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6章 世子到访

  夏日炎炎,除非一路为太子遮了伞,自己不停的打着扇,仍觉酷热难当,但太子似乎身性偏寒凉,并没有他那般难过。

他们今日再次拜访田间村舍,想重立联名书,却落得处处碰壁,曾跪地祈求太子查办贪官的百姓竟在数日间隔下就改了口,更不愿再签联名书。

无功而返的两人正低气压的走回别馆,却被别馆外围着的许多当地官兵惊讶到!

夏卿侯顿了顿足,抬头细看了看房梁的牌扁:“嗯。。。。。。这是燕京别馆吧?”

太子怎么又来了?除非无奈的点点头:“就是您现在住的燕京别馆了,太子,你且在外等等,除非我先去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嗯。”

夏卿侯点头同意,除非便收了伞,将扇子也收了插在腰带间,大步跨了过去吆喝着质问起来:“你们这是做什么,太子下榻的别馆也是你们能来的地方!!李知州了,他现在在何处?!”

众官兵见除非横眉瞪眼气势汹汹,知道他是太子贴身护卫,自然随意不敢回话,都畏惧的退到一边。

不一会,那李敛就从人群中窜了出来,拱手就激动的上前:“除大人,除大人!您可回来了!别馆里出事了!!”

“你淡定点!”除非嫌弃的鄙视着他,挥挥手指了指外围安静观望的太子:“走,去向太子说明白吧。”

场景如此相似,怕又是某人闯祸了~

夏卿侯淡然看着急冲冲向他奔来的李敛,不等他慢慢开口,李敛就“扑通”跪在他面前:“太子千岁!卑职失职,请殿下治罪!!”

“李知州这是为哪般?快快起来,好好说就好。”夏卿侯用手肘轻顶了顶身旁的除非,除非便立刻领了意,不太情愿的替太子把李敛扶了起来。

李敛神情忧虑,急切的回答:“卑职听说别馆有人闹事,还挟持了一位护卫,担心太子有危险,这才带兵前来查看。”说着擦了擦额头:“还好太子您不在别馆内,否则卑职更难辞其咎了!”

“哼,李知州,你这燕京地界儿还真不太平啊~居然有人连太子殿下都不放在眼里了!要真论起罪来,你这小小知州也不用做了!”除非浓眉一抖,故意瞪圆了眼兴师问罪。

“这这这可不能怪卑职啊,那人是外地来的,自称是京都睿亲王世子,据说是那护卫不信,与之打斗了起来,才出了挟持之事,卑职这。。。。。。这听了消息立刻赶来,却也不敢轻举妄动,太子~太子您要相信卑职的赤诚之心啊!”

李敛极力辩驳推脱,跟之前见面就请罪的架势截然相反。

“睿亲王世子?湍生来了?”夏卿侯有些惊讶。

除非忙开口劝说:“这世子怎么会突然来这儿,他不是计划出外地更远的游历吗?太子!您可别被骗了!!”

“是与不是,还是待进去看看再说吧~”夏卿侯听到湍生到访还是有几分高兴的,除非见劝不了太子,只能紧跟在旁,随机应变。

而李敛见人进去,一改刚才卑躬屈膝的姿态,驻足思量了片刻,挺直了腰,缓着步子随在了后面。

本剑拔弓张的护卫们见太子回来了,都松了口气,只因那自称世子之人到底是不是真的,他们都不能确定,唯独那个被挟持还一直骂街的初九,却一口咬定他们是假的。

围困在院内石桌前的人,反复摇曳着手中的扇子驱赶烦闷的心情,只因身旁的护卫手下抓着个聒噪的小子,骂骂咧咧就是不消停。

“呀呀呀,夏国世子怎么可能长成你这样,要气质没气质,要心胸没心胸的!睿亲王府我都去过,他身边的护卫可不是像她这样平胸的女人,可丰满可温柔了!你们是假的假的假的!!!”

“。。。。。。放开我!你们两个江湖骗子,神棍,你们逃不掉了,等太子回来一定把你们通通抓起来,往死里折磨!呀的,最好别落在我手上,否则我让你们叫姑奶奶!!不对不对,说错了,叫爷爷!!”

