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7章 除非找来了

  脚踩黄草鞋,头戴绿斗笠,后背小背篓,手拿短锄头,聂子娴和东香身穿这样的挖野菜姐妹装,收获满满的从外面回来,不吵架时,两个还是很合拍的。

当两人绕过大厅的佛像打算先去厨房时,忽然看到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影闪进了后院?

聂子娴和东香交换了眼神,轻轻放下了背篓斗笠,各举着小锄头蹑手蹑脚追了上去!

房间内长椅上,夏卿侯因为躺着看太久书而浅浅睡去,忽然被门外的惨叫声吓得一哆嗦,书都掉在了地上。

夏卿侯叹了口气,缓缓捡起地上的书本,心中疑惑:难道又是子娴在整弄沈大哥?但声音好像不是他,更像是……

起身出门去看,真是他,除非居然这么快就找来了~

“公主~公主大大~亲亲公主~小七好想好想好想你啊~呜呜~~”

小七紧急搂着聂子娴的腰,小脸一个劲蹭来蹭去,那亲昵劲让东香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倒是屁股被打了一锄头的除非,很不高兴的瞪着聂子娴,却是敢怒不敢言!

聂子娴安抚着小七,心里也很过意不去,一直在外面逍遥快活都把小七给忘在宫里了,不应该不应该!

“除非~”夏卿侯呼唤了一声,本就专门来找太子的除非激动的转过身,一见真是他家太子整个人都飞扑了过去:“殿下!!~”

厚重的喊声把众人都吓得一顿,只见除非有样学样如小七一般紧紧搂着自家太子的小腰,声泪俱下的喃喃着:“太子~除非可找着你了,看到你没事,除非就放心了,哎呀~太子!太子~”

“这两对主仆也真是够了够了的,我都快看不下去了!”东香翻着白眼,挥舞着小锄头摇着头。

情到深处,哪里管别人闲言碎语~

夏卿侯轻拍了拍除非的肩膀,除非才慢慢放开双手,抹了抹眼泪,后退了一步站得笔直却又“扑通”跪了下来,深低着头,心中万般自责:“除非护殿下不利,请太子责罚!”

“除非,你不是也看到了,我现在好好的,什么事都没有,你勿用自责的!”夏卿侯弯腰去扶除非,除非却不肯起来,两人拉来劝去的。

聂子娴拖着仍抱着自己不愿松开的小七,艰难的走过去对着除非屁股就是一脚:“你再不起来,夏卿侯都要拖你拖累了,没看到他身子虚弱吗,害他再晕倒,我要你好看~”

被这么一说,除非虽心有不甘,但还是站了起来,细看太子,确实比以前又消瘦了许多,回想起户川云说过的话,心中更加担忧。

“还请太子速速与卑职回宫吧,你失踪这段时间,宫里人心惶惶,皇上也担心不已啊~”

除非此话一出,聂子娴瞬间不高兴了,一把扯开小七拦在了夏卿侯面前:“夏卿侯不会和你回宫的,你自己回去吧!”

“什么!太子妃你别胡闹了,太子不回宫是什么意思!!”除非怒眉紧皱,完全不能理解聂子娴的意思。

小七赶忙过去拉着聂子娴的手忧虑的询问:“公主~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说不回宫就不回宫,小七,你只管跟着本公主,其他的不要问。”聂子娴固执的说着,转身拉着夏卿侯就往屋里走,除非急忙又追了上去:“太子!你说句话啊,不能任太子妃这么乱来啊!”

就在这时,沈毅闻着吵闹声寻了过来:“你们是何人啊,怎敢私闯我断渊崖!”

“你又是什么人!”除非正在气恼,见忽然又跳出个人来质问,不快的出口也很不客气。

“沈叔,他们是夏国太子的护卫和聂国公主的婢女,找人找过来的~”东香插嘴回答,却被沈毅回瞪了一眼:“我又没问你!”

“沈大哥~是我的护卫不懂礼数,卿侯代为赔罪了~”一直沉默的夏卿侯见沈毅生气了,立刻站出来调解。

夏卿侯的护卫居然能找到断渊崖?沈毅的目光扫向一旁的小七,稍作了片刻停留,似乎在想些什么。

“你怎么老喜欢赔罪,哪有这么多罪过让你赔了。”聂子娴拉着夏卿侯轻声责怪,认真对视着又说道:“你可记得答应过我的事,打过勾勾可就不许反悔了哦~”

“太子答应公主什么了??”小七好奇的嬉笑着追问,看来出宫这段时间了两个人的感情升温了许多了,瞧这对视的眼神,满满都是写着“爱”啊~

夏卿侯微低着头,无奈的叹了口气:“记得的。”

“太子!!”除非看着,心里更加焦急了:“你怎么能跟着太子妃乱来了,皇上派人四处找寻您的下落,你若不回,宫里都要乱套了!”

