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7章 苍蝇请罪

  聂子娴让出了自己的床给夏卿侯休养,跑去客房补觉。在小七的服侍下刚躺下,还未入梦,就听到外面有人大声议论。

“哎呀,我真是倒霉,本得了机会去给太子送粥伺候的,刚到门口那太医院的仓御医就突然来访,除护卫硬生生要贬退左右,我便被打发到客房打扫来了!”

“嘿嘿……让你得意!不过大年初一的,仓御医大早跑来东宫做什么?”

“谁知道了!话说这年宴刚过完,太子和太子妃关系又好了呢,太子都在太子妃寝宫过夜了!”

“嘘,你说话小心点,这太子和太子妃分居而眠的事,你在东宫里念着不小心被哪个听到,说成是你在造谣的话,我可帮不了你!”

“呵!这事还用我造谣吗,外面谁不知道,就太子妃那德行,也亏我们太子受得了!”

大门一开,两刚还肆意嚼舌根的奴婢立刻就傻眼了……

“你们两个奴才舌头还真长啊,要不要本太子妃替你们好好修剪修剪啊?”聂子娴比划着剪刀的手势,向二人面前一挥,吓得二人立刻趴跪在地上。

“太子妃大人大量,奴婢知错了!”

“奴婢该死!太子妃饶了奴婢吧!”

聂子娴扁着嘴,冷哼哼着,刚还有的一点睡意,这时已荡然无存了。

暼了暼仍在求饶的奴才,比起这稀疏平常的被人背后议论,其实她更好奇的是,御医“苍蝇”来做什么?

寝宫内,夏卿侯缓缓从床上下来,站起来还有些晕眩,除非赶紧上前去扶:“太子,您现在身体这样,为何不能让仓御医进这里来见了?”

夏卿侯摇摇手,执意不用他扶,除非无奈只好拿了外衣伺候太子穿上。

“户先生,如果白瓷兄长回来,请让他在这等我一会。”夏卿侯苍白的脸,依旧强撑着微笑向户云川有礼的交代。

桌前的户云川正认真研究着他从地上收集的那点淠元珠粉末,听了话没有多在意的点点头。

整理好衣服,夏卿侯在除非的跟随下,走去书房,他要去那见那个大早赶来什么都还没说的仓影,想来大概是为了他妹妹仓恬而来。

夏卿侯嘴角含着莫名笑意,还真想听听这会儿仓影过来,要对他说些什么?

书房内,仓影竟是一直低着头跪在地上等候,待看到夏卿侯的脚一踏进门,他便立即磕头行礼:“太子千岁~”

对于他如此异于平常的举动,除非有些诧异的看看太子,但太子的脸上似乎并没有惊讶之色。

“仓御医快快起来吧~”夏卿侯没有看他,径直走到书桌前坐下。

仓影轻轻抬头看了太子一眼,立刻又低了下来:“卑职有罪,请太子赐罪臣一死!”

除非听着更加不解了?又看看他家太子,却见太子依旧面不改色的端坐着,仿佛早知道仓影会那么说。

“仓御医,你说说自己何罪之有,也让我与除非解解疑惑~”夏卿侯轻描淡写的说着,气色虽不好,却仍像没发生过什么一般平静。

仓影黝黑的脸此时看不出面色,但两条浓眉紧皱着,眼神闪烁纠缠:“昨夜舍妹所做之大逆不道之事,皆是罪臣一人怂恿策划,幸太子聪慧过人识破了罪臣的阴谋,才不至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今日罪臣前来领罪,但求一死,望太子对舍妹网开一面,罪臣感激涕零,来世再报太子之恩!”

“什么!原来太子是被你们下了药!”除非刹时激动的怒起,冲上前就把地上的仓影抓着提了起来,猛力一拳打在他脸上,瞬间下巴都被打歪了!

就在除非恼怒的再举一拳要揍下去时,夏卿侯的勒令制止了他:“除非,住手!”

“可是,殿下,就因为他这下三滥的主意,您险些……”除非愤愤不平的说着,手中提着的仓影此时在他眼中罪无可恕。

而被打的仓影虽然嘴角鲜血直流,却毫不反抗,一心赴死的淡漠神情里仅有一丝悲怆。

“将仓御医放下来吧~”

尽管除非满心激愤,但太子开口的命令,他只能遵从。

放手一扔,仓影一个颠簸站稳后又实实跪了下来:“臣有罪,请太子责罚!”

“殿下,只要您下令,除非现在就拖他出去亲手砍了!”除非单膝跪下请命。

“你先起来,容我想想~”夏卿侯撑着头轻揉着太阳穴,顿了顿才道:“仓御医,现仓恬何在?”

仓影知这肯定会被问起,犹疑了片刻才回复:“望殿下体谅罪臣护妹之心!”

“哼!你以为你妹妹躲得过禁卫军的追捕吗,不说我们也能抓她回来问罪!”除非牛鼻子冒着热气,声声怒斥,让仓影满心惶恐。

夏卿侯静静的看着,等到除非说完过了好一会,才沉声责怪:“除非啊,对仓御医说话不可这般无礼~”

仓影被这一温一恶的主仆二人,弄得有些焦虑不安,本以为跪求一死能得个痛快,不想太子看起来似乎知道些什么,故意在瓦解他的心理防线。

再看太子的神色,仓恬说他已然喝下那被动过手脚的酒,现在看,却有些怪异,中媚药过后的人按理现在不该是这种惨白无光的面色?还有当除非知道是他策划时那般恼怒,恨不得当场弄死自己。难道,二皇子还有什么瞒着他们?