“世子,干脆让我杀了他吧!”鸾儿已经忍无可忍,刚才的瞎缠斗,已经弄乱了她重视的发型和衣着,此刻却只能点了她的穴位,听她瞎嚷嚷,可以的话,她就想一刀解决问题。

纸扇收起,露出的夏湍生的脸苍白而略显疲倦,他没有说话,只因现在他满脑子是另外的事。

自从悬崖边上捡到那只鞋,他的心似乎便同那个女人一同跌入洪流,现在什么也提不起他的兴趣!

来到燕京,坐在这里,对于卿侯,他现在不知是想见还是不敢见,纠结,心烦,混乱。

正苦恼着,一声清咛传来:“湍生,真的是你啊!”

迅速站起身,面对欣喜相迎的夏卿侯,他的心又多了几分沉重,眉头紧锁着竟是不知说什么好。

“真的是世子啊!”除非也是难以置信,但看来也奇怪,相对数月前的世子,他为何消瘦颓然了些许?

走近的夏卿侯笑着双手捧着夏湍生的胳膊,却见他眼神闪躲侧到一边,有些不解:“怎么了?是出了什么事吗?”

“。。。。。。”夏湍生仍旧说不出话,是真知不道该如何开口,一切都是他的错,他的戏言,要是卿侯知道了会怎么看他,会不会永远不会原谅他,这是这一路忧虑的情况,真面对面了,还是开不了口啊~

鸾儿见世子艰难的欲言又止,便率先开了口:“有什么话,不若进去了再慢慢说。现在你们知道我们不是骗子了,可以收兵了吧!”

“原来真的是世子大人,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望太子和世子恕罪了~”李敛点头哈腰着来回鞠着恭。

除非一阵鄙视,又闻鸾儿手下押着的初九再那叫嚷:“既然是世子,肚量就该大一点,快放了我,一直这么押着,手快要断了啦!!”

“你这丑小子,尽惹事生非!”除非伸着手指往那脑袋就是一戳,初九气极,本来是想整弄夏湍生这个骗子的,现在反被这两奴才整了!!

眼波流转,嘴往下扁着“呜呜”竟也干哭出声来:“呜呜~太子殿下啊,小九上有七十岁老母,至今还没娶老婆,再这么被这平胸妹子押着,她就该对我下半辈子负责了~呜呜~太子,快救救我啊~我可不想娶这母老虎~”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现在就废了你!!”鸾儿急红了脸,劈掌就要打人。

夏卿侯忙过去拦住了鸾儿:“鸾儿就别跟这刁嘴的下人一般见识,看在我的面上,饶他一回吧~”

“谁刁嘴了!”

见初九还不识好,除非一把从鸾儿手里抢了他过来拖到一边:“太子为你求情那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你这厮怎一点没个度!”

被初九这么一闹,夏湍生本难以启齿的话题暂时被打断,这时李敛也抢了时机凑上前来:“太子来燕京这么久,今日世子也到访,应了除大人的话,真是燕京的福气,卑职李敛作为燕京知州,不知是否有幸请太子和世子一起去满香楼吃个酒,也算尽地主之谊了~”

“李大人客气了。”夏卿侯笑着,看了看湍生,大概是问他的意思。

夏湍生知了意,摇摇纸扇:“改日吧,今日。。。。。。我与太子还有话说。”

“哦~那好那好,改日,嗯。若没别的事,卑职带兵先撤退了。”

李敛带人走后,别馆护卫也立刻回到自己的守卫。

夏卿侯向前伸手指引:“湍生,这边,我们进去慢慢说吧。”

两主子一前一后走向客厅,鸾儿和除非打算跟着进去,却见捣蛋鬼初九还冲他们前面,一人伸一手就把他又拖了回来:“太子和世子谈话,哪有你旁听的份,一边该干嘛干嘛去!!”

“除大人说得是,你这小子,滚滚滚!”

初九小眼睛一翻,嘴一撇,忽然指着远处就惊呼:“啊!!那儿怎么有个在天上飞的蛇!!!”

“啊?”

“嗯?”

上当的两人一分神,初九就蹲身一跳两只脚不客气的直踩在二人的前脚趾上!!

“啊!!”

“嗯!!”

被抓的胳膊终于松开了,初九两腿子一撒,飞一般跑到客厅去了。

缩着脚强装镇定的两人,又疼又气,互看了看,一阵无奈,这个胆大包天又没分寸的初九到底是像极了谁,那么会整人!

第86章 世子到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