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章 亲眼见过的

  都若离举了双手细看,唇角讽意更深一些,哑然失笑,“连师父都会?师父若是知道不得笑死。”

想像着自己拿着绣花针去捉贼,冷汗冒一身。

“千真万确,我亲眼见过的。”崔秋官应得神乎其神。

都若离举手作投降状,撇嘴道:“绣花儿?那我可真是多才多艺啊。”

“确是。”

“那,那时的我可会武功?”她比较关心这个。

“不知道。”

“你真会当人丫头,该知的不知,不该知的记得死死的。”

“小姐过奖。”

“我奖你个巴掌煎大饼。”

“小姐饶命。”

“饶命?快给我把你所知的王候公子的名儿写下来,什么名都行,只要是你听到的称呼。”

都若离再没有心情问下去,这呆丫头,可真是呆得似那鹅,直想剁了她。

崔秋官嘿嘿笑笑,“好吧,写便写,我只管写,不管真伪的哦。”

“你若敢胡编乱造,我马上让凤娘找个男人替你**。”都若离咬牙切齿。

“小姐饶命。”

崔秋官脸色刷的变白,拔腿跑到书案边,抓了狼毫咬了笔头开始想。

都若离这才惬意的捧了茶盏,慢悠悠的喝起来。

等了半个时辰,崔秋官磨磨蹭蹭的将写好的花名册交都若离手上,退了几步垂头立着等候查验。

都若离扫眸一看,差点让自己的口水噎着,抬眸瞪眼,“小……小郡王,哪个小郡王?这天都好几个小郡王,你就不能写清楚的了?若是与庄之燕有干系的那个小郡王,看我不敲断你的腿,这都许久过去了,你竟不说?”

“小姐,冤枉,我只听到你当时唤人家小郡王,我哪知是哪个小郡王?我还想说为何当日你不唤一声什么哥哥的,那还容易辩识一些,可惜小姐只唤人家小郡王,我可是如实写的,分毫不差。”崔秋官龇牙笑。

都若离无语凝噎,垂眸再往下看,“白公子,段公子,韩公子,王爷……”

她闭了闭眸,睁开,深眸中一丝星光微锐,低声吼,“崔秋官……”

“哎呀。”崔秋官吓得身子一晃,退出两步,靠在书案边上,讪笑,“小姐小姐,息怒,这是真实情况,如假包换。”

“你……”都若离手儿敲那纸张,弄得哗哗作响,脸色似红似黑,恼道:“你看看,这与庄之燕有何区别?你这是在往你家小姐脸上泼脏水。”

“可是,小姐,你往日里并没有瞧不起燕姐她们哦。”崔秋官伸了舌舔舔唇,咽下口水,死命睁大那小眼儿,“这是真的,小姐那时与那些王候公子们饮酒作乐,吟诗作对,畅谈人生,缅怀青春……”

“再胡扯,我便喊了凤娘来。”

“没胡扯,珍珠都没那么真。”

都若离只觉得心底火苗嗖嗖往上窜,蹭蹭走到茶桌前,拿了那清水壶对着嘴往里倒。

“哎,小姐,那是凉水,会喝坏肚子的。”崔秋官疾步过来抢了那水壶,抱了在怀中,嘟嘴看她。

都若离用手背抹嘴边的水,嘲弄笑笑,指了她,“你说,那王爷又是何人?哪家王爷?说清楚的,样貌口音,身长体肥。”

“小姐,你糊涂了,哪能知道身长体肥的呢?这个王爷,是你自己口中所说,我没机会见着人,是咱们离京之前,你在房中喃喃低语的,我正好入屋便听到了。”

“我说什么了?”

“王爷,保重!”

都若离无语仰头,抚了额,捏着太阳穴,不愿意再看她,无力道:“你能不能说些有用的?”

“小姐,我都说了,我只说事实,有无用,我怎知?”崔秋官一脸的无辜,抱着水壶子嘟嘴道。

“那你到底见到过哪个公子王候?”

第9章 亲眼见过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