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3章 冤家路窄

  刚出宫走在路上那会儿,聂子娴是无比兴奋自在的,但当走了半天都没看到人影,脚累肚子又饿的时候,她高兴不起来了。

出门在外,不说备匹马吧,好歹要带够干粮、银两,有个路线,可聂子娴了,匆匆忙忙躲进送出宫的烂菜堆被扔出来,可什么都没有准备!

“燕京在哪啊?有没有人啊,有人的话给我点吃的,指个路啊~”聂子娴有气无力的呼唤着,累得直接以地为席躺在了路中央。

就在她刚喊完,头顶忽然暗了下来,她细细一看,正上方天空好大一片乌云啊:“不会那么倒霉吧~”

就是那么倒霉,倾盆大雨瞬间降临,聂子娴慌忙爬起来却根本连棵能躲雨的树都找不到,只能徒然坐在地上,任由雨水打落在身上,还好现在将近夏至,淋雨也不觉得冷。

就在聂子娴在雨中撑着下巴考虑着,是厚着脸皮折回宫筹备了再找机会出来,还是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路摸瞎走的时候,一辆马车由远处驶来。。。。。。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哇!”

聂子娴高兴的站起来挥舞着手拦停了马车,却见马车内探头出来的竟然是认识的人——睿亲王世子的护卫鸾儿!

马车上,笑意娉娉的夏湍生怡然看着角落里浑身湿透且脏兮兮的聂子娴,却一句话也不说。

而聂子娴低着头望着面前的四肢脚,心中不爽,真是冤家路窄,这都给遇上了。

“世子,我们还是把逃出宫的太子妃送回去吧,反正离宫门也没走出多远~”鸾儿也看她不顺眼,开口就道。

“休想!”聂子娴突然跳起来,“嘭”的一声撞上的马车顶,疼得“哎哟哟”了,还不忘往马车外挪步子:“大不了我现在就下去,不坐你们的马车了!”

稳坐的夏湍生仍不动声色的抱着手看戏,鸾儿就忍不住要与之争辩了:“太子妃你私自出宫,皇上已经很生气了,你现在回去认错也许还来得及了!”

“本公主说不回去就不回去,你们就告诉我燕京往哪个方向走,其他的都不用管!”

“你去燕京做什么?”

“都说不要你们管了,还问!”

聂子娴不说,鸾儿转向世子:“世子,您倒是说话啊,这样包庇太子妃,被皇上知道就不好了!”

“你们主仆二人不是出去晃个一年半载都不会回来吗,你不说我不说,鬼都不知道了,担心这些太多余了吧!”聂子娴白眼了鸾儿,只觉得她弱智。

要不是碍于身份,鸾儿早八百年就恨不得抽这个骄横丫头了!

深吸口气平静下下的鸾儿还要劝说,却见聂子娴不客气的再抛给她一个特写的白眼直接寻向世子:“夏湍生,你该猜得到我为什么去燕京,我就等雨停了就下车,一点不耽误你们。”

“不行!太子妃必须回宫!”鸾儿依旧坚持。

“主子都没开口,你个奴才没资格跟我说话!”聂子娴斜着眼藐看了鸾儿一眼。

夏湍生这才摇头轻叹:“嗯?太子妃这可是在求人了,怎连一点求人的态度都没有!”

世子终于说话了,鸾儿很是欣喜!

居然跟她摆架子,这家伙等这一天等很久了吧!聂子娴想了想,神色稍稍缓和些,食指绕起小圈圈,堆起笑脸:“哎~世子大人,之前子娴若有得罪之处,望您不要记在心上呀~而且这一次你若帮我,将来我聂子娴定会加倍报答的~”

“太子妃的报答?”夏湍生似乎思量了片刻:“呵呵,平常只看到太子妃的报复手段,对于报答还真有些小期待了。”

故意讽刺她是吧?忍!

“呵呵,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待的!”聂子娴继续努力陪上笑脸。

夏湍生摸了摸细眉,皎洁的目光扫了扫狼狈的聂子娴,为了去燕京找卿侯,这个聂国公主还蛮拼的了,被她缠上,卿侯到底是怎样的心情了?

