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留着好看戏

  “那门主的意思是?”

某门主邪魅一笑,妖红色的袖袍一拂:“本门主近日来日子过得无趣,放一个戏子唱戏来看,甚好。”

“门主的意思是我们现在把她弄回去唱戏?”

小黑决定再一次揣度门主的心思。

门主大人那一双妖媚诡谲的眼睛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唱戏的平台被决定了,戏就没有那么好看了。小黑,你会莫门之后,再去密室关十天吧,反应力太弱了。”

门主大人血红衣袍一撩,人已经消失在院子里。

小黑连忙跟了上去,欲哭无泪。

门主绝对不是开玩笑的,他回去之后,真的需要去密室里面关十天,那里面真的不是人待的地方啊。

他忍不住朝着自己的嘴巴扇了几个耳光。

“叫你多嘴,叫你多嘴……”

……

破败的小屋,荒草丛生的院子。

北冥狂抱着凤绯颜回到她们住的地方的时候,一双风华无双的眼睛顿时 波涛翻涌。

他将她放在了床上,对着她说道:“我现在不方便带你走,你先姑且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等我手头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就带你离开。”

凤绯颜睡得沉,自然没有听到他的话,

他走之前,从怀里拿出一块乌木的牌子放在她的身上:“现在的你,也算很强了,应该能够勉强保护自己的。”

“主人。”

小屋门口,站着一个面无表情的侍卫。

“嗯!”

北冥狂应了一声,转过身来,走出了小屋 。

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入了冬的夜晚,很难得的悬着一弯银色的月光。

她睁开潋滟凤眸,眉头紧紧的皱拢。

这散发着腐朽味道的屋子,潮湿,破烂,极目望过去,愣是连一样像样的家具都没有。

凤家的当家主母也真是胆子大,她再不受宠,说到底还是这凤府的嫡女,她这样对她凤绯颜,难道真的不怕别人戳她们的脊梁骨吗?

呵……

她低声冷笑一下,已经是计上心头。

赶明儿,还得装疯卖傻,让天下皆知他们凤家当家的主母是怎样对她这个小小孤女的。

微风吹来,鼻尖传来一丝冷梅花的香味,香味冲淡了房间腐朽之感,她循着气味,发现了身上放着一块沉香木的腰牌,腰牌上刻着繁复的图案,那是她不曾见过的图腾,一看就有这特殊的意义。

“倒是蛮值钱的。”

她秀气俏丽的眉在这一刻慢慢的化开,这块牌子能够干什么,她倒是不知道,但是光看那牌子上面用来做配饰的玉佩都价值不菲。

想来,这块牌子应该是某种身份的象征。

她拿起那牌子嗅了嗅,恍惚和下午那个人身上的香味重叠在了一起,淡淡冷梅花香,风卷起胜雪的衣裳,嘴角一抹幅度惊艳风华。

“老天到底是公平的,让我穿越到这么糟心的身份上,却给我配了个美男,对得起我。”

她起身,将腰牌放进了贴身的衣服里。

环顾四周,又一次摇了摇头。

“敢让我过得这么糟心,就真得做好欠扁的觉悟。”

她枯瘦的手撩过额前细碎的发,微笑着的脸,竟显从容风味,此刻,这平平淡淡的脸,看起来竟也是有着千般风味。

第九章 留着好看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