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1章 你没事儿吧

  “夫人,在下莽撞,对不起了,您没事儿吧?”都若离抿抿唇,诚心致歉。

雷二虎亦上前对那妇人关切问候。

那妇人身后的婢女一步上前,怒骂:“登徒子。”举手便挥向都若离。

都若离兀自发怔,雷二虎大手一拦,将那婢女的手拦开,沉声道:“姑娘息怒,不得胡乱动手伤人。”

“你……紫云夫人可是洛王爷的新妾,你断是在找死了。”婢女抚着那发疼的手腕,咬牙切齿道。

雷二虎拧眉,道:“只是无意的碰撞一下,我兄长已致歉,还有何可纠结的?”

“无意碰撞?”那紫云夫人阴厉的眸子一棱,扯退那婢女,怒目道:“我看是有意为之吧?还身穿公门之服呢,哼,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对本夫人伸那*乱之手?不想活了?哪个公门的?本夫人今日必将你送入大牢。”

这厢有冲突,一听说这是洛王府的新妾,那堂中的女眷们不敢多做停留,纷纷奔出门。

韩掌柜亦慌忙自楼上奔下,快步至紫云夫人面前作揖,陪笑道:“紫云夫人息怒,这一位是廷尉署的神捕爷,今日是来例行查访的,冲撞了夫人实是不该,不过,小的这买卖还是要做的,可否请夫人卖韩某人一个面子,都神捕既已致歉,此事便算了,想来他亦是无意的,今日店中有些新货,不如夫人先挑布匹,如何?”

“韩掌柜,此事与你无干,你还是不干涉的好,若不然,本夫人定你与他是同谋,你就怨不得了。”紫云夫人那看着雅媚的眸掠过阴寒冷气,徐徐而道。

韩掌柜深吸一口气,垂了眸不敢再多作言语。

听得紫云夫人这般嚣张,都若离微蹙眉,眉目间多了一丝冷意,道:“紫云夫人,小的无意之失,夫人乃洛王爷宠爱之人,为小事让人拿了笑柄,只怕会对洛王爷不利吧?还请夫人三思。”

“你竟敢说本夫人是笑话?”紫云夫人脸色黑沉,怒道:“不知死活的狗东西,本夫人今儿不送你入大牢,便不叫紫云夫人。”

“清儿,命人将此登徒子拿下。”

“是。”

“发生何事?”沉冷的一声自门口传来,转瞬身姿高大挺拔的洛王入了内,立在几人面前。

“见过洛王爷。”

婢女、韩掌柜及店小二跪地施礼。

都若离与雷二虎亦跪了地,同呼,“见过洛王爷。”

“都起来吧。”洛王冷声道。

“谢王爷。”

众人起身。

“王爷……”紫云夫人转瞬变了脸,纤手攀了洛王的手臂,媚眼挤了几滴泪挂在眼角,指了都若离,娇声哭道:“那登徒子,他……他撞了云儿,还借机轻薄于云儿,王爷,你可要替云儿做主。”

洛王眼中阴冷急掠,扫向都若离,沉声道:“可有此事?”

“洛王爷,小的是无意间碰撞到夫人,小的担心夫人摔倒,便出手相扶,并非轻薄于夫人,小的对自己莽撞之失已向夫人致歉,还请洛王爷见晾。”都若离牢记夏候煜所提醒,加上前几天自家大人被那般为难,知悉这冷面的洛王爷不好相与,便小心谨慎的道了来。

紫云夫人眉眼一翻,取帕掩脸而哭,“王爷,明明是他轻薄云儿,他狡辩……他欺人太甚,没把王爷放在眼里……王爷,云儿无脸见人了。”

洛王爷轩眉微拧,冷眸鹰隼般扫屋内各人,冷道:“你们可都看见?”

“是。”

韩掌柜及小二垂首轻应。

雷二虎道:“洛王爷,虽是有碰撞,但都神捕确没有对紫云夫人施以轻薄,恳请洛王爷明鉴。”

“你胡说,你是他的同伴,自然这般说了。”紫云夫人眸光微掠,瞪看雷二虎。

“夫人,在下从不撒谎。”雷二虎眸光清澈,笃定道。

“雷二虎。”洛王冷看他。

“是,洛王爷。”雷二虎双手叉拳,声音清清朗朗。

洛王凤眸微眯,闪了阴煞之冷,道:“皇上竟将你调到夏候煜身边,真不知是皇上将你大材小用或是皇上觉得你无用了,才派你到夏候煜身边。”

“回洛王爷,在下不才,皇上令在下到哪在下便去哪,在下听从皇上的遣派。”雷二虎目光清湛。

“哼,倒是会说话。”洛王冷讽的抿一抿唇,“你若愿意到本王身边,本王会向皇上讨了你,本王保你的日子过得比在夏候煜身侧舒服。”

雷二虎面上无绪,果断回话道:“多谢洛王爷厚爱,在下得听皇上之令。”

