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0章 李狐狸的暗道

  带火的利箭“突突突”从天而降,惨叫声此起彼伏,有人想逃出去打开大门却发现门口已是一片火海,所有出路都被黑衣人占领,围困之下所有人都已成了瓮中之鳖。

白瓷和除非各举着圆桌护着夏卿侯他们,抵挡飞来的火箭。

“李狐狸这是疯了吗?想同归于尽也不吱唤一声,本公主可不要被烧死在这里!”聂子娴猫着身子,紧紧抱着夏卿侯的胳膊,小脸贴着他的肩膀,再厉害也不可能跟火斗啊。

“子娴~”夏卿侯同样紧紧握住胳膊处聂子娴的手,希望能给她一丝丝安心。

而聂子娴心颤颤的,夏卿侯这家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用这种深情款款的眼神看自己,弄得本来就热的环境显得更炙热难耐了~

同样挤在中间被保护的夏湍生,近距离看着两人凝神对视,心中莫名有点点酸味,他不禁自问自己这是怎么了?

可笑的是,在鸾儿看来味道又不一样了,太子妃那面具可是小眼睛麻子脸的男人脸,太子也能那么亲密的注视,看着鸡皮疙瘩抖了一身,好恶心啊~

白瓷努力护住身后的人,还真被聂子娴说对了,是该带点人过来的,那个人这回是孤注一掷了吗,这群黑衣人都能抵一支军队的实力了!

再而偏首一看,拿着身边护卫作挡箭牌的李敛,此时惊讶与愤怒交织成一团显示在脸上,刚才还在敲如意算盘的人也没想到自己会变成一颗无用的弃子吧!不过,他似乎在往某个方向撤退!

“除非,快!我们跟上姓李的,他似乎有出路!”白瓷提醒了一句,除非立即与他圆桌紧拼追着李敛的后退。

黑衣人也察觉目标人物要逃跑,纷纷从屋檐飞下,直追杀而去。

杀得眼圈都发红的玄叶,此刻也拉下伪装,见一群黑衣人在追聂子娴他们,立即也急追上去。

最后的两个护卫也身中利箭死了,李敛几乎是连滚带爬的逃命,但他也是有方向的,那就是西厢房,他带着希望拼死狂跑,也没留意到身后尾随的夏卿侯他们。

“秀儿!秀儿!”李敛冲进灵秀儿的房间一阵呼唤,简略的瞟到床沿薄帘还没卷起来,秀儿似乎还睡在床上,他没空去管只是心急如焚的去到一旁的书架打开机关,这里有唯一的一条逃生暗道。

机关打开了,李敛满脸激动兴奋,却不见秀儿过来,便不耐烦的跑去床边催促:“秀儿!都这个时候了,你还睡什么,快,我带你出去!!”

床帘掀开,李敛本焦躁的脸瞬间冷却下来。。。。。。

“不!!不不不!”李敛不敢置信的抱起床上的秀儿,她的腹部居然插着一把剪刀,鲜红的血沾满了整个床单:“这是谁干的!!秀儿,你醒醒,我们马上就能逃出去了,你看啊,我在你房间早就设有暗道的,我们可以出去的!”

本以为他会自顾性命逃跑,不会折回来救自己,那颗早死的心也看淡了一切,剪刀插进腹部的时候真的很痛,可是比起以前的心痛似乎还是种解脱的超然了,就那样死去,被烈火吞噬吧,反正她对这世界也已没有留恋了~

声声呼唤,竟唤醒了她,睁开眼,居然还能见到那张又爱又恨的脸:“敛哥哥~你回来了?”

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当年他上京赶考,时隔三年后回来,两人再次相见,那时灵秀儿以为他们再也不会分开了,可是就算敛哥哥做了燕京知州,之前看不起他而爱面子的父亲还是不愿意接受他,还告诫她不要与他这种表里不一、心术不正的人来往。

敛哥哥不是这种人,至少他对自己是真心的,灵秀儿那么认为着,直到父亲被诬陷惨死~

“走,我们立刻离开这里!”李敛收起了心痛的眼泪,抱起秀儿就往暗道走去。

可是,这时,门外打斗声渐近,忽然就有人冲了进来,居然是太子和世子他们~

“哈哈,还真有密道,李狐狸真不愧是只老狐狸了!”聂子娴拍手叫好,拉着夏卿侯就想进去,但李敛却拔出腰间的匕首挡住了去路。

“不许过来!该死的,你们居然把杀手都引过来了!”

