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1章 失忆的背后

  下了马车,帐篷早已搭好,聂子娴先夏卿侯一步跳下马车,一把扯过在旁等候的除非:“喂!我的帐篷在哪里?”

除非抱着胸气呼呼的扭头到一边:“就是那边的帐篷了,你和太子是一个帐篷了。”

“呵,让夏卿侯跟你住,我不要跟他一起,我要跟小七一起!”聂子娴不快的拉着小七,小七忙为难的皱着眉:“这怎么可以了,公主~您就不要这么任性了,太子和太子妃就该住一起的啊!”

“就是,我怎么能跟太子殿下住一个帐篷,太子妃真是胡来!”除非冷着脸只感觉太子妃越来越不可理喻。

“怎么了?你们在谈论什么?”夏卿侯迟迟走来。

“除非,你自己跟你主子慢慢说。小七,我们走!”聂子娴不愿意跟夏卿侯说话,拉着小七就直直朝除非指过的帐篷走。

夏卿侯黯然看着,也没出声,就在这时,鸾儿慌张的跑了过来:“殿下!殿下!您快跟我去看看世子大人吧!!”

“湍生?他怎么了?”夏卿侯不解的询问起,这时走了几步的聂子娴也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

“世子他……”鸾儿稍有怨气的看了一眼聂子娴,才继续回答道:“世子他坠马了,到现在一直昏迷不醒,卑职不敢惊动皇上,还请太子殿下想想办法!”

聂子娴也有些惊讶,她不过是想赶走那个啰嗦的家伙,也没想过让他出事!

“那湍生现在在哪里?”夏卿侯担忧的上前问。

“卑职先带世子回他的帐篷了。”

“除非,你去找随行的仓御医过来,不要说为什么,我和鸾儿先去看看。”夏卿侯吩咐着,除非点点头立刻去寻仓影。

聂子娴不放心的追了上去:“我也一起去。”

“太子妃!”鸾儿刚才还一直沉默,但见聂子娴居然也要跟去,心中不快的挡在了聂子娴面前:“世子大人坠马都是你害的,所以……所以您就不要再出现在世子面前了,否则,休怪鸾儿对你无礼了!”

聂子娴被鸾儿敌视着,却没有因此怯步,反而傲慢的一手推开鸾儿径直向前走:“哼,那就看你怎么对我无礼了,反正耽误的时间可是你家世子的,我可无所谓。”

“子娴~”夏卿侯大概想到了其中缘由:“鸾儿,还是先看看湍生怎么样了吧。”

鸾儿忍下这口气,急切的还是先带领太子去找世子了。

帐篷内,夏湍生静静的躺着,聂子娴先一步走近一看:“我看他就是在装吧,根本一点伤都没有!”

“你!”鸾儿气得咬咬牙,不理会聂子娴而是向太子道:“世子这样昏迷不是第一次了,殿下,您是知道他的情况的,受到一定的惊吓后会昏迷,然后醒来会失去记忆,要再次受到惊吓才会恢复记忆,但是这一次,他却迟迟没有醒,难道,是伤得太严重了吗?”

不等夏卿侯回答,聂子娴又抢了话笑道:“你在那开什么玩笑呢,什么怪病啊,听都没听说过!”

“公主~您还是少说两句吧~”小七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公主就是那样不看人家心情喜欢说风凉话,真是性格坏到没朋友了~

夏卿侯额头渗出些许汗珠,小小跨出一步,挡在聂子娴与摩拳擦掌想要揍人的鸾儿之间:“鸾儿,还是等御医过来看看了再说吧,你不要太担心了!”

“太子!仓御医过来了!”除非掀开布帘引导仓影进了帐篷。

仓影一进来便先叩拜行礼:“太子千岁!”微微抬头见到其后的聂子娴,心中一惊急忙又是低头一拜:“太太太子妃千岁!”

聂子娴冷哼了一声,夏卿侯却温和的扶起他来:“仓御医快快起来,这次找你来是……”

“仓御医,你快过来看看世子大人吧,他刚才坠马后就一直昏迷不醒,您快救救他啊!”鸾儿急切的抢了夏卿侯温吞的话语,拉着仓影就往夏湍生身旁走去。

仓影发现躺着的居然是世子,立即心无旁贷为其诊脉,之后又拿出随身携带的银针扎在夏湍生的人中穴,不一会,夏湍生就有了渐渐醒来的迹象。

鸾儿高兴的冲过去,慢慢扶起世子:“世子,您醒了?”

