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4章 只有我是你夫人

  当夏卿侯从沉睡中睁开眼睛,忽然发现自己被困在竹椅上动不了了,而困住他的竟是一床薄被?

“夏卿侯,你醒啦!”竹门推开,聂子娴欣喜的跑了进来,一看夏卿侯那粽子似的模样,不禁被自己的杰作逗笑。

“子娴~我,我这是怎么回事?”夏卿侯挣扎了几下,奈何被子紧紧裹在身上,四角还打上个结,任他如何也挣脱不开。

聂子娴捂嘴笑着过去为他解结:“你别乱动了,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让你保暖!你睡着后要是踢被子,我这样绑了,你想踢都踢不开了,多好!”

“我踢被子吗?”夏卿侯不太相信的反问。

聂子娴嘴巴嘟嘟,想了会:“以防万一嘛~”

其实只是她个人的臆想罢了!

这让夏卿侯无话可说,松了被子,才觉身体舒爽一些:“子娴的伤如何了?”

“早好了!你看我,能动能跳的!”聂子娴手舞足蹈着。

“那位先生真是医术高超,有机会要好好感谢他了~”

见夏卿侯那般由衷的崇拜,聂子娴吃着干醋,耸着鼻子批判:“什么医术高超,那沈大叔没事老逼我喝药,不喝还不给饭吃!换药那叫东香的丫头也是,虎头虎脑的,每次都弄得我好痛!还有玄叶,玄叶……哼,不说他了。”

玄叶那小子又在怂恿她离开皇宫离开夏卿侯,一堆的烂理由,都不想在夏卿侯面前提!

“呵呵,可我听起来,大家都很喜欢子娴,都很关心你了~”夏卿侯淡淡笑着,本想起身却又被聂子娴压了下去。

“你想干嘛?”

“躺久了腰好痛,我可以坐一坐吗?”夏卿侯可怜兮兮的询问。

“嗯,好吧,可以坐,但不能起来走,沈大叔说了,如果下来走又会晕倒的,你必须卧床!”

“子娴真听沈叔的话了~”

聂子娴嘴一撇:“我是在乎你的身体,不然谁要听他的话了!”

在乎他的身体?

聂子娴发现自己脱口而出那样暧昧的话,小心瞅了瞅夏卿侯,他似乎没太多反应,可自己就是不争气的脸又发热了!

拉扯着薄被又给他盖上:“你还是别起来了!”

“嗯,好。”夏卿侯十分听话的躺好。

聂子娴抬头四下看了看,忽然打了个响指:“哎!给你看个稀奇的事,嗯……”

说着,她干脆扎起袖子蹲身到夏卿侯头侧,双手推着整个竹椅带着夏卿侯就朝另一扇竹门而去~

“子娴?你这是??”

夏卿侯还一头雾水,只瞧着聂子娴笑嘻嘻走到竹门前,伸手边打开边带着自配的音乐:“噔~噔~噔~”

当眼前豁然开朗,青山耸立的景色跃然而出,夏卿侯确实被惊叹到了!

“怎么样,稀奇吧?你再往下瞧瞧~”聂子娴转动竹床椅让夏卿侯侧首能看到远一点的脚下。

悬崖之上,再前一步竟是万丈深渊!

“吓到了吓到了吧!哈哈!”聂子娴高兴的又把他转了回来,还是面对美丽的景色比较好。

夏卿侯点点头:“这宅子竟建在悬崖边缘,稀奇,是真稀奇了~”

“你腰还痛不痛,我给你捏捏!”聂子娴想当然就伸手去捏他的腰,十分认真的左边几下右边几下,可把夏卿侯给憋惨了!

“舒服吗?”聂子娴笑着抬头询问。

夏卿侯强忍着,缓缓深吸一口气:“舒~服~就是有点痒,还是不用了吧~”

“也是哦,这样应该很痒吧,你怎么才说了!”聂子娴突然意识到,亏刚才自己还那么卖力,在夏卿侯看来一定特傻,哎,她怎么老在他面前做蠢事了!

聂子娴纠结的坐在地板上一脸失败的感叹:“有时我也想像那个素萧萧一样,端庄聪慧,一出现就能让人移不开眼,可能除了我,没人不喜欢她吧~”

头一次听子娴夸萧萧了,不过,如此,也不像她会说出的话了,又是因为自己吗?

“子娴~”夏卿侯伸手勾起了聂子娴下巴,让那低垂的脑袋能抬起来正视他:“你就是你,不用去像谁,这世上只有一个子娴,你就是最好的你!”

“我是最好的我~”聂子娴重复着这一句,他是在夸她吗?双眼里的夏卿侯看起来真如尤物一般,恨不得扑上去咬一口!

呃,收回目光以及自己的脑袋,聂子娴纠结了一会儿才试探性的说出了口:“夏卿侯,我偷跑出宫来找你,你是不是特别不高兴?”

不等夏卿侯说话,聂子娴又急着抢话道:“我知道你肯定不高兴了,我假扮成初九的时候你就对我凶凶的,明明知道是我也不说穿,我又被抓害你深陷险境,所以~我现在认错,深刻的反省,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犯了,你能原谅我吗?”

子娴居然这么诚恳的承认错误,请求原谅,真是很难得!

“子娴舍命救我,就这份情无论如何我也不能怪你一分。”夏卿侯动容的说着,眼里闪烁的光芒让聂子娴都看痴了,但他后面的话更是融化了她那颗公主心:“我能包容你任何一次的犯错,但是,你若为了我再次陷入险境,我不仅不能原谅你,更不能原谅我自己,我希望你深记住这一点!”

情话!这绝对是情话!聂子娴点着头,内心的小激动几乎要从嘴里蹦出来!

如此,眼珠转转聂子娴又敲起了小算盘,忽然指着面前的景色大声问:“夏卿侯,你觉得这里美不美?”

对于这么突然的转移话题,夏卿侯微微愣了愣才回答:“美啊~”

“那我对你好不好?”

“好啊~”

“我说的话你听不听?“

“听啊~”

“不回宫了行不行?”

“行啊~”

“哈哈!”聂子娴拍着掌大笑,伸手勾起夏卿侯的小手指就立马打勾勾盖章:“君子一言哈,你可不能反悔,以后就跟着我聂子娴吧,我保你养得白白胖胖的,一点不会想回宫做太子了!!”

“……”夏卿侯无言,居然一不小心掉进子娴设下的语言陷阱了。

可,为什么,子娴不想让他回宫了?

久久,待聂子娴拉着他的小手指靠在竹床椅旁睡着而梦中咿语时,夏卿侯才明白。

“只要不回宫……不回宫,夏卿侯就是我一个人的……夏卿侯~你不许纳妾,不许立侧妃……只有我是你夫人……”

轻抚她的发髻,原来你是害怕这个~

第94章 只有我是你夫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