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22章 磨人的等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聂子娴一直守在夏卿侯的床边,可是床上的人却呼吸越来越弱,本转好一点的脸色渐渐又变得青紫起来。

  “太子哥哥在哪?放肆!!你们这群狗奴才,没资格拦着我!!”

  一阵吵杂声从门外传来,夏湍生从座位上起来走到了门口一看,竟是素萧萧找来了。

  “素侧妃……”

  已过亥时,在太傅府一直等待的素萧萧不放心赶来睿亲王府,但这里的下人却个个神色紧张,问太子去向也支支吾吾答不上来,一路直闯进来才终于见到夏湍生了。

  整理了焦急的情绪,素萧萧正色质问:“世子,太子在哪?”

  “对啊,太子从辰时就出来了,一直没回来,世子大人,太子还在王府吗?”追随来的丫鬟小凉也出声询问。

  “卿侯他……”夏湍生不知如何回答,白瓷说要封锁消息等他回来,可是他已走了那么久,到底他有没有办法救卿侯了。

  见夏湍生的眼神微侧向屋内,神情也很慌张焦急,素萧萧等不及推开夏湍生跑进屋里,而这个时候,小凉却没有跟上去,只是在外观望。

  “太子哥哥!太子哥哥!”素萧萧看到了床上的人,快步冲了过去,呼唤了好几声也没有回应,再见聂子娴哭红了眼在旁边,气上心头,一手将她推到在地,眼神狠厉:“太子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太子哥哥他这是怎么了?”

  一旁的小七赶紧上前扶着公主,气愤道:“太子他这样,我家公主也很担心了,你干嘛推她!”

  “小七……”聂子娴自责的低着头:“夏卿侯他这样,都是我的错,如果我不来睿亲王府吃紫醉鸭,不说要去逛夜市,不去凑热闹看杂耍,不躲在茶棚下面,夏卿侯他就不会为救我摔倒了……”

  “公主,你怎么能这么想了。”小七安慰着,可聂子娴此时已把全部责任揽在自己身上,根本听不进去。

  “哼,等回到了皇宫,我定会向父皇、母后禀明,治你的罪!”

  素萧萧怒指着聂子娴骂完,回头望着床上的夏卿侯,柔弱深情的抚摸着了一下他的脸,除去那惊心的暗紫脸色,太子哥哥的还是那么温和安详。

  没想到,竟是那么快,怎么会那么快了……不!!她和太子哥哥的相守才刚刚开始,就算去求他们也绝不能让他就这样离开自己。

  素萧萧瞪着守在旁边的除非:“除护卫!!你身为太子贴身护卫,保护不利,该当何罪!”

  “除非该死!”除非立刻跪了下来,心中的自责也不比聂子娴少。

  素萧萧气极了甩袖又瞪向另一边守着的仓影:“还有仓御医!你身为太子御用御医就一点办法也没有吗?!”

  “卑职无能……”仓影低头也跪了下来。

  “好啊,你们既然都救不了太子,为何还不速送太子回宫救治!”素萧萧猩红的眼这次怒瞪向了夏湍生:“世子,你到底是安的什么心思,太子若是在你睿亲王府出事,你担待得起来吗!!”

  夏湍生上前几步,稳定了情绪后耐心解释:“还请素侧妃冷静,我跟卿侯情同手足,又怎么会见死不救了。我们只是在等待,等待一个朋友找到救卿侯的办法!”

  “我不信!我现在就要求你们送太子回皇宫!!”素萧萧冷厉的大声道。

  可是夏湍生却无声的选择拒绝,素萧萧转看向坐在地上抽泣的聂子娴,世子和除非不愿送太子回宫,等那所谓的朋友,大概就是因为怕回宫后太子妃会被治罪,毕竟一切也由她而起,可是仓影了?他不是宁王的人吗?

  撇去那些猜测,素萧萧见所有人不为所动,便亲自动身要出去,她要找人传消息到皇宫,让皇宫的人来接太子,她不能让太子哥哥这样下去,更不想让聂子娴有逃跑的机会!

  但夏湍生却以身拦住了她:“素侧妃这是要去哪?”

  “夏湍生,你让开!”

  不能让她叫来皇宫的人,夏湍生矗立着一动不动:“来人啊,将素侧妃带到客房休息,寸步不离的保护!”

  “夏湍生你敢!!”素萧萧直视着他的眼睛,那种怒不可遏的气势却也撼动不了夏湍生的坚持。

  很快就有王府的护卫前来抓素萧萧,而素萧萧再挣扎也于事无补,只能一边被带走一边叫嚣:“夏湍生!你为了这个聂国女人,连如兄弟的太子的性命也不顾了吗!”

  “聂子娴!!太子哥哥如果救不回来,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聂子娴!!”

  谩骂声就是出了门口,远远还能听到,素萧萧也是气疯了,却也一点办法没有。

  可是,困住了素萧萧,跟她一起过来的小凉却被他们遗忘了。

  “夏卿侯,夏卿侯……”聂子娴难过的爬到夏卿侯床边,伸手再次握住那冰冷的手:“你一定要坚持住啊,你不是要我七天之后就自己离开吗,只有三天了,你再等三天我就不缠着你了,只要你醒来,我现在就走也可以,我立刻离开你的视线,夏卿侯……你听到了吗……”

  “公主……公主,您别哭了,太子他会没事的,您不要哭了……”小七看着公主难过流泪,自己也跟着哭了起来。

  除非在旁又抹起眼泪,追随太子多年,一直知道会有那么一天,但是,真的要到来却不能如答应太子的那样坚强,太子殿下,如果可以,除非就是替您去死也行了!

  这时,最为冷静,还是一旁的仓影,素侧妃已被带下去了,他也从地上慢慢站了起来,望着面前哭得梨花带雨的太子妃,他不得不上前提醒一句:“太子垂危,若是等不到……卑职斗胆直言,太子妃还是先速速离开京城隐姓埋名才妥!”

  听到这样的话,除非立步上前揪住了仓影的衣领:“你胡说什么!!太子他才不会等不到了!!”

  “除非!放开仓御医。”虽然夏湍生也听不惯仓影冷漠的直言,可是,细想,他又何尝不是说出了实情,如果卿侯真的熬不过去,追究起来,他睿亲王府脱不了干系,但好歹是皇家人,她聂子娴就不一定了。

  除非甩开仓影,嫌恶的站离他远一点。

  而仓影与夏湍生对视,双方眼中都有着莫名的共鸣。

  “太子妃,不如我先命人将你送出京城,只等卿侯过了这关,你再回来也无碍。”

  夏湍生委婉的劝说着,救不了卿侯,不能连她也搭进去了。

  可是她聂子娴怎么可能会接受了,她轻轻匍匐在夏卿侯的身边,抽出随身的匕首握在胸前:“本公主哪也不去,如果他夏卿侯在这一刻断气,我下一刻就随着他走了,你们谁也阻止不了我!!”

  “公主不要啊!!”小七抱着聂子娴的大腿:“您要是不要命了,小七也跟着你走!!”

  紧张的除非立刻过去一把将小七提了起来:“你怎么也跟着起哄!!太子不会有事的,你家公主也不会有事!!”

  “呜呜……除非……”小七哭着扑倒在除非怀里。

  “够了!你们一个个的,都给我冷静一点!”夏湍生心烦意乱的吼道:“白瓷一定可以找到办法救卿侯的!”

  这世上,唯有等待是最磨人的东西,他吞噬人们的耐心,粉碎人们的幻想,而心力交瘁之后的结果也不一定能尽如人意。

第122章 磨人的等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