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21章 岌岌可危的生命

  睿亲王府,聂子娴他们吃完紫醉鸭天也黑了,本来是要回太傅府的,可聂子娴闹着要逛京城夜市,温实的夏卿侯不反对,没事做的夏湍生也挺乐意,主仆几人结伴便是打算一路逛到太傅府了。

“哇,小七你看,这灯笼好有趣哦,有小兔子还有小猴子,居然连猪头都有耶……”

“是啊是啊,公主,要不要买一个?”

“那买猪头好?还是小兔子好?”

聂子娴和小七不亦乐乎的东瞧瞧西看看,为本就拥挤热闹的街道平添了几分喧嚣。

追随在后的夏卿侯和夏湍生也是欣然看着,仓影默不出声,只有除非还在为没吃到紫醉鸭而一路黑脸!

“太子,就太子妃这两步一瞧三步一坐的,何时才能回到太傅府啊,素侧妃一直等着也该着急担心了。”

相比老是欺负他的太子妃,除非的心还是向着点温柔可亲的素萧萧的!

“难得有机会能和卿侯一起走走散心,如果萧萧有什么不高兴的,我来解释就是了。”

“呵呵,如此,有劳湍生了……”

除非没想到世子竟会这般回答,那他除非还有什么好说了,还是闭嘴老实跟着吧。

繁华的街头,人来人往,匆匆岁月,终究会有尽头,煎熬的心留不住那从身边走过的人,只待油尽灯枯化为尘土,谁还会在意我在意过的了。

徒然停下脚步,湍生的声音变得远了,周围越是热闹夏卿侯越是觉得冷僻,仿佛此刻身形淡化,所有的东西变得与自己无关了,恐惧,第一次,他感受到孤独的恐惧,彷徨伸手想抓住什么,可触到的只有冷冷的寒流。

就在夏卿侯感觉吐出的气都冒着寒雾时,一双温暖的手勾住了他的胳膊:“夏卿侯!你发什么愣了!!”

刚才恐惧的所有瞬间消散,想来,也许他只是对初来的秋意的寒特别敏感罢了。

夏卿侯收回神看着面前笑容如花般的聂子娴,心中一暖:“子娴……”

本来是还在生他的气,打算不理他的,可是刚才不经意回头,见夏湍生和仓影正在看卖摊上的古董,除非在调凯小七,只留眼神迷离的夏卿侯孤单站在路中间,仿佛个迷路的小男孩似的,忍不住就跑过来拉住他了。

“你刚来在想什么,想那么入神?”

“没有想什么。”夏卿侯摇摇头,望着聂子娴小声询问:“子娴不生我的气了?”

“原来你知道我生你的气啊!”聂子娴收了笑:“哼,那你怎么不主动道歉了!”

夏卿侯腼腆笑着,顺口就三个字:“对不起。”没一点犹豫,毫无征兆就直接堵得聂子娴有气也撒不出了。

静默着,每每这样直视着他温柔的眼睛,都会有种错觉告诉她,他是喜欢自己的,可是,之前什么话都已说得很清楚,错觉只能是错觉吧。

不远处的嘈杂声又转移了聂子娴的注意:“前面好像有人表演杂技,走走走,我们也去看看!!”

本在摊位上看古董的夏湍生抱着一个花瓶本想给夏卿侯看,可转身,却是见太子妃笑嘻嘻拉着卿侯跑向一处人群。他轻舒了口气,两人这么快又和好了。

“好好好!!太棒了!好!”

聂子娴跟着围观的群众一起为杂技人叫好,不时还要用胳膊肘顶顶夏卿侯,拉着他一起鼓掌。

不过她不知道,夏卿侯此时一直默默注视着她,只想把那美好烂漫的笑容深深刻在心底。

“这个我在聂国也看过,他嘴里含一口酒对着火把一喷就会飞出一条火龙呢,嘿嘿,夏卿侯你信不信,这个我也会,以前在宫里我就用过这招来烤鸡了!哈哈……当时差点没把雨迎亭给烧了!”

聂子娴绘声绘色的说着,忽然眼角瞥见身后有一人正要靠近他们,而冰冷的眼神直指夏卿侯,果然,那人一靠近就飞快的伸手向夏卿侯,早已警惕的聂子娴急忙一把揪住那人的右手举起一看,竟是一把锋利的匕首:“你是谁,什么人派你来的!!”

杀手面露凶光,奋力反抗,左手握拳挥向聂子娴,聂子娴仰身躲过,他便趁机将匕首递过左手再次刺向夏卿侯,聂子娴阻拦不及只能用力一拉杀手,双手并用猛的一推!

“啊!!!”好巧不巧,杀手被推到杂耍中间,正中撞上了杂技人喷出的烈火上,刹那间人就变成了一个火气,惨叫声凄厉恐怖。

可能怨气过重,就算变成火人,那杀手也不忘直冲向人群,想要拉个垫背的,刹时本就拥挤的人群乱成一团,因害怕被波及都争相逃跑,弄得聂子娴拉着夏卿侯一时都跑不出去。

推推囔囔的混乱,让外围的夏湍生他们都找不到夏卿侯他们被挤到了哪里!

“让开让开!!夏卿侯,抓紧我的手!!”聂子娴紧紧拉着夏卿侯,但时不时就有蛮横的人在旁边推啊挤的,夏卿侯柔柔弱弱被推搡得很是狼狈。

聂子娴发现人群中,又出现几个向他们靠近的杀手:“可恶!除非!!夏湍生!!你们死哪去了!!”

