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8章 论老鼠屎的破坏性

  经常在太子周围晃悠的初九,偶然听到关于燕京贪污案一直苦无证据而没有进展,便萌生了一个想法~

一身夜行衣加身,她要夜探李府将那本真正的账本偷出来,哼哼,到那时定要夏卿侯跪下哭着感谢她,再报出身份,只因她就是那个摔死了他都不会流一滴眼泪的可悲夫人聂子娴!

然后了。。。。。。然后她也纠结万分,是傲娇的踹他一脚转身离去,还是又心有牵绊而原谅他了?

带着这份未解的心情,聂子娴爬过了李府的围墙,翻进了草丛中。

拨开一小块草向外探望,虽然不过是个小小知州,但他这府邸不比宫殿内的装潢差多少了,更让人意外的是,这么大的府邸却没有多少看守的官兵,这个李小人未免太放心了吧!

聂子娴想着,没多少人更好,更方便她办事。

踏出草丛,拍了拍一身草叶子,一般账本这东西不会放在书房,定放在卧室,而卧室肯定会有个小暗格,动动花瓶书本什么的就能出现!

说起找东西,聂子娴可自信着了,在聂国那些个后宫妃子藏起来的小秘密可都瞒不过她,就连父皇藏在床下暗格的东西她都清楚的很,至于是些什么,嘿嘿~

穿过一段走廊,躲过少许护卫,终究让她找到了李小人的卧房。

掏出备好的迷烟竹管,这好东西可是在玄叶那磨破嘴皮才逼他找来的,他一脸正气的说是下三滥,她可不觉得的!

迷烟吹进去倒数十下,聂子娴才捏着鼻子推门进去,这么黑,路都看不太清,想来反正人被迷倒了,干脆拿出火折子去找。

摸到一旁的架子,上面的所有物件都转了又提,墙上的墨画也掀开来找机关,地面也地摊式走了一圈,居然都没发现!

又走到床边敲敲打打,翻那人的身找了枕下床下,一番折腾把自己都累坏了。

“呼~这李小人不会是带在身上吧?”聂子娴小声嘀咕着,见他狐狸眼仍闭着睡香香,视线便落在他半露的小胸口上~

指尖抖抖,聂子娴半蹲着伸手过去,居然还是什么都没有!!!

“咦~”聂子娴嫌恶的在床单上擦了擦手指。

看来不在这里,不然还是去书房找找看吧,聂子娴起身走向门口,刚摸到门把身后就传来一阵蔑笑声:“刚摸完本大人就想走啊,呵呵,未免太随便了吧~”

回过头,那李小人居然坐在床沿,理了理胸前的衣襟偏头望着她,迷烟竟没能迷晕他!

“我就随便了,你能怎样!”聂子娴顶了一句,立刻开门就想溜,哪知门外齐刷刷站了几排护卫正等着他了。

为首的有个八字胡男人凶恶的吼了一句:“小小毛贼还不束手就擒!”

聂子娴当然还是奋力反抗了,可人家人多势众,结果她还是被抓了。

拉下面纱,李敛似乎没多惊讶:“是太子身边好像叫初九的小护卫。”

“这太子殿下怕是狗急跳墙了,居然派那么笨的人来送死!”八字胡得意的讽刺道。

“师爷,杀他之前先帮我砍了他的右手,其他的你看着办就好了。”李敛打了个哈欠,根本不将其放在心上。

聂子娴有些急了:“既然知道我是太子的人,还不快放了我,否则,太子不会放过你们的!!”

八字胡歪嘴冷笑,上下打量了一会:“放心~我是老手了,会处理好你的尸体,不让任何人抓到把柄的,来人啊,带走!”

“哈哈~”李敛抱着胸邪恶的大笑。

聂子娴自觉不妙,这时候就该:“救命啊!!救。。。。。。”

喊叫声被粗鲁的护卫用破布堵了回去,聂子娴只觉嘴里一阵苦咸味,呀呀的,不会是条擦过汗的汗巾吧~恶~

就在聂子娴将被带走的时候,不远处敲响了铜锣:“不好啦,不好啦,失火啦!”

