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1章 残酷真相

  朦朦胧的睡梦中,正做着好梦,忽然一阵“叮铃铃”的铃铛声吓得聂子娴徒然醒了过来!

“恩?难道是有人夜闯婆娑殿?”聂子娴抱着看戏的好心情赶紧从床上起来,披了外衣就跑出去看热闹了。

来到前院,芙嬷嬷早已来到,却是蹲在她的铃铛机关中央半响没有动弹,聂子娴好奇的踮着脚跨过铃铛走过去:“芙嬷嬷,怎么了怎么了,闯入者了?你在那干嘛啊?”

芙嬷嬷照旧一声不哼,聂子娴只能自己去看,只见芙嬷嬷的手中有个黑麻麻的东西被那些铃铛的红线给缠成了个毛球,而她正在忙活着解开那些线。

“喵~~喵~”

猫?黑猫?

聂子娴大概猜测到那个倒霉的小家伙是谁了,心中窃喜,笑着拿出随身的小匕首:“来,我帮你。”

在匕首的帮助下,那些红线根本是小菜一碟,当黑猫小布布解脱出来后,就撒娇一直蹭着芙嬷嬷的大手,而芙嬷嬷居然露出了罕见的微笑,聂子娴猜测这古董脸应该是喜欢上这小捣蛋了~

“这黑猫也不知道是谁养的哦,居然跑到婆娑殿来了。”聂子娴摆着饶有疑虑的样子,却见那芙嬷嬷根本不理会她,抱着布布直接略过她走开了。

“呵!一只猫比我还得宠!郁闷!”聂子娴笑着哼哼,左右看了看,快步走回房间。

果然,某人正坐在她房间等待多时了~

“玄叶,你还真是够坏的,居然用布布做调虎离山的鱼饵!”聂子娴数落着坐到一旁,脸上的笑意却是浓浓不散。

幽深的目光一直追着那张笑颜,玄叶并不是很高兴的锁眉质问:“他们把你关在这里,夏卿侯也不闻不问,你却看起来还过得还挺开心的?”

“我在这吃好睡好,就是安静了一点,能有什么不开心。”聂子娴不以为然的说着:“你的伤怎么样?好久不见你来看我,还以为你重伤不治了呢!”

“就是逍遥门里出了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耽误了些时间,那点伤不算什么。”玄叶轻描淡写的说完,四下看了看:“我看这婆娑殿也不过如此,子娴若想出去,我现在就能带你离开。”

又是想来带她走?这个玄叶,真是坚持得很了!

“我没想离开,再过两个月或许更短,我就能回东宫了,你就不用操心啦。”

“你在等那个夏卿侯帮你?”

玄叶神情带着不屑的意味,这让聂子娴看着有些不太高兴。

子娴啊子娴,你从小在后宫长大,却没真正理解过后宫那些女人们的悲惨命运,是该好好说清楚让你自己想明白了!

“是又怎样,我是他的太子妃,他自然会帮我的。”

看着子娴执迷不悟的傻女人状态,玄叶也是无奈的摇摇头,站了起来:“你可曾想过,就算现在他夏卿侯未曾要纳侧妃,当有一天他由太子变成皇帝呢?一国之主,后宫三千不为过,到那时你的处境会是怎样?”

“。。。。。。我不会让他娶别的女人的!”聂子娴以前确实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她活在开心的当下,未曾想有一天他不再是太子,而她会怎样?

看她虽那般坚定的回答,眼神却也有些迷离,玄叶站在了她的身后,低声沉音:“你要么在后宫的斗争中胜利成为如现在皇后那样的人,要么就只能像幽妘殿那个失败的女人,最后连名字都不能被人提起!”

“幽妘殿?你知道幽妘殿的事?”聂子娴本就好奇的事情,听玄叶提起,立刻来了兴致。

玄叶冷眸一抿,本不想说那些关于夏卿侯的旧事,但不小心说溜了嘴,既然子娴想知道,那就当做是教育的例子说出部分好了。

“之前打听了一下,略知一二。”玄叶平静的说着,重新坐到了椅子上:“幽妘殿曾住着一个与现在的皇后争夺后位的女人,而这个女人是。。。。。。。夏卿侯的亲身母亲。”

“什么!!”聂子娴惊讶的站了起来,不敢相信的拧巴着脸:“你不会是瞎说吧,这种事我怎么从来没听夏卿侯说起过!”

“一个为了后位,毒害自己只为博得皇宠的母亲,又怎会跟他人闲聊提及了!”玄叶说话的语气异常冰冷,就好似这后宫的幽魂,没有一丝人气。

不敢置信,原来皇后不是夏卿侯的亲身母亲,而他的亲身母亲居然。。。。。。怪不得皇后偏爱二皇子,原来夏卿侯不是他的亲身儿子!

“不信!你是想吓唬我,故意编的故事吧,夏卿侯的母亲怎么会是那样的人,何况夏国本就是嫡长子为太子,她没理由毒害以后能成为太子的儿子啊!说不通就是说不通!”

“当然有理由。现在的皇后在当时可有很多优势,她不仅有做大将军的哥哥,还有个当朝元老做太师的父亲,刚登基不久的皇帝怎敢不宠?这后位,不争,可不一定能落在自己头上。”

看子娴沉默无声,玄叶弹了弹指甲接着说道:“夏卿侯身上的嗜睡之症从何而来,你真以为他天生就有?所有人都知道他从小体弱多病,那还不多亏了他那个狠毒的母亲,打从怀着他时就开始下药,能活下来,他也够不容易的了。”

玄叶的风凉话此时在聂子娴听来格外刺耳。

“那后来了?”

“后来事迹败落,皇上将夏卿侯交由现在的皇后抚养,而这个叫静幽妘的女人自知没有后路,吞金自杀了。”

吞金自杀?那么痛苦的死法?夏卿侯的母亲。。。。。。

“静幽妘成为宫里不能被提起的名字。幽妘殿被视为禁宫,皇上也没下令让人看守,仿佛是被遗忘般坐落在原来的位置,猜想也是那个皇帝曾对这个女人用情至深的结果。不过,再深情又如何,作为一国的皇帝,身不由己。”玄叶继续说着自己的看法:“有一天,夏卿侯坐上了那个位置,子娴你也会因为不能独占他,而变成另一个人吧~”

“不会的!我才不会!夏卿侯也不会!”聂子娴气恼的冲到床上,抱着被子一个劲摇头否认,想想还真有些可怕。

玄叶一甩袍子,偏首蔑笑:“真的不会?子娴,我说得可句句属实,还不信,你可以亲自去问那个夏卿侯,顺便再问问,他做了皇帝会不会有后宫三千?”

“玄叶,你这个坏蛋!不要说了!滚滚滚!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了!”聂子娴抢过枕头就朝他砸去,玄叶轻松接过枕头,放到了桌前拍了一拍,看样子这话就该早点说的,让子娴认清事实。

“我现在就走,你自己再好好想想吧,想清楚了,我随时都在。”玄叶木然的说完便走了。

原来,这就是皇上的不提及和夏卿侯不愿说,幽妘殿~其实想想,夏卿侯也很可怜了~

如果真要变成那样,她聂子娴情愿不做这个太子妃,更不会让夏卿侯去做皇帝!!

第81章 残酷真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