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6章 万丈光芒的烈火

  满弓放弦,锐箭正中靶心,一阵赞扬的掌声响起。

“哈哈,你这孩子,深藏不露啊,刚还一直推搪说不行不行的,一上来就把朕给比下去了!你啊你啊~”皇上笑开了怀,拍着身侧夏湍生的肩膀,赞不绝口。

夏湍生连连摇头,拱手鞠躬着笑对:“湍生不过是一时运气而已,要真入了这猎场比试,定是要输给皇上的!”

“谦虚,和你父王一样,老是故意让着朕~”皇上说着追忆起过往,不禁悲从中来,转身叹了口气:“真是好孩子~”

夏湍生跟着也沉寂下来,为何他在乎的人都要离他远去,莫不是他真的是一个不祥之人,父母如此,静姨也是……还有卿侯他……

不远处,夏卿侯与素萧萧骑马回来,见皇上正与湍生等人在练箭,下了马缓缓靠近。

“卿侯,你和萧萧一起去哪玩了,看萧萧一脸幸福的模样了,你给她吃蜜枣了不成?”两人刚行了礼,皇上就转而开起玩笑。

夏卿侯微微一笑,看了看被这玩笑逗得满脸通红的萧萧,回头正色道:“禀告父皇,儿臣与萧萧是去河边学习骑马了。”

“以前父皇是觉得你身体弱,不敢让你做这些危险的事,现而今好了,你要是想学,父皇亲自教你!”皇上看着夏卿侯,心中有了大任将托的打算。

“这……儿臣恐会让父皇失望了。”夏卿侯眉头轻锁,渐渐低下了头:“骑马之事,儿臣心有余而力不足,还没萧萧学得好。”

见皇上听了有些不快的龙颜,素萧萧忙圆和着笑道:“太子哥哥过谦了,谁第一次学骑马就能学会了。还有就是……请太子哥哥不要生气,萧萧说了谎,其实萧萧私底下在家已经偷偷学会了……”

“哦?那萧萧为何还要拉我一起学骑马了?”夏卿侯仿佛不太理解的开口质问。

这让早已看透的皇上与夏湍生不禁额头冒起巨汗,这么明显的意图,他居然看不出来???

倒是素萧萧被这直白的一问,又逼红了脸,揉搓着手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夏湍生轻叹了口气,决定转移这尴尬:“卿侯,申时快到了,似乎都没见一个人回来哦?”

“啊~是啊,也不知道除非追上子娴没有!”夏卿侯担忧着,完全忘了刚才质问的问题。

虽缓解了尴尬,但看到太子哥哥又在担忧聂子娴,素萧萧眉目渐冷。

“太子妃艺高人胆大,卿侯你就不必太过担心了。”想起那个聂子娴,夏湍生就有气,虽然君子不该与女人计较,但那个聂子娴实在过分,害他坠马连句道歉都没有,本是来参与狩猎的,因为头上有伤时而疼痛,就只能留在这应付皇上了!

找机会,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她!

然而角落的小七,瞅着世子大人一副心有盘算的样子,猜测着莫不是又多了一个想教训自家公主的主子?哎~怎么这些人都那么喜欢飞蛾扑火了,公主大大真是一团光芒万丈的烈火啊~

临近申时,最早回来的是四皇子夏卿炎,他带着五六只野兔威风八面的在皇上面前献宝,皇上也算给他面子,口头表扬了一下。

接着陆续回来的高官子弟,厉害的有猎到麋鹿的,差劲的也有空手而归的,直到二皇子宁王归来,气氛才瞬间高昂起来!

夏卿朗的战绩是三只野猪,一只麋鹿,一只狍子,两只猎豹!跟过去的士兵几乎每人马上都有猎物!

“宁王竟能猎到猛兽豹子,还两只,这孔雀翎雕龙箭肯定非他莫属了!!”

“是啊,要赢二皇子,那非得猎到灰熊不可罗!”

“没遇到都得拍着心口阿尼陀佛了,还猎它,咦~你说这太子妃迟迟未归,该不是什么都没猎到,躲在林子里不敢出来了吧~”

“呵呵,很有可能哦~”

大太监朴胥在场中央点燃了一柱香作为最后的倒计时,香燃尽便是胜负得分的时刻。

下面的众人议论纷纷,坐上的皇帝敲打着侧面的桌子做最后的等待,一旁的皇后浓妆正艳,掩饰不住的自豪感俯视众人。

二皇子宁王镇定自若的喝着茶,这胜利本就该毋庸置疑,他之前的担心回想起来有几分可笑,而深陷林中的聂子娴只怕是有去无回了,那么得知爱妃惨死的他,大概会一病不起,最后抑郁而死吧~

夏卿侯感到一丝寒意从对面射来,抬首对上夏卿朗冰寒的眼神,他坦然回以温柔一笑。

夏卿朗冷笑着,等到聂子娴的死训传来,我看你还能笑得这般温驯吗!

