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19章 美食的魅力

  不远处传来夏卿侯的声音,他在客厅等候了很久,可夏湍生没出现,连子娴也没回来,他便干脆过来找了。

目测两人似乎既没吵架也没打架,那是为何耗了那么久,而且神色都很沉重,发生什么事了?

夏卿侯温吞吞刚走到一半,聂子娴就转身埋着头直直向他走来,当走到他面前时,夏卿侯撑开的微笑还在荡漾,突如其来的那个小手掌却狠绝的给了他一耳光“啪!!”

跟着夏卿侯过来的仓影心颤颤的想,还好太子妃的手有两层纱布裹着,不然打起来该多疼啊。

而后的除非和小七都惊傻了,房内还没来得及出来的夏湍生也被那声响震得停止了动作!

夏卿侯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呆然看着她,却发现她打嗝一般一下一下耸着肩膀,微微抬头竟是泣涕如雨……她又哭了……

伸手不由自主的为她擦泪,那温热的泪水流落在手心,似乎比他的血液还要暖和:“发生什么事了?不要哭了,好不好?”

“我……我是打你打得手疼才哭的,你的脸都没有肉,我手还有伤,所以所以……都怪你!打得我手都疼了,嘤……疼……”

聂子娴退了几步避开夏卿侯的手,自己却是鼻涕眼泪一顿乱擦,说完转身就向后走。

真是丢脸,怎那么容易又在他面前哭了,不就是他将七天之约告诉了讨厌的白瓷吗?可是夏卿侯,既然你真的不喜欢我,拜托就不要再对我那么温柔了,不然我自己都怕自己会食言赖着不走了!

“太子妃,你干嘛要打太子啊!”除非气愤的质问,却被冲上前扶聂子娴的小七撞到一边:“公主……”

而聂子娴无视除非的偌大的身躯,走到了仓影面前,可怜兮兮的举着双手道:“苍蝇,手疼……”

这个太子妃,打了别人自己却哭成这样,又是受了什么刺激?仓影心中虽这般疑惑,但却不动声色的低头拱手:“让卑职重新为您上药包扎吧……”

望着子娴和小七、仓影离开,夏卿侯轻轻摸了摸已没那么疼的脸看向夏湍生:“湍生,是和子娴吵架了?”

是啊,我和她吵架,她却打了你。

夏湍生心中感慨,默默将手中的画卷藏在了身后:“……没有吵架啊,对了,卿侯来府上是有什么事吗?”

“太子本来想带太子妃来吃睿亲王府的紫醉鸭的,可是,太子妃刚才为什么突然就扇太子殿下了?”除非回过神来,依旧替太子抱不平的握紧了拳头。

“这样啊……”夏湍生故意避开除非的问题,笑道:“我就这吩咐下人去做,卿侯,你先回客厅等等,我去书房取本书,很快就出来了。”

望着夏卿侯清澈的眸子,夏湍生只觉得背后的手发烫得出汗,找了借口便转身跑进了书房。

夏卿侯呆呆的望着,偏首向除非轻声问了一句:“除非,你有看清湍生手里拿的什么吗?”

除非郁闷的皱起眉头摇着头:“要不要除非进去问问世子大人?”

“还是不要了,也许是我想多了。”

“那太子您的脸还疼不疼……太子妃为什么要打你了?”除非不死心再次问出口。

可是,夏卿侯仿佛没听到一般,似乎思考着什么,转身向客厅走去。

除非颓败的低垂着头,太子被太子妃打了一耳光这么大的事,怎么仿佛就只有他除非在意了,所有人这是怎么了,难道刚才是他梦游看错了吗?

客厅内,仓影默默帮聂子娴重新包扎了伤口,其实也没有什么大碍,不过太子妃硬说自己是手疼哭的,不帮换,她还下不了台阶了。

对面座位上的夏卿侯专注的看着湍生刚送来的书,偶尔品几口茶,一旁的夏湍生静静的坐着,心中虽想询问聂子娴伤口的由来,慰问情况,但,又感那么多人在,去问会不会不合适。

终于是迟来的紫醉鸭打破这阵沉默,下人先摆上了桌子,接着一个盆大的瓷盘子放在桌中央,还盖着铁盖子,下人们熟练的摆上了三双碗筷并各配两碟味碟子,一甜一酸,还有解酒的姜茶。

看到吃的,聂子娴所有烦恼都抛诸脑后,兴致昂扬的跑到桌前就坐下:“这就是紫醉鸭?盖那么严实,味都闻不到了!哈哈,还是先让本公主来瞧瞧吧!”

