我走了,是吧?哼,父皇嫌我闯祸赶我出聂国,现在你也赶我,我聂子娴就这么不招你们待见,好——我走,现在立刻马上就走!”

  聂子娴本想伸手推开夏卿侯就跑出去,可是手刚碰到他的身体就被他那双凉凉的手反抓住了……

  “子娴——我没有想你走,没有——”夏卿侯气若尤丝的说着,张开手将聂子娴小小的身子拥进了怀里——

  清醒的时候,他顾虑太多,一直将她往外推,然而越推他的内心就越加渴望她的靠近,那种想要而不能要不敢要的矛盾心理苦苦折磨着他,而今他意识混乱却顺应自己内心拥住了她,那是多么欣喜的感觉——

  他并没有抱得很紧,只是温和的拥着,犹如抱着一个珍贵的宝贝,那样不舍的低头用脸颊轻轻在聂子娴的侧脸碰了碰。

  聂子娴整个人懵呆了,刚才不是还在说不好过,要赶她走,现在怎么?

  “你……”

  未出口的话竟是被夏卿侯自然的低头一吻给堵吞了回去。

  夏卿侯这是怎么了?平时相敬如宾,每每相对站着都是有效距离,今天怎么又抱又亲的,喝醉了就会暴露本性吗??

  聂子娴仍处于游离的懵呆状态,冰凉的唇贴在她的小嘴上,虽内心有那么点小高兴,但转念她只想到一件事,她不该在年宴上吃那么多油腻的扣肉不擦嘴的——

  亲吻需要那么长时间?聂子娴懵懂的想东想西,这个时候是不是该学夏卿侯闭上眼睛感受下了?嗯?怎么感觉嘴边暖哄哄的,有什么东西流下来了?

  离开留恋的唇瓣:“啊!夏卿侯!你怎么流鼻血了!!??”

  聂子娴惊呼着,却见夏卿侯身体如失去了所有动力软倒了下去,聂子娴立刻抱住他以防他又摔在地上:“夏卿侯!!你别吓我啊,你到底怎么了,醒醒啊!”

  此刻,夏卿侯的脸变得越来越暗紫,鼻息也越来越弱!

  “夏卿侯,你这个家伙,一跟你表白就犯病,现在是你主动亲我的,怎么还流着鼻血晕死过去了呢!”

  拍着他的脸,他仍没有反应,而且还冰凉凉的,就算犯病不过嗜睡,不该是这个样子啊!

  聂子娴发觉不妙,夏卿侯这个模样看起来是要死了!!!

第64章 醉后一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