长香在一阵风吹下燃得又快上几分,更接近熄灭,小七双手合十诚心祈祷着,公主,您快平安回来啊~

世界突然安静下来,只闻得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潇洒飞扬的女子骑着白马跃然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那一刻,所有人的眼球都被那淡紫色的丽影所吸引,被那马上的英姿所折服!

聂子娴一路直奔到了围场之内,干净利落的跳下马背,不等反应过来的皇后责备便屈身行礼:“皇上万岁,皇后千岁,实在是时不待我,好在赶在了香燃尽前回来了!”

“赶上了当然好,免你不敬之罪。”皇上点头,并没想说她什么,只是众人的视线皆在她身上打量,除了腰间两个牛皮布囊,竟看不到猎物的身影?既然没有猎物,那么急着赶过来又有何意义?怕是要沦为笑柄了~

“子娴~”一直不动声色的夏卿侯见到归人,竟是忍不住有些激动,起身走过去唤了一声,待聂子娴回头看他,却又说不出别的话来,思忖着转而念道:“怎么只见你一人,除非了?”

“你又没给我绳子拴着他,我怎么知道了!”聂子娴呛着声顶上一句。

夏卿侯像听了笑话般,温温的笑着也不生气。

小七也按捺不住冲上前去,一把将她抱住:“公主~您终于回来了!可担心死小七了!!呜呜~”

“干嘛呢干嘛呢,本公主什么人,你的担心多余了!!”聂子娴一把扯着小七的辫子嫌弃的拉离自己的身体。

坐在那的夏卿朗忍不住起身大声追问:“太子妃这磨蹭够了吧,若是什么猎物都没猎到最好是退到一边,父皇大度,众人也理解,不会多说你什么的!”

没想到她竟能全身而退,那么他最得力的杀手残狼失败了?聂子娴!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然而,更让他气到吐血的是,聂子娴扁嘴邪笑,什么也不说扯下腰间一个布囊扔了过去。

夏卿朗接住打开来看,瞬间愣住了,怎么可能!!!

“嗯?卿朗,太子妃扔给你的是什么东西啊?你怎么不说话了!!”皇上见夏卿朗神色那般,也疑惑的质问。

大太监朴胥领了意,上前向宁王低头弓身伸出手,夏卿朗沉着气决然将其放在了朴胥手上,朴胥便迈着急促的小步子献给皇上查看。

“哈哈~太子妃真是好样子!!!你们且瞪大眼睛看仔细了!!!”皇上龙颜大悦,亲自拿出了布囊中的东西高举着让众人瞩目!

熊掌!!!

议论声较之前更加热烈,多数人开始迎合着皇上点头夸耀太子妃勇敢无畏,巾帼不让须眉!

“若真是太子妃猎到的,怎不见带熊回来,光凭一只熊掌,卿炎可不信服!!”夏卿炎有几分不服气的在旁嚷嚷。

聂子娴哼了哼,蹲身抽出膈脚的匕首,吓得夏卿炎急忙躲在了身旁三姐夏卿瑶身后:“你你你,又要做什么?”

“你怕什么!”聂子娴摇着手中的匕首,又看了看一旁不出声的夏卿朗:“呵,你们说,光凭本太子妃一人,怎么可能扛得动大灰熊啊!何况,那猎场北面可不只有宁王殿下说的灰熊,还有七尺深的要命陷阱,疯狂的野猪群,好像有预谋般的几只吊眼白狼,更有……”

聂子娴拖长了音,瞟着某人的神色发白,却被坐上紧张的皇后吓了一跳:“这次狩猎毫无疑问是太子妃赢了!卿炎,你就猎了几只兔子,就别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了!”

“朕自然也相信子娴,这熊掌还新鲜得很了,作假不得!”

