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06章 一罐有料的汤

  夏蝉“知了知了”的叫着,过道上聂子娴一步两回头,左躲右闪的避开所有人的视线,现而今她活动稍微自由了一点,自然得抓紧时间去使坏了。

打听到那个贼头头每到中午都要喝绿豆海带汤解暑,按惯列都知道她要做什么了。

利索的完事,躲在角落看着返回来的大娘端着汤出去,聂子娴一阵窃喜,忽然背后却被拍了一下:“小丫头在这儿干嘛呢,走,寨主正找你呢!”

“他找我做什么?不去!”聂子娴臭着脸抱着手,心中却嘀咕,不会那么快就被发现了吧……

来传话的正是那天劫持她的那个瘦子山贼,这下他有些为难了,这些日子谁都看得出寨主喜欢这丫头,现在叫不动她,也不能使强的,咋整呢?

眼看着聂子娴昂首阔步的要走,瘦子山贼忙张开双臂拦住她:“小主子别呀,寨主找您是真有事,你就跟哥去一趟吧,不然哥回去也不好交差啊。”

刚还叫丫头了,现就叫主子了,哼……

聂子娴扭头到一边:“我跟你去,我有什么好处啊?”

“这个……”瘦子山贼烦躁的挠着后脑勺。

而聂子娴想了想,嘴角撇撇,顿时小眼神冒着金光:“这样吧,我看在你的面上去见你家寨主。但是有个条件,还记得那天你从我家小七那抢走的包袱吗?”

瘦子山贼急眼了,忙吐着唾沫星子解释:“那,那包袱的东西都给分了,你想要回去我也没办法了,小主子,不然您找寨主,寨主手里头啥宝贝都有,只要您开口,那……”

“我不是要那些银子!”聂子娴忙退后了几步打断他的话:“我就想要包袱里一个小木棍,就这么小的,那东西不值钱,你应该可以找得到吧?”

“哦……小木棍……哦,那个我知道,大家伙都不知道是干嘛用的,给扔……呵呵,小主子放心,等会哥就去给您找哈。”

这瘦子山贼极力讨好着,聂子娴满意的点点头,便跟着他去见阜长崎了。

前脚踏进去,聂子娴就瞅见那罐绿豆海带汤正放在桌上冒着热气,桌上还摆着两个空碗。

阜长崎早已等得不耐烦了,一见聂子娴进来就站了起来怒斥:“你干什么去了,花那么长时间才到!!”

“刚才出恭去了可以吗?”聂子娴闲散的拍拍两边的衣服,脱口就是一个“污”字,堵得阜长崎一时不知如何问罪。

无声无息又坐了回去,食指敲了敲桌子,阜长崎自觉眼睛不知朝哪看好,囫囵间随意道:“来了就坐吧。”

聂子娴缓缓坐下,看着眼前的罐子,心中有种强烈的不好预感。

莫不是他发觉了汤的问题,这么快就怀疑上她了?

阜长崎神情平淡的伸手端着碗舀了一碗,先就推到了聂子娴面前,继而又给自己舀了一碗。

“解暑的,喝吧?”

聂子娴一动不动的仔细看着他,想从他表情里禅透点东西,但阜长崎胡子拉扎的一脸实在看不出什么名堂。

“你这么看我干嘛,怕我在汤里下毒?呵呵,你别太瞧不起人了,下毒这种事我也是看情况才做的了!”阜长崎以为聂子娴是害怕喝,说着端起碗自己就喝了一口:“嗯,好喝。”

看他喝得那么痛快,好像不知道里面的猫腻了,叫她来,真单纯是想让她喝汤?

见聂子娴仍旧狐疑的打量着他,阜长崎端着碗干脆“咕噜咕噜”喝了个干净:“还不信?”

“嗯,不信,你再喝一碗。”聂子娴眼角弯弯,起身夺过他的碗,用勺子在汤里面搅了搅,随后舀了一碗递过去:“喏,喝!”

阜长崎深吸了口气,笑着指了指她,却还是接过碗,一口气又喝了个干净。

“怎么样,这下可以相信我了?”

放下碗,阜长崎刚说完,聂子娴又伸手拿过碗舀了一碗,递上:“你再喝一碗我就真信了。”

这个小女人就是心眼小,阜长崎此时也没生疑,注视着她,接过碗再次一口饮尽。

阜长崎放下碗,见聂子娴又伸手过来,这回他立即先夺了碗高高举起。

“不就是一碗汤,你聂子娴天不怕地不怕的,至于这样一碗一碗让我试喝吗?”

说得好像很了解她似的,她聂子娴才没那么容易被了解呢!

“那你也别兜圈子了,叫我来不会就是为喝一碗汤吧?”

阜长崎坏坏的笑笑,一脚踩凳:“我就是叫你来喝汤啊,顺便,跟你说件好事。”

“是不是好事也得你先说出来听听。”聂子娴一手支着头,一手又玩起罐子里的汤勺,搅了一下又下。

阜长崎犹豫了片刻,也是做了点思想斗争才开口说道:“以后你晚上不用回牢里住了,我给你安排房间休息。”

先是免去手链脚链,再而免去看守,现在又免牢狱?阜长崎这是要鼓吹她入伙不成?

“阜长崎,你动什么歪脑经呢,我聂子娴可不会跟着你做山贼哦!”

居然这么快就猜到他的想法?阜长崎有几分惊讶,他本来还想循序渐进的,既然她一个女的都那么大胆的挑明了说,他还含蓄什么!

