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9章 皇上的不提及

  这几天聂子娴辛辛苦苦煎药,某人却故意躲着不领情,气愤之下,聂子娴将那些瓶瓶罐罐全砸了,一个人跑出东宫去散心!

闲逛着,时不时有巡逻的禁卫军顿足请安,聂子娴懒得搭理,一路走一路踢着石子。

当她走到一座桥时,远远暼见皇后带着她的后宫爪牙正向这边过来,忙往回跑了段路后躲到了假山的后面。

她可不喜欢给那个妖婆请安,指不定又会被刁难!

“泉儿,你刚瞧见没,好像有只拖着尾巴的大老鼠躲这假山里头去了呢!”原来皇后也远远瞅见了聂子娴,故意停在了假山旁边出言相讥。

刚得了宠的贴身丫鬟泉儿,水灵灵的大眼睛一转溜,陪笑道:“泉儿也瞧见了!好难看的一只大老鼠了,不然,让奴才们进去搜搜,将这大老鼠给活捉了。”

泉儿的话甚衬皇后心思,皇后掩面邪笑:“呵呵~就给我抓活的!去吧!”

“抓什么老鼠!!老妖婆!我不惹你,你倒找我的茬了,真以为我怕你不成!!”

聂子娴气不过从假山顶跳了出来,指着皇后就破口大骂,真将第一次见她这气势的泉儿吓了一跳。

气得青筋怒起的皇后,这时也顾不得什么形象,插起腰就指着回骂:“你这个野丫头!竟敢对本宫如此不敬,今天本宫就要好好教教你什么叫尊卑,什么叫礼节!”

“哟,想教我?你怎么不吐口水照照自己的德行,呸呸呸,不要脸!”聂子娴本就心中憋闷,这皇后自己找上门讨骂,她可不会留情面!

“你,你~”皇后脸都气歪了,转身却给那泉儿迎面就是一耳刮子“啪”的一声:“狗奴才!还愣着干什么,统统上去,给本宫把那野丫头抓下来问罪!!!”

“是!”泉儿眼泪都被打出来了,急忙拖起裙摆叫上身后的所有人去抓假山上的太子妃。

但聂子娴哪有那么轻易被抓,她像只灵动的小猫般在假山上串下跳,一群人来来回回就是抓不到,而皇后在下面急得直跺脚。

“那边!!在那边!你们这群蠢货!快抓住她!!”

皇后入神的指挥着,忽然后脑勺被猛的一拍,一个踉跄险些摔趴在地上,回头竟是那个聂子娴咧嘴做着鬼脸:“老妖婆,有本事你自己来抓我呀!!”

“你!!别跑!!”皇后真追了上去,大声怒喊。

聂子娴故意跑得不快,就是离她一步之遥,让她左抓右抓都抓个空。

“来呀来呀!老妖婆,你是不是因为太老了,跑不动了呀!”聂子娴肆意的嘲笑着。

狼狈的皇后气喘吁吁,最终只能停下来撑着双腿大喘气,哪知聂子娴转到她身后对着她的屁股就是一推,伴着一声尖锐到嘶哑的惊叫声,皇后“扑通”落水了!!

“哈哈哈哈,老妖婆,你会不会游泳啊,蛙泳是这样的,你那只能叫扑腾!哈哈~”

聂子娴在岸边笑得前俯后仰,那些奴才忙一个个跳下水去救主子,而皇后就算落了水也不忘怒吼下令:“可恶!你们谁将那忤逆的野丫头抓起来,本宫赏他黄金万两!!!”

“哦~在皇后眼里本太子妃那么值钱啊,嘿嘿,来呀,有本事都来抓我呀!”聂子娴洋洋得意着,转身忽见那些听到金子眼睛都冒光的奴才发疯般冲了过来!!

“呀个的!金钱的诱惑果然可怕~”聂子娴感叹完立刻拔腿就跑。

湿漉漉的皇后都没心思换衣服,一上岸就追问着抓捕情况,胆战心惊的泉儿诺诺的回复:“太子妃~太子妃她躲到幽妘殿里面去了~”

“什么!!你确定她进了那里!!”

皇后激动的抓着泉儿的肩膀,捏得她双肩骨头都快碎了。

“是~是奴才亲眼看到她跑进去的!”

这个野丫头,是注定要跟她作对是吧,既然这么巧跑进那里,莫不是知晓了以前的事,故意在挑衅她,诱导她?而其实是设下试探的圈套!不能留着这个祸害,一定要除掉她!!

“你们都给本宫听好了!太子妃推本宫入湖,是意图谋害,现查已躲进禁宫幽妘殿,你们加派人手包围那里,待本宫向皇上请奏!”

皇后戾言传令,众人皆一言不发的听从,至此,所有人都心知太子妃这次在劫难逃了!

在皇后向皇上上报后,皇上十分愠怒,即刻下令让禁卫军强制逮捕太子妃,押上大殿!

躲在幽妘殿的聂子娴自然是反抗到底,但还是被禁卫军头头宁琼以武力制服抓了起来,直接押去面见圣上。

“太子妃!你可知错?”皇上阴暗的面孔,较于以往更显深沉。

聂子娴被宁琼束住双手扣跪在地上,几番挣扎仍是无果,面对皇上的质问,依旧倔强的顶嘴:“哼!我何错之有!!”

“在皇上面前还如此放肆无礼,自称是我,太子妃真是反了天了!”皇后激动的训斥,就让太子妃继续这样激怒皇上吧,这皇宫唯一能整治她的恐怕就只有当今圣上了!