危机时刻,一袭白衫从头顶落了下来,长腿顺势踩过几个杀手的脑袋,最终落在夏卿侯身侧:“聂子娴,带卿侯先撤!”

“白瓷兄长,你怎么在这?”

白瓷无心回答夏卿侯的疑问,其实他一直在暗处保护夏卿侯,也早知道会有杀手出现,不过没想到场景会是那么混乱。

“哈,别光顾着耍帅,要我撤也得挤得出去才行啊!!”聂子娴一顿抱怨。

话音刚落,白瓷便一脚挑起散落在地上的一只长竹竿插入人群中运功一扫,熙熙攘攘的的人群被撩拨倒了两片,出现一条小道:“还发什么傻愣,快撤啊!!”

算他有办法,聂子娴也没空再斗嘴,还是先拉着夏卿侯朝小道逃跑,留白瓷与那些杀手周旋了。

好不容易两人才跑到一处相对安全的茶铺子,聂子娴喘了口气,抓了一旁空桌的茶杯灌了一口,看向夏卿侯问道:“你没受伤吧?”

夏卿侯脸色苍白,有些气弱的摇头:“没……”

远那边好像除非和夏湍生也赶去支援白瓷了,杀手人数还不少,武功也不弱,竟让三人也打了好一会。

聂子娴插着腰,远远眺望着:“要不是我要保护你,也冲过去帮忙了,那些家伙哪会是我的对手!”

“……辛苦子娴了。”夏卿侯说着无力的坐了下来,额头渐渐渗出了汗珠,抬头,眼前子娴的身影也变得模糊起来。

不,难道要在这里倒下了吗?

然而,他们没注意到的是,因为人群的推搡,这破旧的茶棚已然变得摇摇欲坠,就在聂子娴关心前面的打斗时,茶棚突然倒塌,坐在凳子上本想拿怀中药的夏卿侯难得反应迅速了一回,拼尽全力朝聂子娴奋起一扑,双双前扑到了外面安全躲过了倒塌的茶棚。

聂子娴被夏卿侯压着,正面朝下,那叫一个疼啊:“怎么那么倒霉啊!疼死我了!!我的手,我的膝盖,夏卿侯,你别压着我了!!”

惨兮兮的唤了两声,那夏卿侯死死压着她竟没有反应,聂子娴不高兴的转身就是一推,把夏卿侯推到了一边,一看,却发现夏卿侯脸色青紫的闭着眼睛:“夏卿侯!夏卿侯你别吓我啊!夏卿侯!!”

摇晃了几下,居然没有反应,是嗜睡症犯了?不像啊,以前犯病只会像睡着,脸色不会那么紫啊,倒有点像上次中毒的样子了!

“夏卿侯!你醒醒啊,夏卿侯……”聂子娴抱着他的头,握紧他的手,身体竟有些僵硬,怎么呼唤都不回应,心一慌,聂子娴又哭了起来:“夏卿侯……仓影!!夏湍生!!白瓷!!除非!!你们快来啊,快来救救夏卿侯啊!夏卿侯,你别死啊……”

率先听到呼唤的是与小七一起躲在角落的仓影,他立刻挤过人群冲了过来:“太子,太子!”

“仓影,快救救夏卿侯啊,他只是扑了一跤没有受伤就这样了,呜呜……”

仓影安抚的拍了拍聂子娴的背,沉心为太子把脉,他曾无数摸过太子的脉象,可身为御医的自己却从没有尽过自己本分,没想到现在想认真了却会是最后一次……

仓影啊仓影,你当初学医究竟是为何了,可悲可笑可耻啊……

“仓御医,太子究竟怎么样了?”小七也心急的询问,可是仓影静默的低着头不回答,这时聂子娴也等不及扯着仓影质问:“你干嘛不说话!你不是御医吗,你快救他啊,快啊!!”

“卿侯!”夏湍生和白瓷赶了过来。

夏湍生拉起蹲坐在地上的仓影大声质问:“仓影!卿侯他……”

落寞的仓影一直仍低着头,只是最后轻轻摇了摇。

“怎么可能,不可能!!”夏湍生不敢置信的蹲下去查看夏卿侯,他躺在聂子娴怀里,姣好的面容静得如水一般:“卿侯!你醒醒!我是湍生啊,你不能死,你不能死,你还没看我为你和静姨报仇了,你起来啊!!”

“太子!!”除非看着眼前的情况激动的涕泪横流:“太子妃,这到底怎么回事!太子怎么突然,怎么会了!啊……”

白瓷此刻眼神炯炯,推开几乎要失去理智的夏湍生,运功在夏卿侯胸口的几处穴位点了几下,并摸出夏卿侯怀里藏着的回光丹喂到他口中,又一掌让他吞下。

“白瓷,你这样夏卿侯就会好起来了,对吗?”聂子娴重燃了希望拉住他的衣袖,可是,白瓷并没有回答,绝然甩开被拉扯的衣袖,起身看向夏湍生:“速送卿侯回睿亲王王府,不要走漏了风声,等我回来!!”

不等所有人问原有,白瓷已动用轻功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聂子娴紧紧抱着夏卿侯,他青紫的脸微微有了一点好转,夏湍生也不再纠结:“先带太子回王府!”

第121章 岌岌可危的生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