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3章 隐隐的不安

  第二日,风和日丽,在众人的瞩目下参加狩猎的人一一牵着他们的坐骑面见圣上。

其中最为受人看好的当属猎场长胜将军宁王夏卿朗,他酷爱弓箭骑射是世人皆知的,每年举行春猎都仿佛成了他的主场,其他人只能望洋兴叹。

然而东宫太子妃聂子娴的加入,让这场春猎多了几分悬念,虽然偏朗党比较多,但看热闹的也不少。

若是太子妃赢了,也能消消他夏卿朗的锐气,这是某些亲侯党的小心思。

“皇上诏曰:此次狩猎,依惯列照旧,以捕射猎物级别高者获胜,时间限制为巳时开始申时结束,最后获胜者由陛下亲赐孔雀翎尾翼的雕龙金箭,钦此~”

大太监朴胥在众人面前宣读完皇上的旨意后,屈身退到一边,扫了一眼人群,有些惊讶的注意到那个个头小别人半截却依旧神采奕奕的太子妃,没想到她还真敢参加,又稍暼了一眼她身侧的宁王,忍不住的沉了口气恢复事不关己的神姿。

“子娴啊,你可是真的要在这围场里跟他们一起竞技打猎啊?”临了,夏国皇帝还是有几分迟疑,这聂国老头把宝贝女儿扔在他这里不闻不问的,要是真突然出个意外只怕不会放过他了~

聂子娴一身淡紫色轻装束腰,手抓着高扎的马尾辫尾发笑得灿烂无邪:“当然啊,我的弓箭都准备好了,你的那什么孔雀翎雕龙箭非我莫属,到时可别舍不得哦~”

“太子妃真是大言不惭,到时要是输了可别在地上打滚耍赖啊,哈哈。。。。。。”四皇子夏卿炎大笑着讽刺。

其他人一听,也跟着笑了起来。

居然敢嘲笑她!聂子娴气鼓鼓的拿出一支羽箭拉满了长弓就对准了夏卿炎,众人都被这一幕吓傻了。

“你你你敢!!父父父父皇在这了,你你你也敢行凶!!!”夏卿炎吓得双脚打颤连说话都结巴了。

“你看我敢不敢!”聂子娴顶着挑衅。

“胡闹!!”座上的皇上有些动怒。

一直安静的坐在皇上位置之下的夏卿侯都有些惊慌的站了起来:“子娴~”

聂子娴听到那个弱弱的声音,斜眼轻暼了暼,呼出口气又放手下来:“我吓唬你呢,没胆的怂包!”

“你。。。。。。!!”夏卿炎咽不下这口气,摸着腰间的剑就想出手,这时宁王夏卿朗出手按住了那要出鞘的剑。

夏卿炎只感觉一阵寒气由被压住的手背传来,抬头看着夏卿朗阴暗的眼神,吱唔着说不出话来。

“卿炎,你又何必为了点小事和太子妃伤和气,父皇还看着了,大度一点吧!”

“是啊,春猎是竞技比赛,可不是你们闹着玩的游戏!卿朗啊,你得在比赛中多看着点,谁受伤了都不好~”皇后和气的笑着缓和气氛。

“皇后说得是,子娴,卿炎,你们就不要耽误时间较劲了,准备准备,马上到巳时了!”皇上皱眉催促,这次作为观赛者,也只能坐等他们胜利归来了。

随着皇上的话说完众人才齐齐行礼散开,聂子娴朝夏卿炎和夏卿朗做了个吐舌头的鬼脸,牵着马儿向一边走去。

原地的夏卿朗没有在意聂子娴的小动作,假笑着走近夏卿炎身侧拍了拍他的肩膀,低首在其耳边轻语:“给你个忠告,你得看清楚想明白了那是谁的猎物再下手,别做多余的事。”

那阴寒的声音让夏卿炎愣在了一旁,直至夏卿朗离开他才恨恨的咬着唇有股想哭的冲动,该死,就不该听母后和姐姐的怂恿来参加什么春猎,他现在好想回宫~

一边,小七拿着一筐红萝卜喂着公主大大的宝贝白马,聂子娴在一旁整理着她的马靴,这时夏卿侯和除非缓缓走了过来。

“小七,马吃这地上的草就好了,你喂那么多红萝卜干嘛,当兔子养呢!!”除非笑着向小七道。

“我家公主的马就是吃红萝卜长大的,你有意见啊也不许提!!”小七才不理除非,自顾继续喂马,只要马儿吃饱了心情好了,就能帮公主跑在最前面,赢那些衰人!

夏卿侯看着除非又在小七面前吃了苦头,不住的掩嘴笑了笑。

聂子娴瞧了,便用抠过靴底泥巴的匕首朝他指了指:“你又不会骑马射箭,一边喝茶去吧,不要妨碍我准备!”

“我就在边上看看,不妨碍你准备的。”夏卿侯解释着,看子娴不再赶他便又道:“你有想好往哪个方向走吗,我让除非跟着你,好不好?”

“不需要!”

聂子娴一口回绝,完全不给机会回旋。

夏卿侯来回走了几步,想了想,又笑道:“除非,听说今年猎场的东边的鹿都成群了,是不是?”