“哟呵,我还一直以为苍蝇只会用些下三滥的药了,原来还是会救人的啊!”聂子娴冷言冷语的讽刺,让仓影直感无地自容。

夏卿侯再次挡在聂子娴面前,笑着说道:“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世子,世子,你还记得我吗?”鸾儿抱有一丝希望的问道。

夏湍生看了看这一屋子的人,神情疑惑的再次看向身侧的鸾儿:“你们是谁?这是哪?我是谁?”

居然真的会失忆??聂子娴偏着头探望,难道上次在那个废弃的宫殿遇到他,也是在他失忆的时候?

“湍生~”夏卿侯走近了几步,认真的看着他:“你真的不记得我们了吗?”

夏湍生摇着头,这时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仓影,仓影有些如负重任的轻咳了咳,复而又道:“请世子让卑职再为您把下脉吧~”

夏湍生伸过手,难以接受的摸着自己头:“他叫我湍生,你和她叫我世子,你们都是我认识的人,那么为什么我什么都不记得~”

“世子请莫激动~”仓影安慰的说着。

“啊!”夏湍生突然一声闷哼,又晕了过去,而他之所以会晕倒,全是其身旁一直沉默的鸾儿挥手用力打晕的!

“鸾儿,你这是??”夏卿侯都有些惊讶。

仓影也不敢相信的立刻站了起来,退到一边。

“不会吧~你这样打晕他,他醒来难道就会恢复记忆了?”聂子娴笑着跳出来猜测道:“呵呵,真是不可思议的怪病啊!”

“公主~”小七拉着聂子娴,生怕又惹那个女护卫不高兴!

夏卿侯再次踏出一步,挡在聂子娴面前:“鸾儿这么多年一直陪在湍生身边,这么做应该是有自己的理由的,对吧,鸾儿?”

鸾儿轻轻将靠在肩膀的夏湍生扶着躺下,盖好被子,神态严肃的起身朝所有人鞠了一躬:“劳大家费心了,请相信我,世子等下醒来就会好起来的,为了不让世子难过,还请各位先回去吧~”

“这样就让我们走啊,我还什么都没弄明白了,夏湍生怎么会生这种怪病,苍蝇,你就没办法治吗?你到底是不是御医啊,浪得虚名!”聂子娴不服气的说着,却一直被夏卿侯挡着没办法露脸,郁闷的聂子娴嫌弃的斜眼冷瞪:“夏卿侯!你老站在我面前挡着我干什么,真是无聊耶!”

“我……”夏卿侯语塞,尴尬的挪了挪步子。

仓影也被聂子娴说得无言以对,更不敢抬头多看一眼,上次被打的屁股在见到太子妃后都会莫名的感觉隐隐作痛~

“够了,太子妃,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离世子远一点!”鸾儿一直隐忍着,终于还是爆发了,在她鸾儿眼中,除了世子,谁也不能让她卑躬屈膝,就算是太子妃,如果威胁到世子,她也绝不会退让!

“你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聂子娴身体前倾着本想冲过去的却是无法动弹,回头,居然是小七和除非一人拉着她一只手,不让她过去。

夏卿侯借机边摆手示意拉太子妃出去,边笑着向鸾儿道别:“我们不打扰了,我们这就走,要是湍生醒了有什么其他的事,尽管过来找我。”

“那仓影也告退了。”仓影鞠躬点头,也随着他们出去了。

鸾儿低头忧心的望着床上安然晕倒的世子,到底何时,世子才能像正常人一样,不会如此轻易的因为一点惊吓就失忆~

昏睡中,夏湍生在梦里睁开了眼睛,自己竟然在一个昏暗的箱子里,他似乎能听到外面很多人都忙忙碌碌的进进出出,似乎每人都很慌张,窸窸诉语中,似乎能听到只言片语。

发生什么事了?他们说了什么?

不一会儿突然安静下来,他说不出话,本想推开头顶的箱子盖出去,却怎么也使不上力气,恍然低头看到自己的手居然变小了,连身体也变小了?

“静姨~静姨~”无助的他竟只能轻声喃喃念出这两个字,泪水模糊了视线~

第71章 失忆的背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