进入房间的只有夏卿侯,夏湍生和聂子娴三人,其余几人正在门外抵挡追来的黑衣杀手,靠他们的武功自保不成问题,但要护着几位主子突围有些困难。

所有希望都在这唯一的暗道上了!

“李大人不要激动~”夏卿侯伸手向前想要和谈,看着他怀中的女子竟奄奄一息:“这位姑娘看起来需要大夫啊~”

“哼哼,李狐狸,你抱着个快死的女人,就别想着跟我打了,一旦本公主出手,一失可就是两命啊!”聂子娴摆着战斗姿势威胁着。

“子娴,一尸两命不是这么用的,那是指。。。。。。”

“哎哟,都这个时候了,你能不能专心逃命的事了,管我怎么用词啊!”聂子娴斜眼不满的说着夏卿侯。

情况紧急,李敛也知道再这么僵持下去谁也跑不了,看了眼气息越来越微弱的秀儿,匕首扔紧握着:“你们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招,暗道里还有岔路口,不跟着我,谁也走不出去!”

“好好好,快走吧!”

见李敛进去,聂子娴本想第一个却被夏湍生拉了一把:“让我走前面吧!”

看着夏湍生抢先进去,聂子娴扁着嘴跟上去开口抱怨:“贪生怕死的家伙!”

“湍生是怕你有危险才抢着走前面的,子娴,你别误会他了~”

就算夏卿侯这么解释,聂子娴还是不以为然,走在前面的夏湍生有些无奈但也什么都不说。

门外,黑衣人终于抢到了机会破门而入,却发现房间里已空无一人,白瓷和除非、鸾儿知道他们已经安全离开,互换了眼神,也立即飞身跳上屋檐,杀了几个追来的黑衣人逃了出去!

黑衣人翻箱倒柜不停的在房间搜索,却一无所获,直到为首的黑衣人带着浑身是血的八字胡师爷出现在房内:“说!暗道在哪里!”

“。。。。。。”师爷淤肿的眼皮抬了抬,伸手指向倒下的书架处那面墙。

为首的黑衣人挥了挥手,余下的人便立刻开始去凿墙,奈何破碎的墙后面居然是扇铁门,因为刚才的粗鲁寻找,开门的机关已经被毁坏了~

为首的黑衣人怒瞪着师爷,一把捏起他的下巴:“暗道通向何处,不说,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燕京~燕京城外白~白鸟亭~”

答案一出,黑衣人捏着那下巴一转手腕,师爷就气绝身亡了:“呵呵,我可没食言,给了你个痛快!走!速去白鸟亭,此次任务不成功便成仁,你们都该有觉悟了吧!”

“是!”

偷换了黑衣人衣服跟着队伍的玄叶,回首望了望燃烧殆尽的李府,暗下决心:这次救出子娴后,绝不能让她再跟着夏卿侯了!

婉央宫

“你就这样舍弃了追随多年的李敛,以后靠什么笼络人心!!”

“哼,一旦父皇开始注目燕京,我就没想过要去保住李敛,避免夜长梦多,能除了夏卿侯还断了这条线,我高兴还来不及了!等我当上太子,何须笼络人心,他们巴结我还来不及了!”

“事情闹那么大,皇上那,你如何解释?”

“母后,你就不用担心了~夏卿侯带去的护卫里大部分是我的人,只要剩下的人一口咬定,是那燕京知州贪污的罪证被太子查出,心怀鬼胎布下陷阱想要谋害太子,奈何太子反抗过激,两帮人马打起来后,造成了现在的惨状,追根究底,是一场悲壮的意外啊,都已经烧光了的李府,再如何也和我扯不上关系了!”

“本宫的卿朗就是聪明,哈哈~”

第90章 李狐狸的暗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