“臭妖婆!要你管!”聂子娴奋力想起身去教训皇后,但宁琼一使劲,硬是将她又扣了下来。

“够了!子娴你真是太过分了!”皇上一拍桌子,本就阴暗的脸更加气愤:“告诉朕,皇后所说的可都是真的?你为何要谋害皇后,有那么大的仇恨吗?!你可知,这可是死罪!”

“谋害她?”聂子娴有些难以置信,斜眼看皇后那张妖婆脸,心中了然:“如果真要谋害她,哪还有她现在喘气的份!”

“张狂!太张狂了!!”皇后气得全身发抖:“皇上~您可都看到了,太子妃她出言如此不逊,根本没将夏国的礼法看在眼里,也就是没将圣上您看在眼里啊!”

聂子娴听皇后那么一说,心叹不妙,这皇后是要把她往死里整了,她怎么还一脑子往里钻,也是一时懵了头,得收敛必须收敛,不然今天就要败在老妖婆手里了~

“嘤嘤~~”

皇后愕然?这个古灵精怪的聂子娴,现在装哭,是不是有点晚了~

“子娴~你哭什么?朕还没治你的罪了!”皇上也有些不能理解。

皇后见此,立刻一言斩退她的退路:“别以为几滴眼泪就能让陛下心软放过你~”

“子娴的手好痛啊~”聂子娴眼泪滴答滴答的流着,干脆伏身趴在了地上:“好像要断了~~”

发现手中挣扎的手似乎真软塌塌的,禁卫军长宁琼一阵心惊,抬头便见皇上正怒视着自己,忙松了手解释:“臣根本没有使劲,只是为了皇后皇上的安全,才一直扣着挣扎的太子妃的~”

解了束缚的聂子娴仍旧伏在地上:“嘤嘤~”

“皇上!太子妃这是在演戏,想用苦肉计骗您放过她了,您可千万。。。。。。”

“皇后~是不是苦肉计,朕看得清楚!”皇上起身,也毫不给面子的瞪了一眼皇后,有几分心虚的她,只能低头闪躲开来。

“皇后说你要谋害她,你可要好好解释。”皇上走到了聂子娴面前,沉着声询问。

聂子娴微微抬头,见那双如火如炬的眸子俯视着自己,一国之主发起火来,那份威严就连她也隐藏不了颤栗:“那个~这都是皇后的一面之词!”

“那些宫女太监都一口咬定,你推皇后入湖,还要狡辩?”

“子娴不是故意的,当时就是和皇后争论了几句,不小心推了她,要说谋害,周围那么多皇后的亲信,怎么也不可能放着让皇后淹死了~”

“这么说,是皇后说得太过夸张了?”

“对啊对啊!”聂子娴一时忘了装可怜,抬头就笑着回答。

岂止皇上依旧阴沉着脸俯视着她,让她刚笑开的脸茫茫然又收敛了回去。

“可是,皇上~”皇后还想争辩,但皇上回头冷冷的一瞥硬生生让其又闭上了嘴。

皇上缓缓又走回了自己的龙椅坐了下来:“事情很清楚了,太子妃骄纵无礼,几番顶撞皇后,才导致皇后意外坠湖,追根究底,是太子妃的不是。”

“我。。。。。。”聂子娴心中愤慨,还想说话,又是被皇上的眼神一瞪,默然将话原封不动吞了回去。

但皇后还是不死心,顶着风头向上进言:“太子妃私闯禁宫,这项罪名臣妾不得不提!”

话出,殿内一片静然~

禁宫?聂子娴疑惑,难道那个幽妘殿是禁宫?可是宫前什么看守都没有,也没有挂牌子,谁知道是什么禁宫啊!

禁卫军宁琼慌忙跪下:“臣巡守不利,让太子妃误入禁宫,请陛下赐罪!”

幽妘殿,宫内不得提及唯一禁地,当年皇上封为禁宫,不得让任何人入内,却没有下令让人看守,作为禁卫军长只能封锁任何经过那宫殿的道路,久而久之,便成了宫内默认的不得靠近的地方,没想到的是,太子妃竟意外闯入,他没有皇上的命令也是不敢入内抓人的!

沉寂久久,聂子娴和宁琼依旧跪在地上,皇后站在一旁也不敢出声,只是等待着一直无言的皇上开口。

聂子娴小心的抬首望去,见那鹤发斑斓的皇上,此刻神情更加幽暗,似乎陷入远久的回忆无法自拔,这个情形,就连一直言辞激愤的皇后都不敢出言打断。

幽妘殿?以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太子妃言行无礼傲慢,从现在起去婆娑殿关三个月禁足,让宫中资质最老的芙嬷嬷好好传授夏国的礼仪章法,若再不受教,就交由皇后亲自处置,朕不再过问!”

从始自终,皇上都绝口不提禁宫之事,对子娴做出了相应的处罚之下,皇后也不再提起。

回到婉央宫,皇后气愤的将所有化妆台前的东西全扫在地上,“叮叮当当”一片狼藉,跟在其后的泉儿立即跪在地上,颤抖着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如果那座破烂的宫殿依旧是他不可触犯的禁宫,那么,就代表着那个已死的女人在他心中仍未磨灭!

鲜红而细长的指甲深刮着木质的桌角,皇后双眼阴郁发红,薄唇咬牙低念:“静幽妘!”

第79章 皇上的不提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