“哼,你在我荣山山寨就得听我的,何况做我山寨夫人怎么也好过你去投靠什么穷亲戚吧!”

“啊?”聂子娴下巴拉得老长,一下子被说愣了,刚不是在说做山贼的事吗?怎么瞬间画风一变,要她做山寨夫人了?

见她愣成那样,阜长崎也显出几分尴尬,难道刚才自己理解错了,她跟着他做山贼是说做山贼而不是跟他在一起的意思?

呼……反正已经挑明了,阜长崎也不管那么多:“我话已经说得够明白了,你今晚就不用回牢里了,找个好日子就把喜事办了。”

“谁答应要做你压寨夫人了!”聂子娴激动的起身辩解。

想拒绝?阜长崎眯缝着大眼睛直勾勾看着她,突然一拍桌子:“女人,你要搞清楚,我可是山贼,我并没有要征求你的意见,我是要你做我的夫人,你没权利反对!”

居然比她还不讲理,聂子娴有些生气,转而想想笑道:“其实我已经嫁过人了。”

“嫁给谁了?”阜长崎听了心中不爽。

“……”想起那人,聂子娴一时又说不出口:“反正就是嫁过了,你不会想娶个嫁过的女人吧!”

“那人在哪,我去杀了他!然后你就可以嫁给我了。”阜长崎简单粗暴的说着。

聂子娴翻了个白眼,果然跟山贼就是没法沟通了。

“反正我就是不喜欢你,不想嫁给你!!”聂子娴气恼的也一拍桌子大声喊道。

然而阜长崎忽然绕过桌子向她走近,聂子娴只能别开凳子不停后退,手不停比划着:“你想干嘛,我可不怕你!”

“哼,我阜长崎自从做了山贼,什么都是靠自己抢来的,你也不会例外。”

被人拒绝的感觉当然十分不好,喜欢上这样傲娇的女人也算他自己自找的,但第一次动心,难免心中急切一些,他本想上前拉住她靠近自己一点,可忽然面前就多了一堵墙,拦在他与聂子娴之间。

“夏湍生?你来做什么?”阜长崎怒瞪着眼前面色铁青的男人,最近不再醉酒倒有了几分人样,现在居然管起他的闲事来了。

“阜寨主,强迫一个女人可不是一个男人该做的事!”

虽然聂子娴自认为自己够强大不怕被欺负,但夏湍生的挺身而出还是让她松了口气,这样看,他也不算太坏了。

被那样说,阜长崎胸口憋闷,拳头握紧了就想给他点颜色,可是这憋闷愈加严重,竟是难受的一哽,上腹随着翻滚……

“离他远点……”聂子娴看出了异样,忙拉拉夏湍生的衣服小声提醒,夏湍生虽没太明白但也照做,跟着她后退到一侧。

果然,阜长崎捂着嘴最终没忍住“哗啦啦”就是一剂喷射性呕吐!!

刚难受的吐完,阜长崎就觉得嘴里还有什么东西,伸了手指进嘴里扣扣,竟是拿出来一只黑乎乎细长的虫子脚?

聂子娴捂着鼻子,眼瞅着阜长崎回头去查看那罐汤,急忙又拉着夏湍生往外拽:“走走走,别看了。”

“……”夏湍生还没弄清楚状况人就被拉着跑了。

阜长崎此时无心去管他们,只想知道汤的问题,然而汤勺在里面翻了翻,居然捞到一只黑油油半尺长的蜈蚣!!!!

瞬间,阜长崎胃里越加翻滚,扭头又是一连串的呕吐……

“哈哈……”聂子娴一路跑一路笑,那个笨蛋贼头头,还想强迫她做山贼夫人了,哼,活该!!

被拉着跑出来的夏湍生本来心情沉重,但见她如此搞怪,不经意间露出淡笑。

“是你做的?”

被他拉住反问,聂子娴松开手抖着脚摸着下巴,痞痞的道:“我不过是给他点小小的教训,不然他都要把自己当土皇帝了!”

这话形容得也算恰当,夏湍生摇摇头,得罪聂子娴就该想到会有这一天了。

“怎么,要留下做压寨夫人还是跟我走?”

“当然是跟你走了,你真找到办法逃出去了吗?”聂子娴高兴的拍着夏湍生的胳膊:“说说,什么计划?”

愿意跟他走,夏湍生莫名的有些欣慰,仅管他刻意不去在乎这种感觉。

“就今晚子时,你和小七在牢里等我,我会过来救你们出来。”

“然后了?”

“关关会给我们掩护,马就在后山山口,鸾儿会在那等,而且我这已经有地图了。”夏湍生认真的说着。

聂子娴眉毛耸耸,一脸烂笑:“哟,关关帮忙啦……”

瞧她怪笑的模样,夏湍生抿着嘴质问:“你干嘛怪声怪调的!”

“没有啊,我就是奇怪,阜家妹妹那么通情理愿意放你走?她不是喜欢你想嫁给你吗?”

“你是不是想留下做压寨夫人了?”夏湍生眼神一冷。

聂子娴忙摇着头:“别生气别生气,我不问了还不行吗,你可千万记得要来救我啊!子时,等你哟……”

看着那丫头屁颠屁颠的走远,夏湍生冰冷的表情松懈了下来,不知自己为何要在她面前装凶,明明可以靠得更近一些,关系更好一些不是吗?

她是太子妃,卿侯的夫人,仅此而已。

而阜关关了,这次是等价交换的,因为他把承诺以后会回来娶她作为了条件,这样就不算利用了吧,反正不讨厌,娶了又何妨了。

第106章 一罐有料的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