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9章 危机重重局外局

  入夜,夏卿侯与夏湍生带着除非,鸾儿一起四人赴宴,李府门前的大红灯笼显得格外刺眼,所有的家奴齐齐跪了一路,倒不见李敛出来迎接,显而易见这态度可不比之前了。

四人一进门,大门就被关了起来,除非紧握着配刀看了一眼太子,而夏卿侯摇摇头,他只好暂时松懈下来。

“太子千岁!世子吉祥!李大人等候多时了,这边,这边请~”八字胡的师爷不知从哪冒出来,假意的行行礼便急着带路。

角落里暼见着几人随那师爷走远的仆人正是玄叶所扮,他别有深意的眺望起被乌云遮盖的圆月,这李府如此杀机重重,他们居然还真敢来,哼哼,似乎都能提前闻到馨香的血腥味了呢~

“太子与世子大驾光临,李府顿时蓬荜生辉啊~”李敛畅然笑弯了眉,眼神却及其锐利的盯着夏卿侯。

“李大人客气了。”夏卿侯背着手微微颌首。

之前还有些担心,光凭一个小小护卫如何引得太子赴宴,现在看来,这个护卫还有些来头,姑且试试能否作为谈判的筹码吧~

寒暄礼让一番,三人才正式落坐,除非与鸾儿皆警惕的护在主子身侧,而李敛身旁的师爷不时摸着那短小的八字胡,心底时刻悬着一颗铁针,毕竟对方可是有尊贵的身份的太子,稍有不慎,恐怕逃不了株连厄运!

“不知我那鲁莽的护卫现在何处?若是做错了什么得罪李大人,还请李大人看在本太子的面上,饶他一回!”

“既然太子如此爽快,卑职也开门见山的说了。。。。。。”李敛顿了顿,侧首别开视线抿了下嘴唇:“昨夜卑职府里丢的东西,可否先请殿下归还了?”

“李大人是丢了什么东西?”夏卿侯惊讶的反过来询问,言语轻柔,还有几分替其担心的意思。

“看来是卑职会错意了!”李敛眼露寒意:“那叫初九的护卫私闯李府,还杀了几个人,卑职秉公执法只能按律吏斩首处置了!”

“呵呵,开玩笑,刚只是跟李大人开玩笑了~”夏卿侯转而笑出了声,伸手向除非道:“李大人可是丢的这个东西?”

除非有些疑虑,可太子手都伸出来了,只能递上那难得的账本。

账本一出,一直提心的师爷就动身想过去抢,然而李敛却及时拦住了他,师爷被其狠狠的冷瞪了一眼,这才收敛起来退回原来的位置。

“太子面前也敢如此无礼,平日是怎么教你的!”李敛装腔作势训斥了一句,然后击了三掌,就见远处的护卫押着初九出来了。

瞧着眼前的形势,聂子娴知道自己又闯祸了,被那么多双眼睛瞪着,怪不好意思的~

李敛露出官方微笑:“人,我可以放,东西必须还我。”

“好。”夏卿侯一字应之,伸手就将账本推了过去,李敛试探的接过,见除护卫虽脸色凶狠但也没有下一步动作,于是满意的扬扬手,护卫也放了聂子娴。

这时,李敛刚想说话,就被突然仍来的破布打在了脸上,只闻得一阵恶臭:“混帐!是谁!!”

“我!哼!你们用这么臭的布塞人嘴巴里,简直就是在谋杀!”聂子娴怒插着腰,也忘了掩饰音调出口就骂:“呀呀的,除非,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弄死他们啊!!”

除非惊了一跳,这语气声音。。。。。。莫不是。。。。。。初九会是。。。。。。瞅着太子不蕴不怒的神态,难道是早知道她的身份了,怪不得,怪不得了~

夏湍生与鸾儿同样听出了那独特尖锐的叫骂声,惊讶得仔细看着那小眼睛麻子脸的初九,易容术吗?竟真会是她,她没有死!!这是为何?

“子娴,闹够了就快过来我这边。”

“我还没闹够了!”聂子娴想也没想顶了一句,但再转念,呀!!刚才是夏卿侯说话吗?他叫她什么?糟糕,刚才太生气忘了掩饰声音了,不过夏卿侯真的是刚才才发现是她的吗?

李敛没听清楚太子的话,就见那丑丑的护卫初九居然显得娇滴滴的,扭捏着靠向夏卿侯,两人还眉来眼去,不是吧,太子有这癖好?这眼光也太独道了~

甩开混乱的杂绪,正事要紧,李敛默默起身与师爷后退了数步,再次击了两掌,很快的,本宽敞的庭院挤满了李府的护卫和调来的官兵,他们全副武装将他们围在了其中。

“大胆!!太子与世子在此,你这是要造反不成!!!”除非立刻拉着夏卿侯和聂子娴藏在身后,手中的长刀随时准备出鞘。

一旁鸾儿也摸着腰间配剑护住夏湍生。

吃过人多势众的亏的聂子娴忙怼了怼除非的胳膊,小声道:“我们的人马呢?都被人骑到头上了,还不赶紧打暗号叫支援啊~”

除非不耐烦的挤了挤眼睛:“太子妃~为了救你,就我们几个,没别人啦!”

