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3章 可以开始了

  “好啊,进屋说吧。”都若离率先入屋。

“好。”

*

仵作对庄之燕所做的死亡陈词是颈脖被掐窒息而死。

第二日一早,皇帝便下了旨,命廷尉署直接负责此案。

廷尉署掌天下刑狱,自是各郡汇总了各刑案到廷尉署处理,平日里,不直接参与案件的刑侦勘察,也许因是涉及到忻王,皇帝才命廷尉署直接负责此案。

忻王多次任监国,与皇帝兄弟情感亦深厚,满朝文武,无不知这一位忻王的位高权重,百官之首的梅相国亦是对忻王避让三分的。

万花楼出了命案,被迫停业。

以往热闹喧嚣的万花楼门前,这会儿可是苍蝇都不多一只,这一切,都若离始料未及,忧心如焚,但面上还是往日那般的不羁洒脱,见着万花楼的姑娘亦是会言语调/笑一番。

夏候煜坐在胭脂气味四溢的厅堂内,摄人的目光扫看正在与几位姑娘说笑的都若离,冷声道:“都若离,你够了,当本官死的吗?”

都若离止了笑,撇了撇嘴,转身,漫不经心道:“大人,这不在等他们把绣花绷子取来吗?反正这闲着也是闲着,小的与她们相熟,说说笑话呗。”

整日绷着个脸,不累得慌?

“肃静,再吵者掌嘴。”夏候煜利眸往众姑娘身上横扫而过,众人立刻噤了声,再不敢言语。

这时雷二虎监督着凤娘及几名下人将二十多个绣花绷子在厅堂摆开,呈两排而摆。

“大人,可以开始了。”雷二虎走至夏候煜面前禀报。

“嗯。”夏候煜轻抬手,雷二虎即退到他身后站着。

见此,都若离微撇嘴。

这雷二虎当真是乖乖小老虎,不拘言笑,这便算是金羽侍卫的基础品德吧。

“都愣着作甚?开始绣吧,红鸳鸯。”夏候煜凤眸一掠,道。

都若离转身向众人,催促道:“好了,开始吧开始吧。”

这小气大人想出这么个办法来寻那香囊之主,倒不失是个好办法,虽说是个好法子,若有心人故意隐藏绣法,那亦是无法控制的。

在她的角度,自是不希望这香囊之主出现在万花楼,庄之燕出自忻王府那事儿还未扯得清楚呢,若再加上这香囊之主是万花楼的人,那这万花楼当真是完了,小气大人更会盯着万花楼不放,搞不好她亦会受牵连。

众人不敢言语,皆袅袅移步至绣花绷架前坐落,穿针引线,用碳笔画上鸳鸯的图案,认认真真的绣起来。

那胆儿小的崔秋官亦在其中,小心谨慎的偷看一眼自家小姐,被都若离一眼瞪得缩了头,低头赶快专心的绣起来。

一时间,厅堂静悄悄,声声丝线滑过帛布轻响,夏候煜沉着脸,骨节分明的长指在案几上一声声轻敲,都若离偷眼向他瞄去。

这一位小气大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他此刻打的什么主意?下一步又想要做什么呢?

听说皇上如今无心政事,万事皆交予手足兄弟忻王,若小气大人是忻王的旧友,那日后升官加爵应是没有问题的,自己在天都无甚高官贵胄的裙带关系,要不要巴结这小气大人呢?

能巴结上忻王对自己日后是极有好处的,兴许以后这天都的勾栏院都能让她垄断下来呢,岂不是可以挣大把把的银钱?

都若离心底澎湃了一下,可一想到昨日站那马步,那尿憋得几乎憋出病的情形,她永世难忘,此仇不报,气难咽。

不希罕他那什么裙带关系,不就忻王吗?昨日人家可是相邀她得闲到那念心小筑玩儿呢,她定要找个时机去一次,看看那忻王爷是否是真心把她当成友人来看待。

这般决定之后,暗自翘唇笑笑,抬眸,迎面那如瀚海深眸正滴滴不露的看着她。

第13章 可以开始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