“大人,难道他还有同伙!”师爷八字胡抖了抖,有些紧张。

而李敛此刻只关心另一个地方:“先把人关起来!”焦急的说完,他立刻冲了过去。

着火的位置是在西香坊,难道大人是担心住在那边的夫人才冲过去的?师爷猜测着,就算大人再心狠手辣,对于那个女人他还是狠不下心啊~

只问一“情”字困住了多少人~

躲过一劫的聂子娴松了口气,不知那点火的人是谁?难道是故意想救她?

李敛一路跑到了西香坊,那间房对面的火势基本被控制住了,而房门前那个披着外衣单薄的女人就算见到他也依旧冷色。

冲过去的李敛只是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略过她先跑进了房内,直直冲向柜子,启动机关,柜子挪开了,然而藏在暗格的账本。。。。。。

愤怒的转头瞪向那个没丝毫惧色的女人:“东西了!!东西去哪了!!!”

“你何时在我房间藏了东西?”

女人似乎毫不知情的靠在门边,淡漠的眼神让李敛更加愤怒,冲上前一把就扼住她细细的脖子:“你以为我不会杀你吗?快说,是不是你把东西交给了别人!!!”

就算无法呼吸的难受,她傲骨的眼神里装满的依旧是对他的不屑。

就这样持续了一会,李敛终究抵不过她的固执松开了手。

见她无力的垂坐在地上喘息着,脖子间的扼痕斑斑夺目,他的心还是有些触痛。

“为什么不杀了我,你杀了我啊!!”

这就是他明媒正娶的夫人灵秀儿,他曾是那么喜欢她,为了得到她,不惜陷害作为商人的她的父亲,谁让他一直反对他们的亲事,明明秀儿也是喜欢他的啊!

可是,秀儿为什么不能理解他了,他这么做不全都是为了他们的幸福吗!

李敛怒眉渐渐淡化,蹲下身望着无声落泪的秀儿:“我怎么舍得杀我心爱的人了,那东西丢了就丢了,秀儿,别哭了,你夫君我可没那么容易被人整垮,想要我死的人最后都会比我先死的,你放心吧~”

灵秀儿对视着这个男人的双眼,那细长眼眸里的深情是那么真诚,她便是在被这虚假真诚的眼睛给骗去了所有!

“李敛,我恨你!”秀儿咬着唇,晶莹的泪珠还挂在美丽的脸庞。

然而李敛根本不在乎她的话语,而是伸手拉过她依偎在自己怀里,轻手抚着她的长发什么也不说。

别馆内

第二天,那本丢失的账本莫名的出现在了夏卿侯的书桌上,但是,李府的请帖几乎在同时送到了别馆。

“太子,还等什么了,证据已经到手了,我们立刻撒网抓人吧!!”

见太子看完请帖,竟迟迟不见动静,除非心急的催促起来。

夏卿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李敛请我等晚上去府里会宴~”

“死到临头,还想贿赂我们不成,哼!何必理他!”除非牛鼻子耸耸,就急着想快抓人,另一方面,他也是有私心,急着回宫想知道小七怎么样了。

“是初九,初九被他们抓了。”夏卿侯放下请帖,忧虑的坐了下来。

“那个尽会惹事的臭小子,怎么会被李府的人抓去了?”

“也许~是想帮忙吧。”夏卿侯也只能想到这个了,倒也是她的性格。

“他帮忙,真是,气死人了!太子怎么能为了他放弃抓那些贪官的机会了!哎呀,不然我现在就去李府要人!”

除非想走却被夏卿侯叫住:“除非,还是准备晚上赴宴吧。”

“可是。。。。。。”除非郁闷的回头,却见太子神情认真严肃,只能作罢。

好不容易得来了证据,现在却被初九这臭小子坏事了,老鼠屎,绝对是颗老鼠屎,等见到他,除非非把她捏碎碎了不可!

“既然要去吃酒,怎么能少得了我了,卿侯,一起吧!”门外,夏湍生缓缓走了进来,一脸灿烂笑容。

第88章 论老鼠屎的破坏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