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4章 燕京变焦点

  泥泞的山路留下了登山者的脚印,夏湍生他们就是寻着聂子娴的脚印上的山,可意想不到的是最终那些脚印的尽头却是悬崖峭壁!

悬崖下的滚滚黄流因刚下过大雨,水流汹涌而湍急,夏湍生站在边缘向下探望,却是被鸾儿唤了一声:“世子,太危险了,快回来吧!”

“鸾儿,你快过来看看,那。。。。。。那可是太子妃的鞋?”夏湍生脸色苍白,指着悬崖下,急促的拉着鸾儿一起查看。

鸾儿小心翼翼的站过去,跟着世子的指示望去,峭壁嶙峋处,一只沾满了黄泥巴的鞋子静静的挂在那里~

“这。。。。。。看起来是只鞋,但不一定就是太子妃的吧!世子,别多想,我们再找找,也许太子妃走别的路,又也许这些根本不是她的脚印!”

鸾儿不敢往那方面想,便极力拉着世子回安全的路上劝说,可无论她怎样辩说,夏湍生苍白的脸色也没有丝毫转变。

四处再看了看,脚印确实只到这就没有,那只鞋,只可能是留下脚印的人的!

然而水流如此大,掉下去应该连尸骨也捞不到了!

“鸾儿~”夏湍生抖动着嘴唇,仰头闭上眼:“我们去燕京吧,这件事我必须亲口跟卿侯说了。。。。。。”

“世子。。。。。。说不定又是太子妃在恶作剧,故意想吓您了。。。。。。”鸾儿看世子那般内疚难过,心也十分纠结。

恶作剧吗?如果是,那就好了,真没想过让她这样惨死啊!聂子娴,你没有死吧?

夏湍生忧郁的望向悬崖:“想办法把那只鞋弄上来,然后我们去燕京,如果她没出事应该还是会赶去那的。”

“是!”

燕京是夏国除京都外最大的城池,此地四季如春,水渠丰沛,土壤肥沃,经济繁荣,上供到皇都的户税经常是旁的几倍之多。

然而就在不久前,一封血书悄然出现在皇上的桌前,那是由当地一名通判所写,言辞激昂,痛斥当地官员与朝中官员勾结,上谄下渎,私加赋税,鱼肉百姓。

皇上动怒,下令查实,却连这名通判的名字都未出现在官员的花名册上,燕京也查无此人。

越是这样,皇上越觉得必须细查,于是下令让太子兼巡查使前往燕京明察暗访。

在小小的别馆外却有重兵把守着,只因当朝太子为查燕京官员贪污案而下榻在此。

别馆房内,燕京知州李敛笔直安静的站在长桌前,狭长如狐狸般的眼有神的看着正专心写着毛笔字的太子。

待夏卿侯落笔完成,李敛才扯出一丝笑容,鼓掌赞扬:“殿下下笔有如神助,劲道轻盈却仍能将这清正廉明四字写得虎虎生威!厉害,真是厉害!”

“哦?”夏卿侯缓缓放下笔,纯净的笑容下没有旁的情绪:“呵呵,若是子娴在,定要说我就写那么几个字还花一盏茶时间,无趣无趣了。”

“啊~太子与太子妃伉俪情深,卑职只有仰慕的份了~”

见李敛随意开口都能是奉承的话,旁边的除非都有些听不下去了!

夏卿侯举起写好的纸,轻吹了吹上面的字,才道:“呵呵,让李通判等了我那么久,真是抱歉。关于你之前交过来的账本,我都看过了,没有问题,你可以回去了。”

“如此,那殿下若在燕京还有别的问题,尽管派人通知卑职,卑职定随叫随到,倾听殿下的吩咐!诺,卑职先行告退~”李敛拱手恭敬的行了一礼,夏卿侯点点头,他便退了下去。

憋了半天的除非吐了粗气,走上前来:“太子,您瞧瞧这个家伙那嘴脸,真是~”