“不是吧,夏卿侯!你好歹长多个心眼暗处安排点人啊,这怎么打得过他们啊!”聂子娴彻底无语了,摇着夏卿侯的手有些抱怨。

别馆那些人,除了宫里带出的一些也没多可靠,大部分还是李敛安排的,这燕京几乎全在他李敛的掌控之中,就算得到证据想抓人,可能都要调动旁的州县或最近的边防官兵才行。

夏卿侯深知这些,但就算对子娴说明也只能凭添她的怒意罢了,夏国体制就是如此,州县职权在知州手中及其独立,没有制衡。

“李大人,这是为何了?”夏卿侯抚了抚胳膊上聂子娴摇不停的手,依旧镇定的询问起对面盛劵在握的某人。

李敛笑意浓浓:“太子不用担心,我的人不过是觉得殿下在燕京待的时间也够久了,打算明日一早安排好马车热热闹闹送您出城,并没有要伤害之意!”

“我们自己能走,不需要你们送,快让出路来,我们现在马上立刻离开!!”聂子娴大声嚷嚷着,根本没猜到李敛的用意。

“那怎么行了,卑职特意打造了结实的马车供太子长途跋涉返京所用,请不要辜负卑职的一片苦心啊~”

李敛手握账本,尤为得意,就算是当今太子又如何,只要他敲锣打鼓让所有燕京百姓看着是太子因查无所获驾车回京,那么在半路上出什么事,就完全与他无关了!

“怎么办,卿侯?”夏湍生也紧张起来,硬斗不过,只能妥协了吧~

“那就勉为其难坐他的马车好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等回了京再杀个回马枪,整死那李狐狸!!”

聂子娴见夏卿侯迟迟不出声,也出起主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嘛。

“怎么样,太子,想好了吗?”

李敛开口催促,就算夏卿侯再有能力,太过直板冷淡,不会拢络人心,终究是敌不过二皇子的心机的!

突然,人群中忽然飞出一个身影,踢开了李敛面前的护卫,一个闪身竟是将那账本顺手又夺了回去,跃上一旁的假山,微弱的月光下那一身白衣分外扎眼:“我说卿侯啊,这好不容易给你弄到的账本也不知道珍惜,为了个女人最后弄到这番境地了,你也该反省反省了!”

“擦!!你呀的什么话啊!”聂子娴一听不高兴了,居然挑拨离间他们的关系,这人谁啊!

夏卿侯之前也猜到了这背后相助的人,还以为他会一直躲着不出现了,看来还是憋不住了。

“白瓷兄长,卿侯无能,让您见笑了!”

见他们是一伙的,李敛出离愤怒了:“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他们全部抓起来,夺回账本!!!”

命令一出,所有护卫官兵都“唰唰唰”拔出武器,向他们砍来,这哪里像是要抓人,分明是要杀人了。

除非和聂子娴护着夏卿侯,鸾儿保护夏湍生,一场实力悬殊的混战开始了。

本还有些得意的白瓷心叹不妙,只能立刻加入战局去救人。

“白瓷你果然是白痴啊!抢什么账本嘛,刚才有机会不干脆把李狐狸挟持了!”

聂子娴一见白瓷过来就要碎口数落,白瓷白皙的脸有些抽搐,嘴角抖抖,对于这个不认错还认真倒怪别人的女人无言以对。

“这也不能怪他,都是我的错~”还亏夏卿侯全揽自己身上。

“你当然有错!身边都是些什么人啊,当救兵的就不能多带几个人吗!”

“太子妃!我忍你很久了,你厉害你带只军队过来啊,变成现在这样追根究底还不是因为你啊!”鸾儿听不下去了,就算在打架都忍不住要对抗下叨唠不停的太子妃。

夏湍生这时竟有些歉疚起来:“。。。。。。鸾儿也是心直口快,太子妃不要见怪~”

“切~~你们主仆是一个鼻孔出气的骗子,都不是好人!!”聂子娴才不会原谅骗她走着泥路爬山的家伙,她摔了多少跤,打了多少滚,没真摔死全是自己的运气好了。

“你不是也骗我和世子了吗?世子以为自己害你坠崖,一直很自责,还难过了好久了,你却安心一直躲在别馆装护卫,故意看我们笑话是吧!”

见鸾儿如此生气,和事老夏卿侯又插上嘴解释:“都怪我都怪我,我明知道子娴没事,也没跟湍生解释,都是我的不是!”

“夏卿侯,你闭嘴!”聂子娴嫌弃的瞪了一眼夏卿侯,继续还嘴:“哼,是你们在那自以为是,哪知眼睛看到本太子妃坠崖了,心虚,自作自受,还想赖谁了!”

“你。。。。。。”鸾儿听了还想争辩,奈何世子眼神警告,只能一肚子火全往撞她剑上的人撒了。

“好了好了,子娴,你不要生气了。”就算被子娴嫌弃,被保护在最中间一动不用动的夏卿侯仍旧淡定着还想安抚焦躁的聂子娴。

远看着,人都拥上去了,那太子居然毫发未伤站在那里,几个人还肆无忌惮的闲聊,李敛整个人都要气炸了。

然而,更黑暗的屋檐处,窥探多时的黑衣人看着眼下形势,果如主子所料,光靠李敛根本应付不了,太子背后的人也终于露面了,那就按计划一网打尽吧!

另一处,玄叶一直在注视着聂子娴的安危,就让她先吃点苦头,否则都不知道危险是何物了,然而,耳尖的他忽闻得暗处一声哨响,这局外竟然还有一局!

不多时,屋顶在同时密密麻麻冒出许多黑子蒙面人,拉弓围射出一只只火箭,犹如繁星从天而降,李府瞬时化作一片火海~

面对突来的变故,李敛脸色发青眼圈发红:“混账!。。。。。。二皇子这是想赶尽杀绝,连我也不放过啊!”

第89章 危机重重局外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