“哼!乱就乱吧,不就是个太子吗,谁爱当谁当去,夏卿侯答应了就跟着我走,不!回!宫!”聂子娴再次强调着。

除非真要被急疯了:“太子妃,你如此阻拦太子回宫,是居心何在!我夏国的太子,怎能听你摆布,太子这定是一时糊涂,卑职就是抢也要把太子抢回来!”

看着除非竟是要动手,小七立即挡在了聂子娴前面:“除非,你敢对我家公主不利,我跟你拼命!”

“小七,你让开!”除非又气又恼。

“你以为我打不过你啊,来就来,看我怎么收拾你!”聂子娴就是不肯让步,不是夏卿侯在后面拉着就要推开小七上去打架了。

东香都以为要打起来了,哪知身边的沈毅不知何时闪了过去,就在除非打算拔剑时按住了他的手:“这里是断渊崖,我的地盘,你要动手也得先问过我才行了~”

这个沈大叔,居然站出来帮她?聂子娴心中有几分窃喜。

但看着两人就那样对视了半天也不见真的出手,聂子娴本想上前去却还是被夏卿侯紧握的手拉住了:“子娴放心,两人不会有事的。”

“恩?你怎么知道?”聂子娴惊讶于他的肯定句。

夏卿侯微微笑着,轻扬了扬头,聂子娴再回过头去看时,沈毅和除非果然已经解除了刚才的弩拔弓张。

“有什么事都可以坐下来好好说,不是吗?”

沈毅不容反对的语气与气势,完全威吓住了除非,东香虽站得远,但也看得清楚,就在刚才沈叔按着那护卫的手时,已经用内力震住了他,胜负不言而喻。

这个被称为沈叔的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如此内力怎不曾在江湖上听说,还有这所谓的断渊崖,若不是有人给了提示,他根本不可能带着小七找到这,太多疑问,让除非也理不出头绪。

夏卿侯松开了紧抓的手,聂子娴本不愿放,但却因为他的一个安抚的眼神没再阻拦,夏卿侯走了过去:“除非因为太紧张我,才会如此,沈大哥,我们会好好说的,让您费心了。”

话完,又鞠了一躬,沈毅最受不了就是夏卿侯卑微的鞠躬,每次都让他内心很不安,摆摆手碎碎念叨着就往外走:“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也懒得管,不要随便打架就好,弄坏了我东西找谁赔去了!”

终于冷静下来的除非不好意思的低着头:“太子……”

“好了,除非,你为了找我这些日子也辛苦了,今日先好好休息,其他的事,我们明日再谈吧~”

在除非心里,太子一直是理智而淡然的,这一次也不会列外,带着这份心思,除非也不再争执,点头同意了。

“哼,反正夏卿侯不会跟你回宫的,你死了这条心吧!”突兀的说完,不等除非反应,聂子娴又上前拉着夏卿侯进屋,赶紧把门给关上了。

“公主~”被留在外面的小七呼唤了一声,也不见公主理会,哎~公主大大眼里果然只有太子一个人啊`

看完热闹的东香,扁了扁嘴,捡起地上扔掉的背篓斗笠向外走,当走到院子里的一棵大树旁时,抖了抖耳朵,偏首向上看着,轻蔑的笑了笑:“门主~您在树上做什么了?”

斜躺在树梢的玄叶这才睁开眼睛,却也没低头去看下面的东香,只是冷冷的回复:“少管闲事。”

东香饶有意味的点点头,不管就不管罗,她还不想淌这种浑水呢~

拉了拉背篓,走了几步,东香忍不住还是说了一句:“太过勉强的话,那人只会越走越远的~”

斜眼瞟了一眼渐渐走远的身影,这个女人,好像自己深有体会似的,居然还想开导他,真是好笑!

玄叶深吸了一口气,本抱胸的双手垫在了脑后,又闭上了眼睛,现在,应该只要等了吧,等。

第97章 除非找来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