“仓御医,按理我是该责罚你,但实在觉得你也罪不致死,嗯……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好了?”夏卿侯看起来很为难的样子,问话的语气也不像试探。

“不然,太子就交给卑职来处理好了!”除非弯着腰再次请命。

交给除非,那得被活活打死,夏卿侯自然清楚,摇摇头不经叹了口气:“还是仓御医自己说吧?”

“但求一死谢罪。”仓影直言,至少这样就能简单的结束。试想他仓影当年满怀抱负来到太医院时,也曾意气风发,不想这些年什么都没做,而今却要成为宫廷内斗的一颗卒子,可悲,真是可悲!

“死什么死?苍蝇你干啥好事了?拐跑咱东宫的宫女了还是给夏卿侯开错药了?”

门外突然冒出一人儿,打着哈哈大步走了进来。

仓影一看,想起昨夜河边之事,心中有愧,忙改变跪的方向再磕了一响头:“太子妃吉祥~”

“子娴?你不是去休息了吗?才过多久,怎么又出来了?”夏卿侯从容的淡笑着,好看的眼睛里满满都是聂子娴的影子。

聂子娴挤开除非,凑到夏卿侯身侧,推了推他的肩膀也是笑意浓浓:“听说苍蝇大早过来,就来瞧瞧了。喂,昨夜的事你都记起来了吧?”

“嗯,都记得了。”夏卿侯有神的望着她,意味深长的说。

还以为这家伙会害羞得吞吞吐吐,没想到他居然一口就应下,没半点羞涩,反倒是自己,怎感觉脸越来越热了??

除非尴尬的站在一旁,此刻怎觉得自己那么多余,太子和太子妃都忘了那罪人仓影还跪在他们面前吧!

“太子妃,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你可知,昨夜给太子下药的就是仓影和仓恬两兄妹!”除非果敢的打断了两人暧昧的气氛。

聂子娴本还在扭捏的抿着小嘴,想着接下来该说什么,可一听除非的话,心情就大不一样了。

“苍蝇!!你怎么会做出这种事,仓恬了!她现在在哪?”聂子娴又推开除非,从桌前下来,挽起袖子插着腰质问起仓影。

此时,仓影心神有些恍惚不定,立刻磕在地上不再起来:“仓影有罪,请太子妃赐死!”

“我问你仓恬了,你开口闭口死死死的,真不要命了!你可知,为了救夏卿侯,昨个儿一晚闹得本太子妃都没能睡觉,现在还腰酸背痛眼迷离了!!这倒是其次,夏卿侯他昨晚流了很多很多鼻血,现在那样子虚弱连坐都坐不稳了!!”聂子娴怒气冲冲的指着夏卿侯说道。

可这话说起来,竟是让仓影本黝黑的脸出现了几分别样的颜色?太子妃怎那般豪放,连闺房之事也能毫无顾忌的对旁人说了!

坐在桌前的夏卿侯也注意到仓影投来的异样目光,想了想,忍不住笑出了声,挪了挪屁股坐稳了些:“呵呵~”

除非和聂子娴仍没察觉有何不对,就觉得夏卿侯笑得莫名其妙!

“你还笑得出来?我又没讲笑话!”聂子娴不快的看着夏卿侯。

夏卿侯犹豫了会,还是决定说出实话:“嗯……可能子娴还不知道,仓恬给我下的不是什么毒药,只是一般的媚药而已。”

“媚药~什么!!媚药!!!”聂子娴反应过来,又瞪向仓影,仓影微微点头,她顿时才理解了自己刚才所说话中的歧义……

石化了好一会的聂子娴回过神,不敢再看夏卿侯,别开话题指着仓影就道:“我不管是什么毒药媚药,仓恬她这么做就是不对,你让她出来自己承担责任!!”

“一切是罪臣的主意,罪臣愿即刻以死谢罪,望太子太子妃不要追责我妹妹仓恬~”

“子娴,算了吧!反正我现在已无大碍……”

“算了?你能算了,我可不能!!”聂子娴气呼呼的说着,扭头跑着就出去了。

夏卿侯叹着气,望着仓影被除非打肿的脸,有几分可怜:“仓御医,你快回去吧~”

“不行!不能这么轻饶了他!”除非也不甘心的冲到前面。

“你不是已经打了人家了……”夏卿侯劝说着。

“慢着!!除非打了本太子妃还没打了!”这时,聂子娴又出现了,但这次出现她手里居然多了一把狼牙棒,甩着圈圈“呼呼”作响。

仓影回头一看,吓得直哆嗦,心知太子妃那不是开玩笑的:“太子,还是让除护卫一刀砍了我吧!!”

“想死?没那么容易!你给我过来!!”聂子娴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路拖着仓影就出了门。

“啊!!啊!!啊!!!!啊!!!!!”

连连惨叫在庭院内响起,夏卿侯无奈的摇头轻叹,连除非都不敢出去看。

宫中传言,大年初一,仓御医不知怎么去了东宫得罪了太子妃,被吊在桂花树上用狼牙棒打屁股打了一个上午,至此仓御医在床上瘫了半个月……

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东宫的太子妃啊~

第67章 苍蝇请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