“世子,这样真的不行啊!”鸾儿犯着愁,看世子似乎快要认可太子妃的作为了。

“好了,这雨一停,我们就放太子妃下去,无论怎样,也得给卿侯面子。何况太子妃现在这般落魄,不帮显得不厚道了~”

“假仁义!”当然了,这句话是聂子娴别过脸小小声碎的,回过头来她还是陪上明媚的笑容:“世子真是好心肠啊~”

突来的雨说停就停,夏湍生先下了马车,并让鸾儿送件干净衣裳给聂子娴换上。

鸾儿的衣服多为劲装,穿在娇小的聂子娴身上稍显得大了些,聂子娴就干脆挽起袖子,卷了卷多余的裤腿,头发省去多余的装饰,扎了个马尾,当她利落的出现在夏湍生面前时,却又伸出了小手~

“太子妃这又是何意?”夏湍生笑着看着眼前的女子,她总是这般特别,充满了活力,不同于自己更不同于卿侯。

“装什么装,这都不懂?”聂子娴拍了拍白净的小手,无奈仰天叹了口气,又挠着额头挡住脸支支吾吾道:“我~那个那个~身上没有钱~”

“什么?太子妃说话声音太小了,我听不清啊~”夏湍生这回听明白了却是真的故意装不懂。

鸾儿在旁偷笑,被聂子娴瞪眼瞟到后,也抬头望向天边假装没看到。

虎落平阳被犬欺呀!聂子娴自认倒霉,整理了发毛的心情,继续笑:“呵呵,我这是借,一定还,加倍还!”

“哦?太子妃是没带钱就跑出来了?”

“。。。。。。够了啊你,不借就算了!”聂子娴气极扭头。

“别走啊,借,当然借,太子妃那么爽快的人,翻个百倍的利息都不带眨眼的吧~”

这个夏湍生,趁火打劫了!平时还真看不出那么会算计了!

“还算利息?”

“自然。鸾儿,拿纸笔过来,我怕自己记性不好,哪天去寻太子妃,把数目记错就不好了!”夏湍生心情大好,招着手唤鸾儿,鸾儿自然乐意效劳。

借了一百两和些碎银子,聂子娴居然蒙头按下了欠债十万两的手印,再问夏湍生燕京的方向时,那笑得灿烂辉煌的脸随意仰了仰,便随着鸾儿上了马车扬长而去。

捧着借来的钱和几个馒头,聂子娴顺着他刚才瞎仰的方向望去:“该死!那边都是山,哪来得路啊!夏湍生,你给我等着,总有我收拾你的时候!!”

跳着脚大声骂完,聂子娴望了望绵延起伏的大山,能怎样,姑且翻过去看看好了!

“世子,真这样放任太子妃不管,让她去燕京找太子吗?只怕,路上太过危险,太子妃她根本到不了燕京啊~”鸾儿虽不怎么喜欢聂子娴,但见死不救她也做不出来。

夏湍生虽神情淡然,但内心却不平静,聂子娴再讨人厌也不过是个女子,本只想整弄下消消其气焰,所以故意指引了错的方向。看来,要做到如她那般整起人来没心没肺还挺难了~

“。。。。。。且折回去看看吧!”

鸾儿没想到世子那么快就反悔要回去,心中生出几分异样,但还是叫了车夫往回赶。

马车一路往回走都没见到那小小的身影,夏湍生有些按捺不住的握紧了拳头,再望向身侧的群山:“这个蠢女人,平时不挺精的,今天怎么就那么容易上当了!”

“啊?世子,那怎么办了?太子妃难道真信了您的指路,上山去了?”鸾儿不知该笑还是该愁,且看世子的脸色也不是很好。

“若真出了什么事,只怕卿侯不会原谅我了~”夏湍生忧虑的沉了气,再望向高山:“没办法了,鸾儿,收拾东西,我们也走一次山路吧!”

世子居然。。。。。。这样做真的只是因为太子吗?鸾儿愕然。

“别愣着了,快,不然天要黑了!”夏湍生一声催促,鸾儿只能听话去收拾行礼,本计划好的路程看样子要完全改变了。

第83章 冤家路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