“谢父皇信任!不过这熊掌子娴答应要送给宁王的,能一下子就找到方向,也多亏他帮忙介绍猎场的布局了!”聂子娴别有深意的笑着,向宁王再三拜谢。

“那好,卿朗啊,过来接受太子妃的谢礼吧~”

夏卿朗恢复了正色,皮笑肉不笑的听话上前:“谢过太子妃了~”

“不谢,不谢!”聂子娴晃动着匕首瞟着夏卿朗,眼神中调凯的笑意就是在向他提出警告,她可什么都清楚得很,既然你如此大费周章要弄死她,现在她活着回来了,定是加倍偿还,才对得起自己的名号!

“将孔雀翎雕龙箭拿上来,赐给今日的得胜者--太子妃!”

皇上令下,由朴胥从后头的宝箱中双手捧出一支金箭,递予太子妃,聂子娴爽快的从金色裹布中取出那只传说中的宝箭,抚摸着箭身的雕龙,端详着箭尾的孔雀翎,想来也不过就是支箭而已,不过龙向来只有当朝皇帝能够使用,其他人用就是逆反,在聂国,就曾出现过诬陷她逆反的龙袍,而今,这是夏国皇帝钦赐,对比下,竟有几分讽刺意味。

“真漂亮啊~”聂子娴捧着箭眼波流转,身边的夏卿侯看出了她又在打小算盘,也许相处久了,真是能见到对方的心了~

果然,聂子娴忽然惋惜的大大叹了口气,一时竟让皇后愠怒的尖声质问:“太子妃竟对着皇上御赐的宝箭叹气,这可是大不敬!”

“哎哟哟,子娴看着这么好的宝箭,一下子想到被灰熊折断的宝弓,那把弓是临别聂国时父皇送给我的陪嫁礼物,最后却是落得弓折弦断~嘤嘤~望皇上不要责怪子娴有感而发的思乡之情啊~”聂子娴顿时声泪俱下,在皇上面前出现表演着楚楚可怜的戏码。

小七惊叹,公主大大这是要放大招了!谁要倒霉罗~

太子妃这一悲情的转变,让所有人都掉了下巴,难道传说太过分了,其实太子妃也是个内心柔弱的女子啊~

“子娴,快别伤心了,你既已嫁来夏国,夏国便是你家,朕便是你父皇,有什么事都可以予父皇说,而且今日你可是狩猎比赛得胜者,你远在聂国的父皇知道了也会为你骄傲的!”

第一次见聂子娴这样,果然上了当的皇上,情真意切的安慰着。

“是啊,子娴,别伤心了~”夏卿侯有些意外,第一次见她哭了,莫不是刚才的猜想错了?

聂子娴抹了抹挤出的泪珠:“得了这么好的金箭,没有与之相配的神弓,真是可惜。子娴听说,宁王殿下酷爱收藏弓箭,手里正好有一只比钢铁还要坚硬却很轻盈的紫檀木所制作的檀香弓,不知~宁王可否割爱赠送予我,与这雕龙箭配成一对了?”

夏卿朗脸色发白,好个聂子娴,原来是在打起他宝贝的主意,可是看着父皇审视的目光,发白的脸不得已也得挤出一丝笑容:“这……太子妃送了我熊掌,投桃报李,送太子妃一把弓……自然是可~可以的……”

“皇上作证,宁王殿下可得说话算话啊!”聂子娴调皮的笑了起来,那可是他最珍爱的宝贝,玄叶上次去他府上做坏事都没能找到檀香弓的踪迹,现在她一句话就逼他亲手奉上了!

“等回去后,定择日差人送往东宫。”夏卿朗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散发出的寒气几乎都要冷到同侧的夏卿炎了~

气死你!气死你!呵呵~这才是刚刚开始了,夏卿朗,咱边走边瞧哈~聂子娴笑开了花,那从上而下的万丈光芒,几乎不受夏卿朗一丝影响!

皇上这才看出台下的暗战,刚还真被子娴这丫头的眼泪给忽悠了一把~

大太监朴胥躲在角落,都不禁为太子妃的小心思捂嘴偷笑,不过公然如此跟宁王作对,太子妃以后可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了,轻瞥了瞥一直在她身侧默不作声的太子,既然默认太子妃这样做,是不是也……

这次狩猎,最可怜的还是太阳下山了,仍在林里转悠的除非他们了,除非疲惫不堪的牵着马仰天悲叹:“殿下~卑职无能,开始时走错方向,现在走对了,也没找到太子妃的踪迹……恩?那好像是……熊?!真的有熊啊!!”

第76章 万丈光芒的烈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