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0章 挠人的滋味

   婆娑殿的日常就是卯时起床,大声朗读三从四德,女诫,辰时吃早点,白粥,酸白菜,巳时学女红,织布绣花,午时小睡,未时学习各时节典礼的礼仪,申时晚饭,两菜一汤,酉时抄写佛经,戌时就寝。

  试问傲娇公主聂子娴如何老老实实遵从这么有序的生活规律,只因婆娑殿内住着个可怕的老嬷嬷芙嬷嬷,不听话的结果就是各种小鞭子抽身上,不留疤痕却疼得冒汗!

  再问,聂子娴为何不逃跑?只因婆娑殿位于皇宫后庭,机关重重,一旦触犯,芙嬷嬷就会扬着小鞭子出现在背后!

  再再问,聂子娴没有闹脾气,损嘴骂人?芙嬷嬷冷言冷面,油盐不进,只靠鞭子说话!

  “手好酸,脚好酸,腰好酸,脖子也酸啊,不活了不活了!”过了三天这种日子的聂子娴,倒在床上滚来滚去的抱怨!

  要不然,再试试逃跑?估摸着,前院有红线铃铛,右侧围墙有坑,左侧篱笆有刺,那后院了?该不会有鬼吧,哈哈。

  自嘲的笑笑过后,徒然发现周围冷冷清清,夜半凉薄,连平时叨唠的小七也不在身边,聂子娴捧着自己的胳膊,感觉……好孤独啊!

  “夏卿侯那个家伙,知道我被处罚都不向皇上求情,现在东宫没有我的身影,是不是更加快活自在,不用再为躲我去睿亲王府,和那个马脸除非偷着乐吧。”

  想想,聂子娴就有气,小锤着硬硬的床板,恨不得锤出个洞来!

  “咚咚咚。”

  嗯?好像不是她锤床板的声音?

  “咚咚咚。”

  敲门声?大半夜的,谁在敲她的门?不会是那个古董脸的芙嬷嬷半夜还来查寝吧,看到那张脸都觉得阴森森的,何况现在是晚上?

  “那个那个,谁啊?我已经睡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聂子娴抱着枕头,鼓起勇气大声喊话,脑子里各种妖魔鬼怪在穿梭。

  “真睡了吗?”

  温温的声音在门外小声念着,聂子娴一时没反应过来,沉寂着,门外的人害怕打扰到她休息,便转身欲走。

  聂子娴见没了声,立刻扔了枕头冲过去打开门,正巧碰上转身回来的他……

  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聂子娴是三日不见他,感觉仿若变成隔世般的初见,暗夜中那温柔的回眸,让聂子娴心中那个激动,奋不顾身扑上去就紧紧的抱住了他:“夏卿侯!真的是你啊!”

  被这狼扑入怀,夏卿侯懒懒的步子向后退了几分,这小人儿几时变得这么离不开他了,当看到他时,眼眶都红了:“子娴,你受委屈了。”

  头顶响起他关心的声音,黏在夏卿侯怀里的聂子娴竟是忍不住流出了眼泪,连她自己也有几分懊恼,她竟这般轻易就被他感动了!

  吸着鼻涕,往他怀里蹭了蹭眼睛,聂子娴才松开他:“哎,这婆婆殿夜里真冷,我都流鼻涕了。”

  轻瞟了眼胸口湿了一小块,他也没介意,而望着她仍未褪去的红眼眶,夏卿侯淡淡的笑着:“那我们进去说话吧。”

  “好哇。”聂子娴都忘了之前对他的所有怨气,高兴的迎他进了房间,夏卿侯顺手将门关好。

  那本为了怕她冷而关门的动作,由聂子娴看起来就像做坏事的两人在背着人幽会般,忍不住捂嘴偷笑起来。

  “嗯?子娴笑什么?”夏卿侯只是无意的举动并没想太多。

  “没什么,没什么!还是说说,你怎么进来的?这周围那么多奇怪的陷阱,难道是除非带你飞进来的?”

  夏卿侯摇摇头,走到桌旁坐下,聂子娴客气的为他倒茶。

  “是芙嬷嬷让我进来的。”

  “什么!!那个古董脸对你那么客气?我可是被禁足在这,你怎么想进来就能进来?”

