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10章 七天之约

  为赶回京城一直不停的奔波,再加上伤心的一场大哭,聂子娴沉沉的睡了一觉,再醒来时,天已经黑了。

睁开眼,好想之前看到的一切不过是梦,这时房间丁丁当当的声音吸引了她的注意,起身一看,竟是小七猫着身子在收拾东西。

“小七,你在干什么啊?”

听到公主的声音,小七忙转过身来,一手抱着一团团折好的衣服,一手举着公主的狼牙棒:“公主你醒啦,奴婢正在收拾包袱了,我们是连夜离开还是明早再走?”

看到公主受那么大的委屈,小七一刻也不想在东宫停留,离开这里,离开夏国太子,公主还会是她开开心心的公主!

理解小七心思的聂子娴沉默了一会,若不是因为真的喜欢,此刻她盘算的该是如何整弄那两人吧。

但,就这样离开吗?有些不甘心了,夏卿侯突然的转变会不会是有难言之隐了?

之前夏湍生就说过,燕京时刺客那么大费周折的刺杀,定是宫里有权势的人计划的,夏卿侯之所以瞒着她回宫,很可能就是为了保护她不受牵连。

如果真是那样,她就更不该这样一走了之了,她要保护夏卿侯,要让他知道自己能够与他一起面对危险!

对,他一切都是在做给她看,想逼她离开,哼,她聂子娴偏偏不会那么轻易妥协。

“小七,把东西都放回去,我们不走了。”聂子娴打定了主意,但小七却开口劝说:“公主,为什么不走,太子他已经变了心,您留下来只会受气了!”

见公主不出声,小七放下手里的东西上前来有些气愤的道:“奴婢之前怕您醒了来饿,就去厨房拿吃的,正巧看到太子他吩咐了奴才说晚餐在西厢房和那个素萧萧一起吃了,还有,那些厨房的人都不把您放在眼里了,连您的份都没准备,小七觉得这东宫都是些冷情寡义的人,我们何必要留下。”

“你说太子在西厢房用餐?那现在呢,离开了吗?”

“……”小七知道公主这么问的原因,一时说不出话来,说了公主肯定要伤心了。

聂子娴看着小七不安的神色,摇摇头:“不,我不信,我要去看看!”

见公主要去,小七忙拉住了她,也许只有说出事实才能让公主看清太子了。

“别去了,公主,除非说太子成亲当日已经和……圆过房了,而且好一段时间都是在她那边就寝的……公主。”

是吗?

不信!

不亲眼看到,她聂子娴是不会相信的!

挣开小七的手,聂子娴冲了出去。

而在路上,她不住的犹疑,难道一切又是自己在一厢情愿吗?他根本没有假装,没有为了保护她而撒谎,他是真的喜欢素萧萧?

“太子妃,你,你怎么来了?”守护在外的除非惊讶的看着突然跑过来,衣着都未来得及换洗的太子妃,她此刻一双眼睛紧紧盯着禁闭的房门。

“太子在这?”

除非在的地方,太子自然在,但聂子娴还是要问,她要问!

除非为难的点点头,聂子娴想推开除非进去,却被他极力拦了下来:“太子妃,您还是回去吧,除非不能让您进去!”

“你这个狗奴才,敢拦本公主,滚开!!”聂子娴十分生气,撕扯着就是推不开除非这墩山一样的家伙!

这会儿,小七也赶了过来,见状也去拉劝公主:“公主,算了,我们走吧。”

“不!不见到夏卿侯我就不走!夏卿侯!你给我出来!!我让你出来!!夏卿侯!!”

推不开除非,聂子娴干脆叫嚷起来。

东宫那些奴才公公们都凑在不远处看热闹,果然,太子妃一回来,这东宫就不会有太平日子过了……

门终究是开了,但依在门后的却是披着外衣只穿了里衣,还松了发髻的素萧萧,看起来刚起床,她显得稍有疲惫的揉揉太阳穴轻声道:“姐姐,太子哥哥说了,今个儿晚了,有事明儿再说吧,他累了,要休息了,说您也赶了一天的路了,快快去休息吧。”

好个衣衫不整,夏卿侯,你还真在里面了!

聂子娴只感觉心窝再次被扒开了,瞧素萧萧妩媚娇嗔的模样,不难想象二人在一起的样子了!!

可是就这样回去吗?不!!既然她聂子娴来了,就不能这样轻易被赶走,那群看热闹的,她就让她们好好看个够!!

“小七,给我抱住除非!!”聂子娴一声大吓,命令的口吻让小七不自主就遵从,没问原有就先搂住了除非。

被小七的熊抱惊得失措的除非,瞬间石化般不敢动弹。

而聂子娴趁机一脚踹开了大门,吓得素萧萧一个趔趄后退了几步险些跌倒,待稳住脚再上前拦人,却是被聂子娴无情的一个巴掌往肚子上一推给推了开去。

“夏卿侯!!”聂子娴顺手捞起一凳子就气势汹汹直奔床塌,怒掀床帘就要砸去,可是,床塌上居然空空如也?

“人呢?”

“子娴,你是在找我吗?”柔柔的声音竟然从身后传来,聂子娴回头,那夏卿侯居然端坐在对面的书桌前,手执书本刚才应该是在看书。

但,也是披着外衣,里面只穿了银白色里衣,跟素萧萧一个颜色,配一起了!

越看越生气的聂子娴扔了手中的凳子,大步走去:“找的就是你!!”