“你说李知州吗?嗯,尚且长得还可以,就是眼睛比较迷人,听说燕京大半女子都爱慕他了~呵呵~”夏卿侯恬笑着接道。

“哎呀,太子,我是说他拍马屁的嘴脸,又没说他那皮相!”除非抓狂的解释,可太子似乎也没与他产生共鸣。

夏卿侯放下墨宝,走到一旁的桌前,拍了拍厚厚那踏所谓的账本,若有所思。

大概太子是为查办贪污之事毫无进展忧心吧~除非想来,上前劝慰:“太子,皇上派你查办,也不是确定一定有贪污。虽然卑职看那李敛不顺眼,但也许他是没有勾结贪污也不一定了!您不也尽心尽力查了一个月了,没有一点线索!”

“也许吧。”夏卿侯低声应道。

门外,刚听完这对话的某奴才轻轻退离开去,随后迈着急切的步子前往后门。

打点了后门看守的护卫,这个别馆的奴才走向角落等候的黑影:“太子仍旧查无进展,有意相信您的清白了。”

黑暗里,李敛面露狐疑,紧扭着眉陷入沉思,如果真的相信他,为何在他面前故意写“清正廉明”的大字?

太子夏卿侯,应该不是那么简单的人物,上面的人都如此忌惮,不惜下达那样的指令,他也不是傻子,再如何,也必须等他出了燕京的地界才行,他李敛还想继续做他的知州了!

回到房内,除非探着步子行到门前,确认了门外没人,才重新打起精神看向太子。

“关于写那份血书的通判,卑职查到些线索,虽然燕京官府坚持说此地没有这个叫马甲的人,但卑职私下打听,确有其人,不过可能已经被灭口,连曾经住的房子和八十岁老母都被一把火烧没了!”

“。。。。。。”夏卿侯摇摇头:“至少知道,这件事不是假的。除非,你说这出现在父皇御书房的血书会是谁的作为了?小小通判如何为之?”

“卑职也想不通,兴许是哪个有识之士看不惯贪官贪赃枉法助通判送了血书。太子,您从账本真的看不出端倪吗?”

“这是他们准备的账本,又怎会留下线索了。”夏卿侯叹了口气,重新坐到桌前,那“清正廉明”的大字,此刻有几分讽刺。

一个月来,他细查账本,而除非带人走访燕京大小商铺人家,询问历年税收情况,皆无出入,如果是这李敛收买人心,未免做得太过面面俱到!

“这样吧,明日就我们二人下访去农户田园,查问有无被压榨加税之说,就按他交的这些进行账本比对。”

“太子要亲自去吗?其实卑职动作很快的,我一人去就行了。”除非担心太子安全,毕竟离京都甚远,身边护卫不可深信,所以才揽下差事。

温润的脸露出几分惆怅,贤能者当聚有识之士于身侧,可是自己除了亲信护卫,此刻竟连一个能信任的人都没有,确实失败。

但转而又想,将逝之人又何必感叹这些,唯此一生,有一两个知己也足已罢。

“就你我二人悄悄前往,勿再劝说了。”夏卿侯主意已定,除非也没法再说。

望向窗外,即将入夜,黄昏下的天空犹如他压抑的心情:“太子妃还没有消息吗?”

除非摇摇头,不知如何说起,老是闯祸的太子妃出逃,如果真来找太子,算着日子也早该到了。而让除非更在意的是,留下的小七,不知为了这没心肝的主子受到了怎样的惩罚?

只闻太子再次轻念:“子娴,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了~”

别馆对面的屋顶上,玄叶抱着剑冷暼着,如果不是聂子娴擅自出宫,一点消息也没留下,他也不用担心她的安危在这一直守着这夏卿侯,等待她的出现。

有他的地方,她就会来吗?真不想承认这种定律!

远远看到一个衣衫褴褛的小身影在别馆外徘徊,玄叶那颗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来,嘴角上扬,飞身下去。

第84章 燕京变焦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