  聂子娴不敢置信,而夏卿侯喝了一口凉茶,笑意深了几分,子娴又给人起外号了。

  “芙嬷嬷虽然不苟言笑,但其实心肠很好,特别心软的。”

  “嚯!你在开玩笑吧,她心软,你是没看到她拿小鞭子怎么抽我的,那叫一个心狠手辣,辣手摧花,花枝乱颤啊!”聂子娴想想都够了够了的。

  “那是因为芙嬷嬷了解人体穴位,知道全身痛穴的位置,动鞭子只是吓唬人,打到点上才是关键。”

  “这古董还挺厉害的呀,她到底什么来头?”聂子娴好奇的追问。

  夏卿侯耐心的解释:“芙嬷嬷是宫里的老人了,就连父皇对她也有几分敬意。在皇祖母还是皇后的时候,她便是当时德贤兼备的一个妃子的贴身婢女,妃子走后也未出宫,被安排在礼乐坊教新进宫的采女宫廷礼仪,前年刚退下来,皇祖母亲点了婆娑殿为她安享晚年。”

  “原来是这样啊。”聂子娴总算明白了:“那你让她放我回去,好不好?我不想呆在这里了,在这里我吃不好睡不好,特别难过。”

  聂子娴讨好的摇着夏卿侯的袖摆,弄得夏卿侯很是为难的邹起了眉:“让你在这是父皇的旨意,就算我求芙嬷嬷也不管用的,子娴,你再忍耐忍耐,过些时间,等风头过了,我再去找父皇说说好话,好吗?”

  深深的叹了口气,聂子娴松了手,没精打采的不出声。

  “你若再不听话,轮到母后来管你,那日子只会更不好过的。恩,母后因为坠湖的事,现在还感染了风寒。”

  “老妖婆,就是活该!”聂子娴提起皇后就不爽,转念想来,这也是夏卿侯的母后不经沉了沉声:“风寒而已,让苍蝇去转悠几圈就好了,你也不要太担心。”

  夏卿侯知她这也算为了他退步说的话,心中有些暖意,点点头。

  “夏卿侯,如果当时你在场,皇后说我意图谋害她,所有宫女太监都说看到我做坏事,但我说没有,你会不会信我?”

  聂子娴认真的看着夏卿侯的双眼,希望看到他真诚的内心,渴望得到那个她想要的答案:如果是他,他是不是会说,无论她说什么他都信!男人甜言蜜语都该这么回答吧!

  “那子娴你会不会骗我了?”

  夏卿侯同样真诚对视着反问了一句,竟让聂子娴顿时无言。

  什么嘛!都不会说好听的哄人开心的,聂子娴有些失望的垂下了头。

  “骗你了又怎样,你就该连我说的谎都必须信,不信也得信!”霸气抬头,聂子娴一拍桌子凶巴巴的瞪着夏卿侯。

  “呵呵。”

  “不许笑,我可认真了!”

  夏卿侯禁了笑,恢复认真的神情,也配合的点点头:“恩,以后子娴就是说谎我也信。”

  “好!说好了,你可是一国太子,说话不算话会变丑八怪的!”聂子娴这下心情好多了:“我真没有想做什么谋害谁的事,是皇后太过分了,我聂子娴偏偏不能忍,就捉弄了她,你信的吧?”

  “信。”夏卿侯一字了然。

  “还有你那个弟弟夏卿朗,你防着他点,坏心眼可多了。等我出去了,找机会还要好好整弄整弄他才能消气!”

  狩猎场的事,她一直忙着给夏卿侯煎药,都没空去回报下夏卿朗,这仇她可惦记着报的,不过最好不在夏卿侯面前说太多,省得他多余的担心。

  然而,夏卿侯又岂会不知夏卿朗背后的盘算,他不过是不去在意罢了,但若关系到子娴,本不在意的心难免还是会动摇。

  “卿朗不过是被母后宠坏的小孩,你又何必与他计较,若真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我去跟他谈谈就好,你能避就避着他点。就这件事,你听我的,可以吗?”

  听夏卿侯竟是用恳求的语气那么说,聂子娴一时不好拒绝,只能装装样子晃晃头。

  既然聊了那么多,聂子娴又想起了另一件事:“对了,你知道那个幽妘殿的事吗?禁宫幽妘殿?”

  再次听到那个名字,夏卿侯的心仿佛被重重敲打了一下,本温润的脸缓然忧郁起来。

  聂子娴瞧着刚还聊得好好的他这次却半响没有回答,更加莫名,本想开口追问,却见夏卿侯竟站了起来:“子时将近,我答应了芙嬷嬷来看看你就走的,所以子娴你早些歇息,改日我再来看望你吧。”

  不等聂子娴留人,夏卿侯就转身离了桌,平时步履温吞的家伙,这时动作倒矫健了些许。

  就那么不想回答那个问题?皇上也是,他也是,莫不是就是与他们相关的事情,不愿提及的过往?如果是,她不问就是了,再多陪她一会就好,为什么这么急着走!

  眼看着人已出了门口,聂子娴心有不甘的又追了上去:“你走那么急做什么?我还有好多话没跟你说了!”

  夏卿侯回头,挤出一丝淡笑,轻声安抚:“改日吧,改日我白天来,顺便给你带些好吃的,小七可念叨了,你且休息去吧。”

  那样的淡笑,比平时要不同,只感觉生分了许多,聂子娴说不出挽留的话,只能眼睁睁看着夏卿侯缓缓步入夜色里,渐行渐远……

  轻轻倚靠在门前,他总这般若即若离,如果有一天,他能如她喜欢他般喜欢自己,她一定也让他好好尝尝这挠人的滋味!

第80章 挠人的滋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