看着子娴气冲冲过来,夏卿侯愣神间手中的书本都拿不太稳,倒落在一旁。

“太子妃,您这是要做什么?来人啦,来人啦!!”素萧萧又冲过来阻拦,呼喊了几声,除非被小七紧紧抱着爱莫能助,其他奴才哪里敢惹跋扈的太子妃,默默散到墙后都当作没听见。

“起开!!”聂子娴又是一巴掌把人推开,直直走向夏卿侯,上前隔着桌子就扭住了他的衣领:“你要在这里就寝?”

“……”小吞了口口水的夏卿侯看了看被推到一旁的素萧萧,眼神很是木纳的点点头。

聂子娴闭上眼深深吸了口气,拖着夏卿侯的衣领就拉了出来:“听好了,我不许你睡这里,跟我走!!”

“太子妃!!你要带太子哥哥去哪啊?”素萧萧不敢冲上去阻拦,却还是要开口质问,聂子娴鄙视了她一眼,才懒得回答,改成拽着夏卿侯的手就往外走。

奇怪的是,夏卿侯并没有去反抗,他就任她拉着,只是安抚的看了一眼素萧萧就跟着出去了。

素萧萧站在门口定定的望着,指痕却深嵌在木门之中,咬唇低狠的念道:“聂!子!娴!”

看热闹的奴才都在议论,太子温吞,侧妃柔弱,当然斗不过嚣张霸道的太子妃了。

“公主把太子带走了?”

“嗯,是吧。”除非看小七呆呆看着太子妃他们走远,居然还没松手,内心的小激动越演越烈。

“我家公主那么喜欢你家太子,为什么你家太子要那么坏!!”小七忽然松开双手,立即变脸,甩手就给了除非一记响亮的耳光:“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巴掌是打得除非一愣,人什么时候走的都没发觉了。

这一边,聂子娴拉着夏卿侯一路都不说话,最后进了自己的房间,之后一连串动作也是在无任何交流下完成。

脱了他的外衣扔地上,双手把人推倒在自己床上,然后自己的小身板挤挤就睡在夏卿侯身边,静默的平躺了一会,似乎觉得冷了,最后又扯了被子盖在两人身上。

夏卿侯觉得该说点什么,但薄唇微启,聂子娴却一个翻身紧紧抱住了他。

这温暖的拥抱似乎也暖不了他寒凉的身子,秋天又要来了。

“夏卿侯,你不要和别人在一起好不好?”

小人儿的脸紧紧埋在他的胸口,将她哽咽的声音捂得断断续续的。

夏卿侯眉头轻蹙,一直假装冷漠眸子露出淡淡的哀伤,但是,他却没有回答她。

“你说过的,你说过只因我是你夫人,你便看不得我受委屈,可为什么现在你却要故意伤害我了?”

“对不起,子娴……”

他不作任何解释,仅仅说了一句对不起,这让聂子娴忍不住抬头去看他,而此刻他眼里的那份哀伤被聂子娴曲解成了一种怜悯。

“如果一开始你就喜欢她,后来又为什么要娶我?!”

她要理由,要夏卿侯道出说服自己不再猜测的理由。

“我是夏国太子,不可能只娶一人,子娴出生皇宫,是知道其中原有的。”

这是她已知晓的理由,这个理由意思就是,作为帝王家的人娶谁大都不会是因为喜欢,他在暗指这个意思吗?

本紧紧抱着的双手,渐渐松了一些。

“可是,夏卿侯,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呢?我闯再多再大的祸,你都愿意包容我,维护我,这让我以为你也是喜欢我的了。”

怀抱的人没有回应,聂子娴再次抬头,与那双好看的眼睛对视,片刻后却无奈再次垂下眼帘,彼此已读不懂对方的心思了,也许本来就不是很了解吧!

聂子娴啊,你不问了吧,再问也是没有让自己死心的答案,何必了,这是她对自己的劝解。

“夏卿侯,就让我再陪陪你,我知道你喜欢的人不是我,在我没走之前,晚上不要去她那了,我只要求这一点。”

在他怀里扭头擦着止不住的眼泪,开口提出了那样卑鄙的要求,但这只是她最后底线了啊。

“如此,子娴何时会走?”

温柔的声音是那么近,人也是那么近,他却一心想知道的是她什么时候能离他远点吗?心痛,心好痛,夏卿侯,你为何如此残忍。

“一定要个期限吗?……那就七天吧,过完七天,我就走,我一定走。”

久久的,头顶传来一声极轻的回应声:“嗯。”

不一会,怀里的人儿终于停止了抽泣,呼吸也平稳了下来,看来是已经睡着了。

伸手轻抚摸着她的头,并低头在她头侧印下一吻,小人儿似乎感觉到什么,扭动着挪了挪屁股,眼睛却没睁开,再次沉沉睡去。

夏卿侯扯出一丝温笑,但事实却心中苦涩,看着回来后的她每每见他都要被他弄哭,隐忍的心是备受煎熬,说着希望她离开的话,内心却对她百般不舍,他必须用自己淡漠的外壳来蒙骗她。

疲倦的闭上眼却又很快睁开,现在的他不敢去睡,因为户大哥说过,如果运气不好,一觉睡去可能就突然醒不过来了,那样,子娴该如何面对?

他不愿她看到自己一睡不起的样子,他要保持清醒,至少在这有她的七天之内!

第110章 七天之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