此言一出,一旁的都若离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

这小子当真不错,忠心,不诌不媚,不算油滑之人,但言语不得罪人,身为武官来说,这般表现是顶好的了。

洛王爷脸色深沉了些,眉峰一拧,转眸看向都若离,道:“小子,你今日轻薄于本王的爱妾,休想一两句话便了事。”

都若离沉眸,心中暗自叫苦。

最近频频遭那小气大人欺负,今儿又被洛王爷抓了“痛脚”不放,当真倒霉透了。

“洛王爷,小的当真是无心之失,请洛王爷恕罪。”不得已还是诚诚恳恳的表示自己是属无心之过。

洛王爷眸光冷冷一沉,“来人,将此人押往中尉署,治他个轻薄女眷之罪。”

“是。”

门外入来两名护卫,不由分说上前将都若离按了。

“洛王爷……”两臂被扭得生疼,都若离蹙紧眉峰,道:“这根本就构不成轻薄之罪。”

她着实想不出自己在何处得罪了这位洛王爷,一点小事他怎就揪着不放呢?

难不成他见她是夏候煜的人才这般借题发挥?

“洛王爷,恳请洛王爷恕过都神捕。”雷二虎见状,急忙求情。

“何事这般热闹啊?”

门外传来清朗的声音,那揪扭着都若离的两名护卫顿步,看向洛王爷。

洛王爷幽冷的眸子微敛,双手交负身后,仰首睨看门口。

都若离亦向门口望去。

门口光线一暗,一身黑袍的青年男子立于众人面前,“啊,是三叔啊。”男子施了一礼。

“见礼,这是当朝尧王。”洛王爷不动声色,沉声道。

一众人回了神,皆跪地施礼,“见过尧王爷。”

两名护卫只得松开都若离,一起跪地施礼。

月鸿飞俊目清朗,微微扫眼看堂内众人,抬手道:“都起吧。”

“谢尧王爷。”

众人起身。

都若离微抬眸,暗中打量这一位传闻英武非凡战功赫赫的尧王。

朗目含星,高鼻厚唇,面貌与月忻宣有三分相似,神韵却是两番模样,若说月忻宣是月亮,那这尧王便是星星了。

“鸿儿,何时回朝的?”洛王爷目光如流水,清浅淡冷。

月鸿飞扬唇而笑,一丝少年得意之色自眸底闪过,道:“这不就这一会儿回来嘛,随从护卫在后头,我先行一步入城,近一年未回天都,我想先看看有何好玩的新鲜玩意儿,真巧,正好遇上三叔了。”

“你都掌三军三年了,还一副孩儿心性,你这不是让皇上担心吗?”洛王爷不动声色不轻不重道。

月鸿飞勾起唇角,眉间弯弯一带似笑,眼底是沉定的明慧从容,道:“三叔且安心吧,侄儿替皇兄体察民情,皇兄岂会担心呢?”

此一言一出,都若离暗自叫好。

尧王言下之意是替皇帝体察民情,竟遇上自己的叔叔胡乱绑人。

这一位看似只有十八九的兵马大元帅,却是沉稳老练之人,皇族宗室之后,当真不简单,他们有着先天的优势,无论学识见地,皆在高塔尖上,普通老百姓又怎能比得了?

洛王爷眼中冷漠的底下,闪了锐利的星光,道:“鸿儿,既入了城,你且先行入宫面圣吧,一年未见,太后、龚太妃对你甚是挂念的,别让她们替你担心。”

月鸿飞飒然,星目炫灿,流光清亮,道:“三叔,太后她们才不担心我呢,她们要担心的亦还只会是皇兄,国事繁重,三皇叔乃我等亲叔叔,还望三叔多多为朝出力,为皇兄分忧才是。”

好聪明巧妙的一言。

一旁都若离忍不住抬眸直望向月鸿飞,不禁朝他微微一笑,那月鸿飞竟弯唇似有意无意的浅笑,当下都若离心底满满是对这一位尧王的好感。

这般看来,尧王与洛王不会是同在一阵营的,应与忻王同一阵营,皇上三兄弟,忻王监国掌朝政,尧王掌天下兵权,是了,亲兄弟嘛,自然是把重权交予亲兄弟,想来,这兄弟情应是十分深厚。

洛王唇角冷然一动,“鸿儿倒是越来越会说话了,完全不像舞枪弄棒之人,当真是皇上教弟有方呢。”

“多谢三叔夸奖。”月鸿飞扫眸看堂内众人,眸光似不经意自紫云夫人身上掠过,道:“三叔这是为何事要绑人呢?”

紫云夫人似骄傲的微仰首,弯唇冷笑,身子向洛王靠了靠。

洛王神情微动,看向都若离,轻描淡写道:“此廷尉署小畜生大庭广众之下轻薄本王爱妾,当绑,他身为公门中人,不顾律法,更应教训。”

此言一出,月鸿飞及都若离、雷二虎皆皱眉。

身为王爷,出言怎这般不逊?

第61章 你没事儿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