见太子妃迫不及待的要掀盖子,夏湍生走上前制止了她:“等等,不能这么打开,会被蒸汽伤到的!!”

望着夏湍生紧抓的手,聂子娴嘟嘴瞪了一眼,夏湍生只能尴尬的急忙放手。

“那要怎么开?”

“下人来弄就好。”夏湍生重新理正了姿势,后退了一步:“许来……”

被唤作许来的下人便上前来,拿出早准备好的一个长钩子远远挑开了铁盖,蒸汽果真扑腾的冒了出来,香味立刻漂满了整个屋子。

“哇……好香啊,公主!!”小七激动的拍着手,直吞口水。

除非看小七那样,凑合着过去咧嘴讨好:“嗯,香,吃起来更香了……”

小七嫌弃的挪远一点又扯扯已准备拿筷子的聂子娴的衣边:“公主,小七也想吃了!!”

“吃吃吃,一起吃!!”聂子娴哪里管什么尊卑,拉着小七一起坐了下来,举着筷子就先去夹鸭肉,小七自然不会客气,跟着也去夹。

“哎哎……”除非不快的道:“太子妃你就那么饿吗,都不等等太子和世子入座!还有小七,你怎么也不……不懂礼数了。”

“好吃,好吃!”

“公主,这块肉好,肥滴滴的。”

“小七吃这块,沾了酸一口下去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哈哈!”

聂子娴和小七高兴的一边吃还一边交流,根本没把除非的话放在心上。

“太子,你管管太子妃吧……”除非没有存在感,郁闷的又去告状,可是,夏卿侯哪里会说聂子娴的不是,和夏湍生相视笑笑,重新上了几副碗筷,慢慢的才各自入座。

两人细条慢理的品尝,简直与对面桌两位的狼吞虎咽形成鲜明的对比。

“仓御医,不用掬礼,你也坐下来和我们一起吃吧!”夏卿侯转头招呼一旁静得以为自己隐身了的仓影,仓影错呃的摇手拒绝:“不了,卑职不饿。”

话刚说完,仓影面前就冲过来一个黑影,“吧唧”一块鸭肉塞进了他嘴里,待看清才发现是满嘴流油的太子妃?

只见她笑得花枝乱颤,还不停的用油腻腻的手拉扯着仓影的衣服道:“苍蝇哪有不吃肉的,来啦来啦,一起吃!”

被聂子娴强拉着坐下,愣愣的仓影嘴里包着鸭肉看了看太子,觉得不妥想要起身,可太子妃又是一拉将他按在了位子上。

“仓御医就不要客气了,一起吃吧!”

身为太子的夏卿侯说着竟还为他倒了一杯姜茶递过来,仓影不敢不接,不过这一接轻呡一口,心中的愧疚之情越发难受起来。

桌前其乐融融的氛围,他身在其中却总觉格格不入,并不是他本身不想融入,若不是……若不是他那个愚昧的妹妹仓恬落在宁王手中,他何以会如现在这般进退两难,身不由己!

“太子,世子,除非也想吃,可不可以……”

“不可以!!”聂子娴和小七异口同声的抵制羡慕的除非。

“小七都可以,为什么我不可以!”

除非才不管,端着凳子就要挤进来,可以这边小七推他,那边聂子娴踢他凳子,一闹腾,堂堂一品护卫竟被两女人整跌到了地上发出惨叫:“哎哟喂……”

“哈哈,活该!”聂子娴高兴的与小七击掌庆祝!

看除非被欺负成那样,夏卿侯和夏湍生忍不住也笑了起来,本挺压抑的仓影也抿嘴轻笑了笑。

有时候,美食确实能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第119章 美食的魅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