除非愣了愣疑惑道:“殿下~这东边鹿成群也不是就今年啊,一直都是呢~”

夏卿侯本希望那么说能吸引子娴去东边,奈何一句话被直肠子的除非给堵了回去,只能局促的低头看着自己的脚。

不一会见聂子娴拿起马鞍忙伸着双手去帮忙:“我帮你拿~”

哪知聂子娴一个飘飘的转身直接绕开了他走向白马,夏卿侯空落落的双手还举在半空中无奈缓缓收到了身后。

聂子娴边为白马装着马鞍边偷偷瞟瞟正尴尬的夏卿侯,轻咳了咳:“咳咳,你不用担心本公主,本公主武功高强,射箭的准头你在东宫也见识过的,我会带着最好的猎物回来的!”

“。。。。。。只要你平安回来就好。”

盈辉照耀下的夏卿侯默默站在那里,蹙眉莞笑,柔和的眼神里明明显示着对她的关怀,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就是说不喜欢自己了?

“太子哥哥!太子哥哥~”声声呼唤将本静谧的气氛打破,聂子娴闻到了敌人的味道~

夏卿侯转身,原来是随行而来的萧萧正骑着一匹小黑马由别人牵着向他走来。

“萧萧?你会骑马了?”夏卿侯笑着询问。

素萧萧在那人的搀扶下好不容易下了马,不好意思的恬笑道:“正在这位师傅的指导下学了。看起来太子妃都准备好要进入猎场了~那太子哥哥,要不然你跟萧萧一起学骑马吧~”

“这。。。。。。”夏卿侯犹豫着摆摆手:“我还是罢了。。。。。。”

“殿下,学吧学吧,反正狩猎也不关您什么事,卑职也在旁帮手,一定会好好保护你和素小姐的!”除非正担心会无聊,这会有事做了。

小七一看,忙拉着除非到一边:“除非!你不是答应跟我家公主一起狩猎,保护她安全嘛,想反悔啊!”

“哪敢啊,是太子妃看不上咱,她自己一个人就雄霸天下了,我跟去多余~”除非巧言争辩,气得小七又想动手,可除非撒了腿跑到素萧萧身侧:“素小姐,除非教您和太子骑马好了。”

“好啊,除护卫愿意,萧萧高兴还来不及了~”素萧萧热烈欢迎的态度可比聂子娴讨喜多了。

“公主~”小七埋怨的向聂子娴告状,本以为自家公主会像以往一样给那个素萧萧点颜色,岂知聂子娴话都没说一句,转身一跃上了马背,鞭子狠的一抽,人就一溜烟跑去林子里面了。

“公主!!公主!!您怎么就这么走了啊,小七。。。。。。小七还没嘱咐您小心点了!”小七既难过又担忧的望眨巴着眼睛。

看到聂子娴“不战而逃”的背影,素萧萧笑容又多了几分娇色,转即甜着声音又召唤起夏卿侯:“太子哥哥,我们走吧,我知道那边有条小河,风景也好,我们就延着河边学骑马吧~”

“。。。。。。”夏卿侯不放心的看了又看,也不好拒绝,最后还是同意了。

除非得意的朝小七抛了个眼色:“小七啊,我走罗~你就在这慢慢等着太子妃得胜归来吧,不要到处乱跑啊!”

“死除非!!臭除非!!”小七捡起小铲子兜了块马粪就朝除非砸去,还好除非跑得快,成功躲过了马粪的攻击。

本更加得意的想刺激小七的除非,被太子一句严肃的命令只能又骑上了马背:“除非,你带一队人马跟在太子妃身后保护她,若出了什么意外,唯你是问!”

河边,微风拂面,河水迢迢,素萧萧与夏卿侯各骑着马儿在河边漫步的心情十分美丽:“太子哥哥,我们好久没有一起出来玩了,想想,还是小时候开心,没有那么多规矩拘束~”

话出口却迟迟没听到他的回复,转过头,却见夏卿侯一脸游离的目光,心神完全不在这里。

素萧萧愉悦的心情打了折扣,但想了想又恢复了笑颜,放慢了马儿的脚步,伸手轻拍了拍夏卿侯的胳膊:“太子哥哥,你到底有没有听萧萧说话啊~”

“啊?”夏卿侯反应过来,附上抱有歉意的笑容:“不好意思,你刚才说了什么?”

“哼~~太子哥哥是不是在担心太子妃啊?我就想我猜对了,您就放宽心,太子妃不是有除护卫带着人马去保护了吗,不会有事的!”素萧萧说着安慰的话语,心里却巴不得聂子娴一去不复返。

夏卿侯默默然点点头,隐隐感觉一阵不安,要是子娴真的执意往北面去猎熊,除非肯定是拦不住她的,希望除非不会被她甩开就好。

在年宴后就是子娴一个人放河灯时某人曾设计陷害,幸湍生出面解了围,因最近性情多变的子娴又对他极其冷淡,没跟他说起,这还是最近几日才听湍生闲谈起。这一次春猎,某人会不会再次设下陷阱了?他该如何才能护她周全?

记起那个曾找上门来警告他的充满冷峻杀气的玄叶,这次不是也跟来了吗?或许这时候正躲在某个角落保护着她吧~如此,他这份担心是不是显得薄弱而又多余了了~

“太子哥哥~~你又不理萧萧了,不是说好一起学骑马吗?你都不专心的!”

“对不起,我又走神了!那我们让马官放开缰绳,试试自己驾驭马儿看看,好吧?”

“恩。太子哥哥,我们也比赛看谁学得最快吧!”

“好啊。”

第73章 隐隐的不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